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君子之交》(1)

*关宏峰x周巡

*炮友当真梗,有肉没肉随缘

*更新掉落几率也随缘


----


《君子之交》


1.


关宏峰到现在都还记得零八年的那个一月。

雪下得很大,天气冷到不像话,而他和周巡差不多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确定了仅限于肉体交流的“君子之交”。

周巡一口咬定自己是钢铁直男,关宏峰也保持着不以为意的态度,两个人打着单纯满足身体需求的旗号睡在一起,一开始频率也并不算高。

可到后来雪成了灾,津港的路面都湿滑难行了,一番合计之后,周巡决定搬离自己租住的房子,暂时住进关宏峰家里。一方面是这里离支队近,上下班方便,另一方面是觉得住在一起之后能更“坦诚相待”一些。

卧室暖气片上烤着的两双袜子还半干不干,周巡就光着身子推了门从浴室走出来。

嘴里叼着烟,脚上的拖鞋一路蹭着地板发出了不小的动静。他把手里拧干水的另外两条内裤搭在了暖气片的空位上,摸了手边的烟灰缸弹了弹烟灰。

靠在床头看书的关宏峰头都没抬:“睡前还抽烟,你也不怕烧被子。”

“我都给你洗内裤洗袜子了,烧你两床被子又怎么了?”周巡笑了,可话虽这么说,手上还是摁灭了烟。“老关,你家暖气挺暖和啊。”

关宏峰这才抬头,掀开了身边的被子:“又燥起来了?忍不了再来一发。”

周巡挠挠头发,手里的烟灰缸放到了一边。“说什么呢,平常看你在外边也还是冷冰冰的样子,怎么脱了衣服就这么禽兽了啊?”他说着走到床边,一脑袋扎进被子里躺好。“唉,舒服。刚折腾得腰疼,明天得去弄瓶红花油存你家了。”

周巡被子里的脚往关宏峰腿上搭,热乎乎的感觉让关宏峰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三十岁不到腰就开始疼了,这要是过了三十怎么办啊?给你腰上换个骨头?”

“说什么胡话呢,我要是需要给腰上换骨头,关队你不得从头开始换啊?”周巡说着伸手去拨拉关宏峰手里的书。“别看了别看了,赶紧睡觉,明天早上还得开会呢。”

关宏峰合上了书放在床头柜上,顺手摁灭了灯。

没了光,屋里暗下的一片在冬夜里显得有些太过寂静了。关宏峰稍稍翻了个身,隔着被子把手放在了周巡的腰上。

“周巡,”他喊了他一声。“过两天宏宇要回津港,我们一起去接他吧?”

周巡嘟囔了一声,缩着脖子往他怀里靠了靠:“不太好吧,要是给宏宇知道我把你睡了,他还不得跳起来揍我啊?”

“是我睡得你。”关宏峰纠正他。

“一个意思。”周巡应了一声,闭着眼睛想了想,接着说:“还是你自己去吧,我跟着过去总有种被迫上门的感觉。”

“上门有什么不好啊?”关宏峰收紧胳膊。

周巡笑了笑,语气也没什么太大的起伏:“什么时候炮友都能随便进你关家大门了啊?关老师,你弟知道你这么无所谓吗?”

关宏峰睁着眼睛,目光在黑暗中落到了周巡的发旋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松开手,翻过身子重新躺平,说:“也对,不太合适。”

周巡的脚还勾着关宏峰的小腿,听了他说的话,便干脆顺着腿往上抬,直接压在了他的大腿上边。“关老师,你最好还是别想些其他事了。你看现在,你舒服我舒服,大家都舒服,这不挺好的吗,干嘛还要考虑更为沉重的关系呢?”周巡脑袋凑近关宏峰肩膀,鼻息温热。“干我们这行的,谁能保证活得久啊?谁又能对谁负得起责啊?得过且过,舒服了就行了。”

关宏峰沉默了一会儿,伸出手去绕过周巡的脑袋,把他圈着躺在了自己的胳膊上。“你说的没错,舒服就行了。”

周巡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挪了两下脖子之后发出了满足的一声叹息:“精神上的纠缠虽然说听上去很纯洁很高级,可咱俩现在可算得上是纯洁的肉体关系,严格算下来,恐怕比那什么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水都还要淡不少。”

关宏峰被他的歪理邪说逗乐了,笑了一声后便学着他平日里说话的语气低声道:“你就胡乱放屁吧。”



TBC

评论(30)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