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好玩儿》(一发完)

*甜饼,OOC的。关于顺懂老家的设定,借用了二位演员老师本人。

*感谢删减片段,懂哥真可爱,我就是懂哥砸出去的那条毛巾


----


《好玩儿》

 

 

直到委内瑞拉特种兵学校开营前夕,顾顺才彻底明白了徐宏说的那句“李懂这个小家伙,可好玩儿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了庆祝顾顺成功拿下特种兵学校的入学资格,同时也为了庆祝李懂主狙训练的圆满结束,上头给他俩批了为期两天的整备时间,一方面是让顾顺做好入学准备,另一方面则相当于给他俩放了个假,好好休息一下。

于是李懂二话不说,喊了顾顺从营地出来往城区走,说要和他吃个离别饭,而且还是“给你个惊喜”。

顾顺对于这样的李懂满心好奇。

之前伊维亚执行任务的时候两个人才刚刚认识,不过一起经历了几场枪战,他俩就从有点针锋相对的状态升华出了相互间能够交付后背和生命的深厚感情。

顾顺那个时候受着伤,被李懂拖拽着一路从瞭望塔架上载满黄饼的飞机,虽然神智因为失血过多有些模糊不清,可眼前不断出现的却还是李懂那张认真的脸。

刚刚加入蛟龙一队的顾顺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的这个小观察员真不错,虽然被言语撩拨急了也会瞪个眼睛生气,但他成长迅速,沉稳、可靠,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

顾顺挺喜欢这样的李懂,以至于后来他拿着正式调令去跟杨锐徐宏报到的时候,他有点没反应过来。

徐宏拍着他的肩膀说:“以后一队的狙击组就是你跟李懂绑定搭档了啊,他这个小家伙心细,特别有意思,可好玩儿了。”

顾顺一头雾水。好玩儿?没觉得啊,李懂不一直都是绷着个脸,一丝不苟的样子么?

徐宏看了他的表情,心下了然。冲他点点头说:“没事儿,多熟悉熟悉就行了。”

顾顺不明白徐宏的“多熟悉熟悉就行了”指的是到什么程度的熟悉。在他看来,从伊维亚返航之后,他和李懂两个人同吃同住,早就熟得不能再熟了。

他所熟悉的李懂,并没有露出任何“好玩儿”的样子。顾顺想,李懂说不定是在遇见自己之后性格才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内敛,也变得不露声色。

所以这次李懂笑着邀请他吃饭,顾顺下意识地就想到说不定可以看到一个和平常不同的他,一定不能错过。

 

在前往市区的公交车上,顾顺就明显察觉到了李懂的不一样。平日里总是板着脸装严肃老成的小家伙,自打上了车,目光就不住地往顾顺身上飘。

一起训练和生活的时候,李懂也没少瞟过顾顺,可这时候他的眼神再顾顺看来多了一点之前从没见过的狡黠,看上去十分有趣。

两个人都站着,顾顺拿自己的胳膊肘撞了撞李懂的胳膊肘。“哥是不是特别帅,惹得你一秒钟看不到我都不行?”

李懂嗤笑一声,怼了回去:“顾顺,大白天的别说梦话了。”

顾顺一勾嘴角,不错不错,现在还知道反抗了。

李懂看了他一眼,压低声音又补了一句:“我就是想让你多看看我。”

顾顺瞪圆了眼睛,差点伸手去捏李懂的脸,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李懂。

公交车这时候刚好到站,刹车的作用力让顾顺的身子向前倾了一些。等他找准重心重新站稳,他发现向来怼天怼地的自己居然被李懂的这么一句话噎住了。

李懂倒是扭过头看向车窗外,脸上露出了得逞之后得意的笑容。

等到进了市区,站在饭馆门口,顾顺才缓过劲来,意识到李懂请他的这顿告别饭是真用了心。

饭馆是家做东北菜的老字号,李懂拉着顾顺进了门,挺有礼貌地对门里的服务员说:“已经定过位置了,两个人,姓李。”

顾顺跟在他身后一起进了卡座,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李懂往他面前的杯子里倒了水,冲他晃了晃手:“想什么呢?走神了?”

“东北菜?你怎么还提前定了位置啊?”顾顺回过神,问他。

“给你的惊喜当然要提前做好准备啊。”李懂掏出手机,一边划拉着屏幕一边说:“我这不是想着你要去委内了么,这一趟山高水深路途遥远,临走前吃顿家乡菜也是应该的。而且我还专门查了,这家饭馆的老板就是你老乡,丹东人,评价很好的。”他说着把手机递给了顾顺。“你看。”

顾顺接过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大众点评的页面,食客留言都是夸奖这家饭馆的海货新鲜、味道地道。

顾顺抬头看着李懂:“你怎么知道我想吃家乡菜啊?”

李懂笑了笑:“你不是上个月有一天晚上熄灯之后说的么?说等你从委内回来,要带我回你老家吃海鲜,说得我还没什么反应,你自己倒开始流口水了。”他一边说,还一边伸出手指在自己嘴角上划拉了两下。

一想到自己一个月前随口说的一句话都能被李懂记在心上,顾顺觉得从胸口开始有暖流慢慢流过全身,整个人像是坐在云团上似的,轻飘飘也软绵绵的。

顾顺看着他,忍不住笑了:“……懂啊,你对我这么好,哥真是太喜欢你了。”

李懂刚端起水杯,差点把一杯大麦茶给泼出来。稳了又稳之后,他才憋着说了句:“那是必须的,我也可喜欢我自己了。”

顾顺笑得更明显了,他觉得徐宏说的对,李懂真是太好玩儿了。

 

酒足饭饱,顾顺看着李懂拍肚皮一脸总算是吃了顿饱饭的样子,笑得差点从凳子上跌下去。

李懂瞪他,警告说:“反正我的主狙课程已经结业了,你要是再笑,小心等你从委内回来,你就得给我当观察员了。”

顾顺便也学着他的样子拍了拍自己的肚皮:“给你当观察员也没什么不好,你都这么贴心地请我吃家乡菜了,让我以身相许都可以啊。”

他冲着李懂眨了眨眼睛,然后坦然接受了从李懂手里砸向自己脑门的、团成了一个球形的餐巾纸。

李懂的耳朵根有些微微发红,也不知道是不是热的:“顾顺,逗我好玩吗?等你到委内瑞拉了,我看你再逗谁去?”

顾顺微微坐直了身子,收敛了表情,严肃认真地冲他点了点头:“我以蛟龙一队主狙的名义发誓,只逗你一个人。”

 

李懂又团了个餐巾纸球,砸中了顾顺的脑门。



评论(16)
热度(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