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项链》(短篇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

*213案结束,俩人已经在一起的设定

*无脑糖


----


《项链》



下午三点半,在这个时间点里夏天的太阳丝毫没有稍稍偃旗息鼓的意思,依旧坚定地保持着发光发热,以便更加快速地蒸发人体水分。

周巡就是在这么个时间段里带着队伍一脚踹破了嫌疑人所在窝点的大门。

三个男人从里面冲了出来,周巡本就走在最前边,摆出架势左右开弓解决了两个,一回头发现第三个人已经被小汪摁在地上了,他这才松了口气。

屋子里没开空调,闷热的厉害,客厅大门的左右两边还堆着不少空的瓶瓶罐罐,乱得不成样子。

把屋里的三个人带出去后,周巡领了人仔细搜查了一圈。末了,他站在客厅中间,手里翻着周舒桐递过来的文件夹说:“行啊,人也抓了,物证也搜了,这电信诈骗的案子差不多能落锤了。”

周舒桐点了点头,盯着周巡看了看,问道:“周队,您脖子是不是受伤了?”

“啊?”周巡一愣,抬手摸了摸脖子。

“蹭红了一圈儿,可能是刚刚和那三个人正面对峙的时候弄的。”周舒桐指着自己的脖子,给周巡比划着大致方位。“疼不疼啊?要不回队里处理一下?”

“……疼倒不疼,没什么感觉……”周巡摸着脖子,突然眼神变了。

他把文件夹塞给周舒桐,两只手慌慌张张地从自己的脖子一路摸到胸口,最后瞪圆了眼睛快步走向了刚刚发生打斗的地方,蹲下身子去找着什么。

小汪进门,差点踩着蹲在地上的周巡,吓了他一条:“师父您干嘛呢?!”

“滚滚滚,别挡道,”周巡拨拉了一下他的腿,把他推开了半步。“我项链丢了,别不是刚刚打起来的时候给拽下来甩哪儿去了……”

“啊?师父您还戴项链呐!”小汪一听,也跟着蹲下来帮忙一起找。“什么样子的啊?”

“就一个普通的金属链子,挂了个指环。”周巡想了想,又补了一句。“看着挺直男审美的。”

身后的周舒桐文件夹捂着嘴,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音。

整个长丰支队都知道关宏峰给周巡送了条项链,可没人知道这条链子到底长什么样子,因为周巡护得实在是太紧,一般人都不给看。

实际上链子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根银色金属链,可上边拴着的戒指却是关宏峰趁着周巡出差,自己选了一圈之后定下来的戒指。

戒指是对戒,一枚拴在项链上,而另一枚则戴在了关宏峰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

把项链送给周巡的那天是他出差回来的时候,关宏峰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他,然后交给他这么一个蓝黑色的金丝绒盒子。办公室门没关,路过的周舒桐看到了,凑热闹的小汪也看到了,于是整个支队就热闹了。

来送验尸报告的高亚楠打趣地问盒子里是什么东西,周巡还没来得及开口,关宏峰就先他一步说了三个字:“一颗心。”

一帮人围在办公室里叽叽喳喳了好一会儿,直到后来周巡受不了了才全被轰了出去。

关宏峰帮他戴上项链,撩开T恤放进了衣服里面。他揉了一把周巡的头发,冲他笑:“你要随时跑现场,戴手上不方便的话就拴在项链上贴着身子吧。”

在周巡眼里,这是看上去一直没什么情感波动的关宏峰做过的最浪漫的一件事了。

可是现在,就在这么一个闷热难忍的下午,身处嫌疑人垃圾堆里的周巡,把这一条对他而言无比重要的项链弄丢了。

而周舒桐居然还在笑。

周巡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对讲机里传来的是现场乱糟糟的声音,关宏峰从指挥车里望向外面,发现已经有队员从里面往外撤了。

他看了一会儿,嫌疑人被带走了,物证组进了楼又出来,就连小汪和周舒桐都上下楼几趟,可最先进去的周巡却没了影子。

关宏峰眉头一皱,捏住了对讲机:“周巡,上边还有什么问题吗?”

周巡的回应跟着电流声一起传了过来:“没事儿,我就是东西不见了,找着了就下来。”

关宏峰放下对讲机,跟车里的队员打好招呼之后,下了车。

关宏峰上楼之后看见的场景,就是周巡趴在门口,脸都快贴地了找着什么东西。

周舒桐也蹲在他旁边,跟着一脸着急地劝他:“周队,还是让物证的同事过来搜吧,这一时半会儿也找不着……”

周巡说:“不行不行,这玩意儿太重要了,我必须得自己找。”

他和周舒桐都是背冲着外面,俩人都没注意到身后的关宏峰。

关宏峰轻咳一声:“什么东西不见了?”

周巡和周舒桐后背一僵,转过身来看到了他。周舒桐反应倒是快,喊了声“关老师”就站起来靠在了一边。

周巡反而结巴了起来:“……老、老关……”

关宏峰的目光落在他脖子上,皱了皱眉头,伸手拉住他的胳膊,让他站了起来。

“脖子怎么受伤了?严不严重?”关宏峰的指腹按在周巡脖子上红肿的部位。“动手了?”

周巡慢慢地点头应了一声,然后皱起眉头,泄气了一样:“老关……刚打起来的时候,你给我的那个项链断了,不知道给甩哪儿了……”

关宏峰一愣:“你在找项链?”

“那不然呢!何止项链啊,还有戒指呢!”周巡急了,低着头又扫视了一圈地上。“刚就在这打的,要丢的话也应该就在这一块儿啊,怎么就是找不着了呢……”

关宏峰笑了笑,问道:“打起来的时候你有往门外的方向闪避吗?”

周巡仔细回忆了一会,点点头:“有吧,但是也就不到半秒钟的时间。”

“门里边的这一片已经全找了?”关宏峰又问。

周巡猛点头:“是啊,全找了,就差把瓷砖都翻起来了。”

关宏峰向后退了半步,走到了门外。

他弯下腰,顺着大门的边缝仔细检查了一会儿,果不其然地在距离大门不到三步远的地方看见了断裂的项链和上面拴着的戒指。关宏峰微微一笑,拾了起来。

“周巡,你来。”关宏峰站在门口喊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

周巡快步走过来,欣喜地想要从他手里接过项链和戒指,可关宏峰却微微一抬手,没让他碰到。

“怎么了这是……”周巡不解。

关宏峰从项链上退下了戒指,然后把链子塞回口袋,只留下戒指捏在手里。周巡看得一头雾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握住了左手,举了起来。

“你啊,得注意一下现场纪律。这屋子里说不准都是物证,你还留下你自己的东西在里边,岂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关宏峰说。“不过也怪我没有考虑周全,项链确实不是太方便,晃晃悠悠的容易丢,以后不要戴了。”

周巡“啊?”了一声。

“戒指就要戴在应该戴着的位置。”关宏峰说着,把手里的戒指套在了周巡左手的无名指上。他慢慢向内推动着指环,一边像是终于松了口气一样说道:“还是这个地方好,大小合适又安全,不会丢。”

周巡盯着落在自己手上的戒指,又看了看关宏峰手上戴着的那一枚。

同样的颜色,相差无几的款式,明明只是小小的一枚金属环,可却让整只手、甚至是整个身体都变得十分沉重,不敢轻易乱动了。

被人这么咣叽一下用戒指套住无名指,尽管现在的状态无论是时机还是环境都显得不那么搭调,可周巡却觉浑身上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紧张感,他的手心都有些微微冒汗了。

周巡低着头看着两个人交叠的手,心想,这天气可是真够热的。








虽然明天才拆线,可是今天已经控制不住我这只手了。

不忍了,写起来>3333<

评论(38)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