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Newtmas】《五件能跟兄弟做的事情与一件不能做的事情》 (短篇)

*TMR电影衍生,Thomas x Newt

*瞎写的,应该是个糖

*推荐BGM【Paper-Soleima


----


《五件能跟兄弟做的事情与一件不能做的事情》


1.鼓励的拥抱 √


Newt最先感觉到的是痛感,从胸口开始,整个身体都因为不断外溢的疼痛沉重到不像话。

然后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声音由小变大。

再接着,他便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向自己伸出手的人。

“Thomas,”Newt的嗓子很疼,声音自然也像砂纸一样粗糙不平。他说:“我记得我死了,我捅了自己一刀,捅在这儿。”他抬手想要指指自己的胸口,在发现没有多余的力气之后还是放弃了。

然而现在,虽然身体像是被浸泡在疼痛之中,可他的后背贴着柔软的床垫,身上还盖着毯子。

有风从帐篷外吹进来,带着一点潮湿的气息,是海风。

Thomas握住他的手:“不,你还活着。”

“这是假的,对吗?我是说,病毒也好,还是我活下来了也好,这些都……”Newt的眼睛眨了眨,然后笑了。“是你救了我。”他选择回握住Thomas的手。

他才刚刚醒过来,没有办法使出很大的力气,可是Newt发誓,这个勾起手指的动作已经用尽他现有的全部力量了。“谢谢你,Tommy。”Newt说。

Thomas没有再说话,他只是从床边站起身,然后小心翼翼地凑到了Newt的面前。他没有松开那只被握住手,甚至就着这样的动作俯下了身子。

Thomas给了Newt一个拥抱。

Newt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他动作轻柔地揉搓了几下,就像是爱抚小猫小狗的那种力度。

所以尽管胸前的伤口还是传来阵阵痛感,Newt还是忍不住握紧Thomas的手笑了起来。

再没有什么事能比死里逃生后得到挚友的拥抱更加美好了。


2.分享一杯酒 √


避风港的人并不算特别多,就在Newt卧床养伤的这段时间里,Minho和Thomas两人几乎带着每一个幸存的伙伴来介绍给他认识。

老实说这一招还挺有用,在失去那么多同伴之后能再一次拥有新的朋友,Newt的内心多少也算是得到了安慰。Thomas的血救了他的命,虽然他还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事实就是他的身体正在慢慢恢复,避风港的一切都变得更好了。

Newt能下地自由活动的那天晚上,营地里举办了一场庆祝会——当然,“庆祝Newt恢复行动力”这样的理由一听就只是为了喝酒找出的借口,可在避风港,在经过了那么多失去之后,又有什么理由不能让他们好好享受一次欢乐呢?

Minho在人群中和Brenda跳着舞,Gally则大口灌下杯子里的酒。火光照着他们的脸,看不到伤痛。

而Thomas则带着Newt坐在距离篝火很远的角落里,冲着正在嬉闹的人群傻笑。

“说实话,我觉得这场庆祝会根本不是为我办的。”Newt笑着说。“甚至今天下午Brenda还说禁止我喝酒。”

“她是为你好,这玩意儿并不比原来在林地里喝的好到哪里去。。”Thomas的手中倒是握着一个杯子,里面装着深红色的液体。

他仰头喝了大半,然后冲着Newt舔了舔嘴唇。“真的,不怎么好喝。”

“你的表情看上去并不是不喜欢。”Newt眉毛挑了起来。“是好兄弟的话就给我喝一杯,别想一个人独吞。”

Thomas看了看篝火旁,Brenda还在和Minho搭手跳着奇怪的舞,而Newt又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膝盖。

他把酒杯递了过去:“只能喝一口。”

Newt选择了一饮而尽。

“知道吗Tommy,这让我想起了我们还在林地的那个晚上。同样有篝火,有远离人群的我和你,也有同样难喝的酒。”Newt说着,跟着皱起了眉头。“你说得对,这比林地的酒好不了多少。”


3.共同分担烦恼 √


那块刻满同伴名字的“石碑”,就立在距离Newt帐篷不远的地方。可他在避风港醒来之后却从来没有走近那里、仔细看过。

Thomas和Minho在向他介绍避风港情况的时候都试图带他靠近石碑,可他却拒绝了他们,用的理由是“对它已经太熟悉了”。

可是发生了的事情没有办法永远遗忘,Newt在发现自己还是会做噩梦之后,选择在一个清晨裹了薄毯走向石碑。他摸了摸上面的名字,有Chuck,有Alby,还有Teresa。

由于还是清晨,石碑被海风吹得有些发凉,Newt裹紧了身上的毯子,慢慢坐在了一边。

然后他听见了Thomas在叫他。

“你不在帐篷里,吓了我一跳。”Thomas看上去像是一路跑来的,有些气喘吁吁。“这里很冷,你会着凉的。”他试图拉着Newt的胳膊让他站起来,可Newt却笑着摇头。

“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吧。”他冲着石碑努了努嘴。“和他们一起。”

Thomas皱起了眉头,他没有离开,反而坐在了Newt的身边。“我不会发出声音打扰你,但是你得让我陪着你才行。”

Newt想了想,掀开毯子的一角,分给Thomas一半。

一大清早就对着海风吹其实并不怎么舒服,可隔着石碑,Newt看见海平线上的太阳升起,最后还是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鼻尖,开口解释道:“我做了梦,梦到了当时在林地里的日子。我们把你从笼子里拉了出来,而你带着我们走出了迷宫。”

Thomas又向着Newt挤了挤。“是个好梦?”

“不,我梦见我们都死了,就连你和Minho也死了,而且还是为了救我……”Newt把自己的脸埋进了手臂间。“这可真是个糟糕透顶的梦。”

Thomas的手臂落在了Newt的后背上,然后他环住他,将他拉向了自己。Newt的毯子不算大,只能勉强将他们裹住。

Thomas说:“为了救你而死对我而言可并不算是个糟糕的梦。”Newt在他的手臂中挣扎了一下,他连忙解释道:“放轻松Newt,都过去了。Minho活着,你活着,我也活着。”

Thomas的话并不是什么气势惊人的豪言壮语,可却让Newt感到了安心。

他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想要说谢谢Thomas愿意陪自己在海边吹冷风。

可他看见了Thomas挂在脖子上的项链。

——那是属于他的项链。


4.给他写一封信 √


从Thomas脖子上抢回那条项链着实废了Newt不少功夫。Thomas难得的露出了固执的一面,说着“你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东西”向远处跑,直到Newt故意做出了跛足的样子他才满脸担忧地重新回来。

项链重新落回手里,Newt却没什么松了口气的感觉。他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随身带着的小饰品,可他不敢让Thomas知道在这个小东西的里面,是自己写给他的一封信。

写信的时候自己在想些什么Newt已经不记得了,可能病毒入侵大脑的时候让他的记忆力被削弱了不少,可他知道按照现在的状态,这封信不应该被Thomas看到——希望他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这个秘密。

因为它虽然是一封信,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有些晦涩难懂的告白信,可从本质上来看,它其实是一封遗书。

Newt把项链的挂坠打开,将里面的信取了出来。他把它摊开,又重新折叠好,然后压在了自己枕头的下面。

等他做完这一切,Thomas端着一盘刚刚摘下来的新鲜果子跨进了他的帐篷。他的表情看上去是带了歉意的无奈。

“Newt,我知道这个项链对你很重要,对不起,我今天不应该那样捉弄你。”Thomas把盘子放在了桌子上。“你的腿真的没事吗?要不要我帮你揉一会儿?”

“我的腿没事。”Newt说着,低头看了看捏在手心里的项链。“Tommy,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你说的对,我给了你,那就是你的东西了。”

Newt站了起来,将项链重新系在了Thomas的脖子上。他拍了拍Thomas的胸口,在他说出拒绝的话之前冲他笑了笑:“照顾好我的项链,它从现在起直到永远,都属于你了。”

Thomas伸出手握住了垂在胸前的小东西,手指翻弄着拨拉几下后点了点头:“谢谢你,Newt。”


5.帮他走出失恋的阴影 √


Gally交到女朋友这件事情被Minho发现的时候,避风港正迎来它建立以来的第一场雨。

帐篷的屋顶并不挡雨,Thomas和Newt跟其他人一样,将重要的物资打包之后向着附近的山洞里转移。等到他们到达暂居的山洞,取暖用的篝火已经点燃,而已经先到一步的Minho则是笑着向他们招招手:“伙计们,过来过来!”

Thomas和Newt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直到被Minho告知看见Gally在亲吻营地里的一个女孩儿,两个人都显得有些没缓过神。

Minho慢慢收起笑容:“你们不觉得这是件好事吗?说明在避风港,所有的事情都在向前发展着,并没有任何的停滞不前。”

Newt看了一眼Thomas,发现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没错,Gally交到女朋友,这是件好事。”他冲Minho使了个眼色,重音落在了“女朋友”上面。

Minho反应过来,正准备解释自己并不是故意的,Brenda就喊着他去帮忙收拾东西。

Newt看着Minho跑远的背影,伸手拍了拍Thomas的后背。“Teresa的事情,我很遗憾。但是Tommy,我还是希望你能振作起来。”

“什么振作?”Thomas愣住了,随后明白了Newt的意思。“不,我没有那个意思。”

Newt依旧安抚着他的后背:“Tommy,没关系的,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永远支持你。”

Thomas皱起了眉头,看上去像是并不怎么开心。“……Newt,我是不是没有跟你说过,项链里的那封信我其实已经看过了。”


6.接吻 ×


这里是有些潮热的山洞,外面还下着雨。往里走是温暖的篝火和聚在一起的人群,可Newt却被Thomas拽着手臂,带到了隔绝了人声的一块岩石后面。

脑袋顶着脑袋,靠得实在是太近了。

Thomas告诉他,那天他心里想着的是哪怕只有一点希望也想要把已经快要变成狂客的Newt带回来。他知道自己的血派的上用场,所以无论Newt需要多少,他都愿意给他。

Thomas还说,在来到避风港的前几天里,Newt就像是已经死了一样,Vince甚至将刻刀放在了他的床边。可在Thomas和Minho坚守了一周之后,他撑过来了。也就是在那一周里,Thomas发现了藏在项链里的信。

“我们一起出生入死,还一起喝过同一杯酒。我看过你的信,甚至我们还拥抱过,不对,我们现在还抱着。”Thomas说。“那么我们只剩一件事还没有做了。”

Newt的脑子有些混乱:“什么?”

Thomas吻住了他。起先还只是嘴唇交叠,到了后来也不知道是谁主动,变成了一个有些黏腻的深吻。

Newt想着,这可不是所谓的好兄弟之间能做的事。

——于是他收紧手臂,回抱住了Thomas。





给 @山茶花园后厨房 和 @G.XXX 以及 @英俊的欧洲蛋 三位老师上供

白蹭了三位老师这么多粮,终于让我大仇得报(不是)一下。

希望三位老师能看到我疯狂暗示的眼神。

评论(29)
热度(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