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不哭的你和不笑的我》(短篇)

*甜的

*OOC的


《不哭的你和不笑的我》


1.


“脸上可能会留下伤疤,从眉头到眼角那么长。”

“哥就算是破相,也还是蛟龙第一帅。”

“……”

“没事儿,就这么点小伤,我不在意的。”


2.


顾顺是在石头和庄羽的海葬结束之后发现李懂不对劲的。

他没有跟着其他的士兵一起返回船舱里,也没和杨锐徐宏他们产生任何交流,只是在甲板上的人群逐渐解散之后默默地躲到一个没什么人关注的角落,靠在护栏上发呆。

顾顺找到他的时候他还没回过神,知道鼻子前突然多出一颗大白兔奶糖才反应过来。

李懂愣了一下,向后仰了仰身子:“哪儿来的?你又偷拿佟莉的糖。”

顾顺一挑眉:“哥是那种人吗?再说了,佟莉那儿都是水果糖,我这可是大白兔,卫生队的小姐姐专门留给我的。”

李懂接过了糖,光放在手里来回打转,也不剥开糖纸:“给你留的你给我干什么啊?”

顾顺抢过糖,三下两下剥开之后直接塞进李懂嘴里:“卫生队的小姐姐专门留给我,让我哄你的。”

甜味从舌尖炸开,李懂皱着眉头:“我又不需要哄……”

“不需要哄还一个人躲在这儿。”顾顺拍了一把他的肩膀,然后直接胳膊一伸,搭住了他的后背。“懂啊,你心里不顺畅我看得出来。说出来,或者直接哭一场就没事了,真的。”

李懂的后背僵直了一下,他回过头看着顾顺:“我没有心里不顺畅。”

顾顺盯着他,点了点头:“行,那你听哥说个事儿呗。”

李懂不吭声,由着顾顺搭在自己后背上的手收紧了力道。

“我原来那支队伍的队长比杨锐年纪要大不少,参加过不少任务,经验特别足。照理说咱们这种从枪林弹雨里九死一生的人,见到的黑暗面太多,心里和脸上总得挂点颜色,不会像一般人一样有着那么充沛的生命力。可是他不一样,非任务的时候总是乐呵呵的,跟我们这帮队员聊的永远都是等到退役以后要回去开一片小菜园,种点瓜果蔬菜什么的。”顾顺目光投向了海面。“他老跟我说‘顾顺啊,你喜欢吃南瓜,等我种好南瓜,给你留最大的那一个’。”

李懂咬开了嘴里的糖,说:“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吃南瓜?”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喜欢吃南瓜啊,可能是他在食堂看到我吃南瓜吃得特别香吧。”顾顺笑了两声,接着却又沉下了脸。“可惜,我最后还是没吃到他种的南瓜。也就是在他退役前的最后一次任务里,他受了伤。眼睛瞎了,右手也没了。”

李懂说不出话来了。

“他受伤是因为敌方狙击手引爆了他身边的瓦斯罐,整个过程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可是对我而言却有一个世纪那么长。”顾顺把身体的重量往李懂的后背上压了一些。“一直到我们把队长送回家,我都觉得脑袋上顶了一座山。如果我能及时拿下那个狙击手的话,他就可以健健康康回家,拿着锄头辟出一个菜园,乐乐呵呵的种南瓜。”

李懂垂下眼睛,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你对不起个什么劲儿。”顾顺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可是啊,就在我们送他回家准备归队的时候,他却跟我说了句话。他说‘帮别人背着太多情绪的话,是会端不起枪的’。”

“……可是,如果不帮他们背着情绪,他们就真的不在了。”李懂沉默了一会,眼圈像是有些泛红了。

顾顺微微叹了口气:“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在返程的路上,我一个人坐在大巴后面哭了个天昏地暗。”

李懂抬起了头,眼角的红色还没消退,脸上已经挂了惊讶的神情:“你也会哭啊?”

“我也是个人,也会有情绪的好吗?”顾顺有些哭笑不得,干脆伸手捏住李懂鼻子,左右晃悠两下。“哭完之后我就想通了,该帮他们背着的情绪还是得要继续背,只是这种情感不应该成为我的镣铐,而要变成我的动力。李懂,你明白了吗?”

李懂看着顾顺,目光落在他从眉头到眼角那条新增的伤疤。然后他点头,应了一声:“我……大概明白了。”

顾顺张开双手:“那你要不要来哭一下?我保证不跟别人说。”

李懂闭上眼睛,把脑袋埋在了顾顺的胸口。

没过一会儿,顾顺的胸前就染上了一片湿热。


3.


伊维亚任务结束之后,顾顺被正式编入蛟龙一队是理所当然的。

而同样的,委内瑞拉特种兵学校入学资格落在他身上,同样也是理所当然。

杨锐拿着书面通知交给顾顺的时候,李懂也在寝室里。两人刚结束了上午的训练,正准备拿着饭盒往食堂走。

一纸文件落在他们眼前,两个人的反应倒是让杨锐离开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看起来兴奋的是李懂,闷闷不乐的反而是顾顺?

李懂是真的很高兴,他觉得顾顺所经历的一切值得拿到这样的机会。

“顾顺,你这次去委内真厉害啊,等到回来之后,别说咱蛟龙了,恐怕全海军里的狙击手都赶不上你。”李懂冲他笑,笑了之后才发现顾顺皱着眉头,已经半天没吭声了。“你怎么了?”

一向嘻嘻哈哈的顾顺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李懂心里咯噔了一下。

顾顺靠着门框,低头看他:“哥要是这么走了,你怎么办啊?”

“啊?”

“咱俩好不容易磨合的这么默契,我这一走,万一你中途接上什么任务,哪儿有比我更适合你的搭档了啊?”顾顺叹气。“懂啊,要不然我不去了吧。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我也没觉得我技术有多不行。”

“你胡说什么呢。”李懂瞪他,想了想又干脆捶了他肩膀一拳。“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抢这个机会,你自己也说过,要不是星哥受伤了,也盯着这个入学名额呢。现在好不容易确定下来了,你怎么又变卦不想去了呢?”

顾顺捂着肩膀,小声哼哼了两句。

李懂急了:“说什么呢,没听清!”

“我说我舍不得你啊,去了委内的话,得要一年见不到面了。”顾顺站直了身子,干脆不躲了。“李懂你真是笨死了。”

他说完,扭头就向外面走。

李懂愣了两秒,追了出去。他拉着顾顺的胳膊让他停下,自己仰头盯着他的眼睛:“我不笨。”

顾顺“切”了一声。

“我会等你回来的。”李懂说。“但是我也不会原地踏步,你去委内瑞拉,我去接受主狙训练。我发誓我不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死掉,我也发誓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也是可以成长起来的。”

李懂的眼睛很圆,讲话的神情是顾顺从没见过的认真。

顾顺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皱着眉头问:“真的?”

李懂很用力地点头:“真的。”

顾顺终于笑了:“行,那哥就信你一回。”他一抬胳膊,把李懂拉进怀里。“走吧,让哥再看看你吃红烧肉的样子。哎,多看两眼,你吃得太香了,看得我都觉得下饭。这要是去了委内吃不惯,光回忆一下你吃红烧肉的样子都可以让我塞下半碗饭了。”

李懂先是“啊”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之后,转头发现顾顺手里早就捏好了两人的饭盆。


4.


“懂啊,听说你这次演习厉害啊,开局半小时不到就直接拿掉对方狙击手了?等哥下个月回来,咱俩比试比试?”

“怕你不成,输了的人要请客吃好吃的才行。”

“想吃什么好吃的啊?”

“大白兔奶糖和红烧肉。”







评论(18)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