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夜路生花》(一发完)

*又名《论顾主狙如何后知后觉地踹破柜门》

*CP顺懂,吃醋梗

*全员存活,带少量机枪组


----

《夜路生花》



顾顺作为蛟龙成员在临沂号上度过的第一个传统节日是端午节。

临沂号还在印度洋上漂着,可舰上食堂却用心地准备了粽子,甜的包了枣泥,咸的包了肉。

这份心意算得上是意外惊喜,结束训练的官兵们原本都有些疲倦,可在进食堂领到粽子之后,能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还能感受到这一份节日的温暖,大家都显得十分开心。

顾顺和李懂排了队领到粽子也挺开心,两个人端着盘子正一边说着话一边往经常坐的餐桌走,杨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顾顺李懂,到这儿来。”队长隔着两张桌子冲他们招手。

顾顺定睛一看,发现那张桌子已经被一队包圆了,就差他们两个人。

落了坐,李懂冲着杨锐笑:“队长,虽说今天过节,可你怎么看着比过年还高兴啊?”

杨锐说:“遇到好事了,可不就得高兴一点吗?”

“遇上什么好事了?”顾顺露了个虎牙,跟着傻乐。

徐宏手里拿了叠一次性纸杯,谈过身子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个。“来来来,先满上再说。”

喝的自然不是酒,是庄羽不知道从哪里捣腾来的一瓶苹果醋。

挨个倒满之后,杨锐举起杯子:“首先祝大家节日快乐啊!”他冲着队员们笑,还跟着晃了晃脑袋。“其次就是下午接到电话,罗星的复健进行的非常好,昨天他已经能自主站立了。”

这个时候的食堂一向都非常热闹,交谈的声音和餐具相碰的声音填充了整个空间。可就在杨锐说完这句话之后,被一队包圆的餐桌上空突然安静了。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是佟莉,她捏了一把身边石头的大腿,瞪圆了眼睛:“真的吗!罗星能站起来了?!”

杨锐笑着点头:“嗯,回国治疗的这段时间他自己也很努力,医生也说他能站起来是他自己拼了命的成果。”

佟莉揉了揉眼角,连着说了好几声“太好了”。

庄羽也跟着傻乐,一边拍着桌子一边问:“那我们这次靠岸之后能去看他吗?”

陆琛补了句:“对对对,一起去看看他!”

杨锐先是说了声“没问题”,接着便冲李懂点了下脑袋:“李懂,罗星还专门提到你了,夸你厉害。”

贴着李懂坐着的顾顺这才发现相对于其他人溢于言表的欣喜,观察员的态度居然显得有些冷淡了。

李懂没有说话,只是冲着杨锐露出个笑容。

顾顺转过头去看着李懂,李懂也回过头看了看他。

桌子另一边的佟莉虽然是队里绝对的战神,可她毕竟是女孩子,心思细腻柔软,所以在知道前队友能重新站起来之后自然因为激动和欣慰忍不住红了眼角。

可现在李懂的眼角也泛着微微的红色,目光里装满了复杂的情绪,像是快要外溢一样。

哦,他这哪里是态度冷淡了,这是在憋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呢。

顾顺看着他,像是听见了心里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发出了“咯噔”一声。

罗星能站起来是好事吗?当然是好事。李懂是罗星的旧搭档,他应该激动吗?肯定是应该的。

可也就在这么不到半秒钟的对视时间里,顾顺觉得庄羽拿来的这瓶苹果醋真酸。


因为正值端午节,结束上午的体能训练之后,下午并没再给官兵们安排别的任务。一桌人乐呵呵地吃完粽子,杨锐一句“整理内务”就相当于给一队放了半天假。

顾顺跟在李懂后边回了寝室,靠在门边上看着李懂闷着脑袋叠被子。

李懂不吭声,也没管顾顺盯着自己的眼神,这反而让顾顺心里不顺畅了。

等到方方正正的豆腐块成型,顾顺叹了口气走过去,拉着凳子坐好:“李懂,罗星能站起来真好。”

“是啊,真好。”李懂应了一声,坐在床边冲顾顺笑。“我心里的石头算是落地了,往后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顾顺挑眉:“怎么,这段时间跟哥睡的上下铺都是不安稳的啊?”

“你瞎说什么呢。”李懂作势要踹他。

顾顺配合地躲了躲腿。“李懂,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你说。”李懂坐直了。

顾顺犹豫了一下,向前倾了倾身子,问道:“你觉得我和罗星,谁好啊?”

李懂被他问懵了,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会才慢悠悠地回答说:“……可能星哥比你稳重一点吧……”

李懂是在小心翼翼地遣词造句,虽然说出来的话有点文不对题,可却还是让顾顺心情有些郁闷。

“那就是说你觉得罗星比我好呗,你就是喜欢罗星,不喜欢我。”顾顺的语气听上去有点受委屈的意思。

李懂连忙摆手:“我没这么说,你们俩都是很厉害的狙击手,技术好,人也好,你们两个我都挺喜欢的。”

顾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李懂的眼里一片洁白,除了一点慌乱之外,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情绪。

原本还有些气结的顾顺就这么败下阵来。

“哥逗你玩儿呢。”他站起身,伸手揉了一把李懂毛茸茸的脑袋。“知道你记挂着罗星,这次靠岸去探病,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啊。”

李懂还有些愣神,可顾顺却只是冲他笑了笑,接着便走出了寝室。

顾顺脑子里是有一团乱麻的。他觉得自己应该有些不开心,可却又想不明白为什么会不开心。

大长腿在船舱里走了一圈,迎面就碰上了还在争论这一局到底谁会赢的庄羽和陆琛。

“什么谁赢谁输啊?”顾顺问。

“石头和莉姐啊,两个人在跟二队的人比格斗技巧呢,我们俩正准备去围观一下。”庄羽勾住了顾顺的肩膀。“走呗,去看看!”

顾顺比他高不少,被这么一下突然勾住肩膀,微微有些趔趄。陆琛帮他拍掉庄羽的爪子,顺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顾顺想了想,反正脑子里现在乱蓬蓬的,还是去看看别的散散心吧。

训练室里围观比赛的人不少,顾顺挤到人群中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佟莉一个过肩摔把二队的小个子机枪手撂翻在垫子上。

石头领着一帮人在旁边拍手叫好,从他们鼓掌的力度和频率来看,佟莉已经连赢好几个人了。

顾顺慢慢走到石头旁边,也跟着鼓起掌。

佟莉扶起被她打败的对手,微微喘了口气,转过头看向顾顺:“顾顺?你怎么来了,要不要试试?”

顾顺摇头加摆手,疯狂拒绝。

佟莉勾着嘴角笑了,还没伸手拉他,身后便又冒出了另一个渴望胜利的二队队员喊了声她的名字。

新一局继续开始,顾顺后退半步,看了看依旧能打能抗的佟莉,又看了看旁边两眼放光的石头。他伸手拍了两下石头的胳膊,压低声音问他:“佟莉这么能打,你跟她在一起不害怕啊?”

石头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什么在不在一起的,你可别瞎说……”

“我可什么都没说,你自己看看你现在都激动成什么样了?”顾顺有些想笑。都已经喜欢到这种地步了,干嘛还计较外人说不说什么呢?

他想了两秒,突然愣住了。

石头会为佟莉欢呼,也会为佟莉脸红,他的情绪会随着佟莉的一举一动发生变换,这就是喜欢。

而顾顺呢?他的心里就像是缠了根线,线的另一头攥在李懂的手里,有的时候收紧了勒得发酸,有的时候放松了却又空落落的。

顾顺有些不确定了,这是不是也算作喜欢。


晚饭的时候庄羽端了餐盘一脸八卦地挤到李懂身边坐下。

在李懂眼前消失了一下午的顾顺没说什么,端了自己的东西转去跟陆琛坐在了一桌。

李懂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困惑。

庄羽举了筷子,冲李懂笑:“懂啊,我跟你说,今天下午笑死了。顾顺跑去看莉姐揍二队……不是,是去看莉姐跟二队比赛,站在边上跟石头一起当拉拉队队长,两个不知道悄默默说了些什么话,到最后都红着脸一副娇羞到不行的样子。我跟陆琛站在他们对面,看着俩比我们高大半个脑袋的男人捂脸,要不是后来莉姐把石头拉走了,我们还真以为顾顺跟石头两个人之间是不是有情况了哈哈哈哈!”

李懂吃进嘴里的炒面差点喷出去。

晚饭结束之后李懂叫住了准备一个人离开的顾顺,他挠了挠头发,问他:“你是不是生气了?”

顾顺的脸有些可疑的红,他摇头:“没有。”

“那要一起去甲板上走走吗?”李懂拍了两下自己的肚子。“炒面撑胃,我想去消消食,你要一起来么?”

顾顺想了两秒,点点头。

夜里的海风还是有些微微发凉,甲板上没有其他人,李懂和顾顺绕着走了两圈之后找了个稍微避风的位置坐了下来。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海平面了,起伏的海浪也将月光拍碎,变成了一块一块的光砖。

两个人独处的时候顾顺总是会想方设法找点什么话题撩拨一下李懂,可是现在他不说话了,气氛有些尴尬。

李懂盯着海面看了一会儿,先开了口:“顾顺,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跟你道个歉。”

“嗯?道什么歉?”

“就是中午你问我你和罗星谁好,我说星哥比你稳重……”

顾顺眨了眨眼睛:“啊,这事儿你不用道歉,我没放在心上。”

可李懂却摇头:“不行,我还是得要跟你说清楚。”他很认真地按住了顾顺放在身侧的手背。“星哥受伤的事情,一直是我心里过不去的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他受伤的根本原因是在于我。所以今天在知道他又能重新站起来之后,我是真的非常激动。星哥很努力的在复健,他并没有责怪我,也没有放弃他自己,他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顾顺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可李懂却又凑近了一些。

“星哥对我而言特别重要,他就像是我的哥哥,所以我当然会觉得他什么都好。”李懂停了一会儿,接着便一字一句地认真说道。“但是顾顺,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跟星哥不一样,你是我能交付全部信任甚至生命的人,我再也找不到谁能比得上你了。”

顾顺惊呆了,瞪圆了眼睛看着李懂。

李懂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回看向顾顺的眼里写满了真挚,他是真的想要告诉顾顺自己并没有将他和罗星放在一起比较的意思。

一直到遮住月亮的云被吹散,顾顺泛红的脸被李懂看清,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多么不得了的话。

李懂向后退了一点,连忙摇头:“啊,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我就是……”

“再说一遍。”顾顺却翻过手来握住了他的胳膊。

“说、说什么?”

顾顺的眼睛泛着光:“就说我在你看来是什么?”

李懂不由得也跟着脸红了起来:“你……你是我能交付全部信任甚至生命的人,我再也找不到谁能比得上你了。”


临沂号上下起伏着,耳边有海浪声,头顶有一片月光,而眼前还有被自己牢牢抓住的红着脸的观察员。

顾顺感觉自己就像是走在夜路中的人,突然脚边开出了会发光的花,引他向着一个令人无法拒绝的方向前行。

他想明白了,这就是喜欢。


评论(11)
热度(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