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叫我第一名》(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

*之前点梗的时候点到的萌梗:手♂把♂手教老关打游戏

*当然我写不出♂♂那样,大家随意一吃【打死


----


《叫我第一名》



1.


关宏峰发现最近一段时间周巡给他发消息的频率变低了,而且是低到几乎彻底没有消息。

213案子结束之后他没有回长丰支队,而是选择了继续在警校留校任教,成了名副其实的“关老师”。少了和周巡天天碰面的机会,可两人之间的联系倒也没断过。

平常队里有事的时候也就算了,没事的话周巡从来都是一天三顿准时准点的发来几条消息——“老关,早饭吃了吗?”“老关,午饭吃的啥啊?”“老关,下班了要不一起出来吃个面?或者晚上我请你吃宵夜?”

关宏峰闲下来的时候会给他回两条消息,周巡也总是会顺着话头继续跟他聊一会儿,语气没变,画风没变,熟悉的就像是面前站了个冲他傻乐的人。

所以当关宏峰发现连续三天,临近中午都没收到周巡短信的时候,他在办公室里盯着手机看了一会,转手给高亚楠发了条消息。“有案子?”

高亚楠回了条“小案子不断,大案子没有。”

关宏峰眉头一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下午没什么课,关宏峰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去长丰支队看看到底什么情况。周巡这个状态不对劲,他有一点不放心。

可等他刚走到校门口,关宏宇却给他打来了电话。

“哥,晚上来我家吃饺子呗!”关宏宇隔着电话嚎了一嗓子,让关宏峰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就这么没头没脑的往队里钻确实不太好,万一他们是真没什么事呢?岂不是显得自己莫名其妙吗?

关宏峰想了想,说:“好,我晚上过来。”

“别别别,别晚上了。”关宏宇连忙嘻嘻哈哈地说道:“哥啊,我这家里没鸡蛋了,饕餮闹着不睡觉我走不开,亚楠也还没下班呢,你警校旁边那个路口不是有个菜市场吗,帮忙买点鸡蛋现在顺手拎过来呗……”

关宏峰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2.


磕了两个鸡蛋,关宏宇一边搅打着蛋液一边跟关宏峰搭话:“你老盯着个手机干什么啊?过来帮忙,把面和上呀。”

“我以为你叫我来是吃饺子,没想到我是来给你包饺子的。”话虽这么说,关宏峰还是收起手机,走到洗碗池前仔细洗了手。

关宏宇站在一旁,怄得翻白眼。“这一家人凑一起做做饭多难得啊,我这是关心你,让你充分融入到家庭氛围里!”他顿了顿,接着说:“哦对了,忘了跟你说,刚刚你买鸡蛋的时候亚楠来了个电话,说一会儿周巡也要来家里蹭饭,让我们多包点饺子。哥你和面和多一点,别一会儿不够包的。”

关宏峰一愣:“他来蹭饭?”

“嗯,”关宏宇点头。“他们小区今天下午天然气管道检修,一直到晚上九点前都没法开火。亚楠和我都特别同情你们这种孤寡老人,自然就把他一起顺手收留了。”

关宏峰关了水龙头,也不去纠结关宏宇“孤寡老人”的用词对不对了,转过头看着他:“你有没有觉得周巡最近一段时间不太对劲?”

关宏宇摇头:“他对不对劲我哪儿知道啊,我这现在虽然已经清清白白的了,可看着他还是习惯性发憷,从来都是绕道走的。”

关宏峰沉默了。

“怎么?周巡不会瞒着你交女朋友了吧?”关宏宇八卦之心顿起。

“他不会。”关宏峰回答的干脆。“……我是说,这种事情他没有必要瞒着我。”

关宏宇拖长尾音哦了一声:“那就不知道了,如果他没谈对象,也就只是单纯沉迷游戏了。”

“沉迷游戏?”

“是啊!我一天到晚看他在朋友圈发王者荣耀的推送图,还以为他带着小妹妹上分呢。”关宏宇说。

关宏峰回忆了一下,摇摇头:“我怎么没看到?”

关宏宇看了他一眼:“周巡把你屏蔽了呗。”

心里咯噔一声,关宏峰觉得自己得要忍住,不然真是有点想打人了。


3.


关宏峰沉默后带来的低气压一直到高亚楠领着周巡进门的时候才有所好转。

关宏宇在厨房煮饺子,关宏峰一手抱着还迷瞪着的饕餮去开了门。

周巡一进门就弯腰脱鞋,再一抬头看见关宏峰盯着他看,没来由地后背一阵发凉。

“老关啊,我就是来你弟家蹭个饭,你不至于赶我出去吧!”周巡摆摆双手以示清白清。“我现在可是对关宏宇一点想法都没有了,天地良心!”

高亚楠瞪他:“你还对宏宇有过想法?”

“没有没有没有,真没有。”周巡堆起笑,看着一副欠收拾的样子。

关宏峰叹了口气,说:“坐着休息一会儿吧,饺子刚下锅。”

周巡嘿嘿笑了两声:“我还是去帮帮忙,拿个碗递个筷子什么的吧。”他说着就要往厨房走,关宏峰却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高亚楠看了他们一眼,说:“行了吧周巡,我害怕你毛手毛脚把我家碗给摔了。”她从关宏峰怀里接过还在揉眼睛的饕餮。“你俩去沙发上坐着,我和宏宇弄就行了。”

周巡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点了点头。

关宏峰看着一副想要和他促膝长谈严肃认真的样子,可是周巡闷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也没回忆起这段时间是什么地方把他得罪了。

两个人愣头愣脑坐到沙发上,关宏峰先是往他手里塞了杯泡好的热茶,然后才开了口。“这两天队里忙吗?”

周巡“啊?”了一声,仔细观察着关宏峰的脸色,摸不清楚到底是说忙好,还是说不忙好。

关宏峰却忍不住先笑了:“忙着打游戏呢?”

“你怎么知道……”周巡一愣,立马改口:“没有没有,真没打游戏。”

关宏峰看着他:“打游戏就算了,还屏蔽我?”

周巡握在手里的杯子转了一圈。“……你不是从来不看朋友圈么,怎么就知道我屏蔽你了……”

关宏峰挑了挑眉毛:“玩得什么游戏?”

“我就随便玩玩,没认真。工作可是一点都没耽误,不信你问亚楠,我这上午还开了个案情分析会呢。”周巡说着就想放下杯子跑路。

关宏峰却伸出手,勾了勾手指:“拿来,我也玩一玩呗。”

“啊?”周巡看着他,直接上手捏人脸了。“你还是关宏峰吗?我还以为你要骂我不务正业了,你居然是想玩游戏?”

“不行吗?”

“行行行,只要是你说的,就没有不行的时候。”周巡连忙掏出手机,笑嘻嘻地低头摆弄起来。

解锁屏幕、登录游戏一气呵成,他把手机塞给关宏峰,忍不住问道:“你……玩儿过吗?”

关宏峰摇头。

周巡咬咬牙:“行吧,我手把手带你玩!”他说着就要告诉关宏峰具体的操作方法,可厨房里的关宏宇却喊了他一声。

“周巡!亚楠跟你客气不让你帮忙,你还真客气上了啊!”关宏宇探出半个脑袋。“过来帮着端饺子。”

周巡骂了他一声,又转头跟关宏峰说了句“等我一下”便走进了厨房。


4.


关宏峰根本不是个喜欢玩手机游戏的人。

他手机上只装了两个游戏,一个数独一个2048,这两个游戏还是那年关宏宇猫在家里出不了门的时候下载下来打发时间的,他一直没玩,也一直懒得删。

所以这时候盯着手里花花绿绿的界面,关宏峰有点犯了难。该点哪个,不该点哪个,实在是不好下手。

好在周巡并没有让他为难太久,在帮着把一盘饺子端上餐桌后,他走到沙发背后,弯下腰去就着关宏峰的捏着手机的动作帮着他选定了游戏角色还顺手组了队。

“你这用我的号一登录,小汪那帮欠收拾的看到了肯定就急着想组队。刚好,我们不坑别人,专门去坑他们。”周巡没注意自己现在的姿势,几乎是趴在关宏峰肩膀上了。他还乐呵呵地手把手教关宏峰控制角色人物的方法,手掌叠着手掌、胳膊搭着胳膊,看上去兴致高昂的样子。

从他们认识以来,好像两个人之间的身份关系就没怎么变化过,关宏峰指哪儿,周巡就打哪儿。所以尽管现在只是在周巡的指挥下玩着并不太熟悉的手机游戏,关宏峰却有了种奇妙的新奇感。

手机界面上是什么样的画面,关宏峰一点也没看进去。说来也怪,就在这贴着耳边一声声的“走走走,往前走,清小兵清小兵”的嘟囔声中,关宏峰从早上开始莫名其妙冒出的不安和愤怒也都慢慢烟消云散了。

MOBA游戏一局的时间根据战术搭配和全队的战斗力各有不同,这现开的一局明显一时半会儿打不完了,可周巡还从后背贴着关宏峰的脖颈,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关宏宇和高亚楠端着煮好的饺子出来,一眼看到了在沙发前后两边儿交叠的人。

关宏宇咳了一声:“你俩注意点啊,家里还有小孩儿呢!”

关饕餮抱着他的腿,一脸天真。

高亚楠接话:“要不你们吃饺子,我和宏宇吃狗粮?”

“胡说什么呢!”周巡嘿嘿一笑,这才反应过来,直起身子从关宏峰手里抢过了手机。

“发起投降发起投降。”他说着摁了两下手机屏幕,满意地看到小汪在对话框里发了一长串问号。

关宏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轻轻推了一把周巡的后背:“别玩了,吃饭吧。”

周巡应了一声,收了手机。

饺子很香,皮薄馅多,周巡一边吃一边夸关宏宇说他要是物流公司开不下去了可以去开个饺子馆。

关宏宇和高亚楠同时骂他乌鸦嘴。

关宏峰抿嘴笑着,给周巡盛了碗蛋花汤,递给他的时候小声说:“你现在还需要屏蔽我看你朋友圈了吗?”

周巡差点被嘴里半个饺子噎到翻白眼。


5.


小汪同志一直到自己抱着周巡的大腿,从秩序白银一路攀爬到尊贵铂金之后,才知道一直以来五人组里那个沉默冷静却能carry全场的大神队友,其实是关宏峰。

实际上这是个意外。

他为了找关宏峰做一些文件交接,好不容易加上了微信,突然发现关队的这个头像看上去十分眼熟。知道真相的小汪趴在办公桌上大脑放空了一上午,被周巡拿着文件夹敲了脑袋才回过神来。

“趴着是犯困啊还是皮痒啊?这么累就滚回家睡去!”周巡嘴上还是不饶人。“难道你昨晚上通宵打游戏了?,至于这么困吗?”

提到游戏,小汪吓得一个激灵。“师父……那个……咱们队里的‘叫我第一名’真的是关队吗?这ID也太……”

周巡看了他一眼,笑了:“你是不相信关队会玩游戏还是不相信关队会起这种名字啊?”

小汪想了一会儿,老实地说:“都不信,尤其是这ID,真不像他。”

周巡又笑着拿起文件夹敲了敲他的脑袋,说出来的话却落地有声:“名字怎么了?我起的!他可不就是第一名吗?”

小汪捂着脑袋,接连应了几声:“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知道你们俩关系好了,小汪心里直犯嘀咕,觉得跟俩领导同时组队打游戏,自己还这么菜,需要别人来carry,实在是有点丢面子了。

他想,得要多加训练,可不能给战队丢面子。

只可惜小汪的特训没持续多长时间,长丰支队的荣耀战队就这么彻底解散了。

队长周巡的说辞是:“工作重要,下了班就少玩游戏吧。”

队友A赵茜说:“我随意,玩不玩都无所谓。”

队友B小徐说:“我这刚好最近掉了别的坑,也没什么心思玩了。”

队友C大神关宏峰小汪采访不到,所以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

小汪一头雾水,眼瞅着队伍就这么散了,正想着自己怕是又要跌回倔强青铜了,临下班前苦哈哈地刷了刷微信朋友圈。

同时跳出来两张养蛙游戏起名页面的截图。周队发的那张,他的蛙叫关宏峰;而关队发的那张,他的蛙叫周巡。

小汪叹了口气,默默选择了不再看他俩的朋友圈,并点开淘宝网挑起了眼药水。









这篇算是提前复健完吧。

明天要去医院检查个小东西,如果不需要手术的话一切好说,但是如果需要手术的话,可能一时半会儿右手打字就会受点影响啦,希望大家到时候补药嫌弃我写文慢呀QAQ

评论(45)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