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猫舌头》(一发完)

*尬撩,尬甜,OOC在我


----


《猫舌头》



怼天怼地完全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顾顺,有一个和他本人不太搭调的弱点:他的舌头非常敏感,尤其怕烫。

李懂是无意之间察觉到这个秘密的。


顾顺正式调令下来的那天,舰长高云破例允许蛟龙一队的成员给他办了个欢迎会。

不过“欢迎会”的名号听起来响亮,实际情况也只是五个人在舰上食堂里拼了两张桌子,架起一个火锅而已。

舰上禁酒,杨锐举着果汁说规矩不能乱,让顾顺先干三杯。顾顺倒也配合,皱着眉头一副端着白云边的表情仰头喝下三杯果汁。

李懂坐在旁边,被他的样子逗乐了,抿着嘴笑了几下。

火锅里嘟噜着红汤,肉片和蔬菜摆在一旁,整桌的气氛都挺不错。顾顺像是真喝醉了,端着果汁笑呵呵地往李懂身上靠,跟他说等到下次休假,邀请大家都去自己家乡玩儿,扯着嗓子喊:“一个都不能少,都去都去。”

徐宏和佟莉最先垂下眼睛,笑倒是还在笑,只是笑容里染了点无奈。杨锐咳了一声,又往手里的杯子倒了点果汁。

“来,敬兄弟,敬未来。”他举了杯,围坐着的人也跟着举了杯。几只手往上抬了抬,向着不在了的人,也向着还存在的人。

塑料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响,李懂在喝空了杯子之后,拍了拍顾顺的手背:“吃饭吧,下次我们一定一起去。”

顾顺隔着桌子看向另一头佟莉有些发红的眼眶,然后举起筷子,扭头对李懂说了声:“好嘞。”

李懂也不再说话,涮好肉片,筷子转了个方向,送到了顾顺的碗里。

每个人的情绪都收得很好,火锅的上方继续冒着白烟,装着果汁的杯子继续觥筹交错。杨锐起了个话头,讲了些什么很好笑的事情,惹得徐宏和佟莉拍着桌子笑到不行。

李懂也跟着笑,余光却瞟见顾顺一口咬住了自己夹给他的肉片。

肉是刚涮出来的肉,切的也不算薄。李懂正准备提醒一下顾顺小心烫,顾顺就直接把它丢进了嘴里。

接着李懂就听到了几声压低音量的“哎哟哟哟,烫烫烫!”


整个饭局只有李懂注意到了顾顺的异样,后来还悄悄倒了凉白开递给他。可一直到散了摊子回到寝室,顾顺的舌头还是有些不太利索。

再怎么说那块肉都是李懂亲手给夹过去的,看到顾顺时不时抿嘴不太舒服的样子,他的心里隐约有点负罪感了。

“要不……你舌头伸出来给我看看严不严重吧?”李懂端着杯子,倒了杯水递给了顾顺。“要是烫伤严重的话,得去卫生队拿点药膏之类的东西。”

顾顺先是一愣,随后明白过来了。“你看见了?”他指了指自己的嘴。

李懂点头:“对不起啊……”

“对不起什么?”

“夹给你的那块肉,我要是先吹凉了的话,你就不会烫伤了。”李懂说话的样子很认真。

顾顺乐了:“你先吹凉了再给我?懂啊,你怎么不说直接嘴对嘴喂给哥啊?”

李懂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有歧义,往后退了半步:“我就不该同情你!”他手上的杯子也不递给顾顺了,直接撂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上。

“唉,李懂李懂,我错了我错了。”顾顺伸手拉他。“我舌头是真疼,你给我看看呗!”

李懂止了脚步,扭过头去看顾顺。

顾顺坐在了床上,一手拉着李懂的胳膊,一手指着自己的嘴:“我这舌头还真是挺怕烫的,所以火锅啊麻辣烫啊之类的东西,老实说我不太能吃。”

“那今天中午队长说要吃火锅的时候你怎么不反抗一下啊?”李懂叹气。“快给我看看,到底烫的严不严重?”

“挺严重的,特别疼。”顾顺皱起眉。

李懂又向前凑了凑:“烫到哪儿了啊?快张嘴。”

“伤得真严重,但是好得也快。”顾顺嘿嘿一笑,张开嘴伸出了舌尖。

也就半秒钟不到的功夫,李懂觉得自己的嘴唇染上了湿热。

跟小时候家里养的宠物猫舔过嘴角的感觉差不了多少,只不过这一次他是被顾顺给亲了。


第二天的早饭,食堂供应了白粥。

两碗冒着热气的白粥被李懂端到餐桌上,一看就是刚刚熬出来的样子,香确实是香,只是温度没下去,烫得厉害。

李懂盯着碗看了一会儿,又抬头看了一眼正端着托盘在五号窗口给他俩领鸡蛋和包子的顾顺,想着这次说什么也不同情他了。

不过想归想,李懂憋着忍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拿起勺子,一边搅拌白粥一边吹着气让它慢慢降下了温度。








庆功宴也结束了,但是本顺懂女孩不想这么快就毕业哇QAQ

评论(20)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