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很久以前》(短篇,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

*十多年前老关刚把周巡收编第二天的事情。

*练笔的,低质的,时间线圆不会来全靠掰的。

之前点梗的时候 @专刷国产cp的子博 太太说想看213之前老关手把手教巡花的日常,教他怎么吃肉也算是手把手教了吧23333


----


《很久以前》


关宏峰带着周巡一起上班的第一天,整个长丰支队,哦不对,应该是打市局这个级别开始,从上到下每一个人都惊讶到快要收不住下巴。

两个人搭伴组成的二人组画风实在是太过诡异,就连“优等生帮扶落后生”都算不上,怎么看怎么不搭调。

最先开口提出异议的人是刘长永。眼瞅着翻过年去自己就要升任长丰支队副队长了,刘长永对于这支自己即将行使管理权的队伍,要求自然就高了不少。

那个时候支队的办公室还没有扩建,队长和副队长也还是和其他队员用着同一个大通间,只不过桌子大了一点而已。刘长永虽说红头文件没下,可也半推半就的换了桌子,坐到了副队长的办公桌前边。

他正在翻着手里的卷宗,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关宏峰和周巡出现在了办公室里。刘长永抬头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

“关宏峰,你来。”他隔着老远冲关宏峰招手。

关宏峰回过头嘱咐周巡:“你先等等。”周巡点了头,他才走过去。

站到桌子旁边,刘长永绕过他背后看了一眼还在挠头发的周巡,压低声音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把这小子给捡回来了?”他说着拿手指敲了敲压着玻璃板的桌面。“这楼道上贴的通报批评你是没看见吗?怎么光在捡炸弹!”

“哪有什么炸弹不炸弹的。”关宏峰的语气轻飘飘的。“我觉得他好,不用,可就浪费了。”

“你!你这不是胡闹吗!”刘长永微微拔高了一点音量,周巡递了个眼神过来与他对视了半秒。“就这小子,一周出四趟现场,三趟半都能弄得一团糟,你捡回来你自己顾着,别到时候出了事还得队里给你擦屁股。”

关宏峰回过头看了看装作四处看风景的周巡,再转头便眯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刘长永:“放心吧,我会看好他的。”他说完,手一伸抽走了刘长永面前的卷宗,翻了两页。“这个入室抢劫的案子好像还有两户目击证人安排的是今天走访,我现在就跟周巡过去吧。”

关宏峰放下卷宗,也学着刘长永刚刚敲击玻璃板的动作轻叩了两声。

刘长永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还站在门口看上去一副无所谓,可眼神却不断往这边飘的周巡,最后叹了口气。

走访两户目击证人的时间不算短,周巡跟在关宏峰身边,笔和本子不离手,认真地记录下每一句对话。等到两个人回到队里整理好相关线索并结束讨论会时,晚饭的时间都已经快要到了。

沉默了一天的周巡扎着个脑袋收拾东西正准备回家,关宏峰却喊了他一声:“今天天太冷,我请你吃涮肉吧。”

周巡“啊?”了一声。“昨天不是吃过了吗,怎么今天又要吃啊?”

关宏峰问他:“你到底来不来?”

周巡连忙点了点头。“行啊,今晚泡面钱省了。”

等到他跟着关宏峰到了目的地才发现,何止是泡面钱省了,这是领导又带着他开荤来了。

关宏峰带周巡去的店是一家涮羊肉店,距离长丰支队还有一点距离,开车走了将近半小时才到。

店头不大,桌椅板凳都是木质的,涮锅也是最标准的铜锅。这个时间已经是晚饭的点了,店里人不少,关宏峰带着周巡等了一会儿才有了张桌子。

两个人落了座,关宏峰解开围巾放在一边,点好菜品之后转头看着周巡。周巡是第一次来这,正左右打量着店里的样子。关宏峰微微一笑:“昨天还梗着脖子问凭什么跟着我的人,今天怎么就这么乖了啊?”

周巡一愣,看着他:“我没有啊?”

“有啊,老老实实做笔录,老老实实开会,老老实实走访,现在还老老实实坐在这儿吃饭。”关宏峰抿着嘴笑了,端起手边的铜壶给周巡倒了杯水。“走廊上贴着的那个通报批评,真的是你么?”

周巡撇了撇嘴,年轻的脸上一边写着不好意思,另一边却写着谁都不放在眼里。

关宏峰笑了起来:“吃肉吧。”

铜锅和肉同时端上桌,炭火烧起来,清汤很快就咕嘟咕嘟冒起了泡。关宏峰夹了一筷子羊肉片丢进汤里,周巡便也跟着他的样子,也夹了一筷子。

羊肉片极薄,单片夹起来都能透过光。丢进翻滚的汤水里涮了没一会儿红色的肉就变了灰白,再左右晃了两下筷子,基本就全熟了。

关宏峰把涮好的羊肉放到蘸酱碗里,筷子转了一圈后连肉带酱一并又夹了起来。他一抬头,就看见周巡筷子上夹着羊肉,呼呼啦啦往嘴里招呼。

“不蘸点麻酱?”关宏峰问他。

周巡舌尖被烫了一下,一手扇着风,摇起了脑袋:“麻酱太腻了,把羊肉都给糊住了。”嘴里还有肉,讲话的声音都有些不清楚。

关宏峰吃下了蘸了芝麻酱的羊肉,冲周巡点点头:“你先吃着,我去拿点东西。”他说完就放下筷子,起身离开了。

周巡一头雾水,也不敢再动筷子了,端起杯子喝了两口麦茶。

关宏峰不到半分钟就回来了,手里端了个碗,放在了周巡面前。“你试试我调的酱,应该不会那么腻了。”

周巡低头一看,面前的碗里也是芝麻酱,只不过颜色要深一点。他眨了眨眼睛,夹了两片羊肉涮熟,蘸了酱之后送进嘴里。

“唔!好吃!”周巡竖起大拇指。

关宏峰重新坐下,笑了:“加了点生抽和韭菜花,口感会好一些。”

他说着,看着周巡眼神发亮,像是胃口大开一样摇头晃脑地吃起了涮肉。

两盘涮羊肉很快就消灭了下去,关宏峰又叫了两份炸酱面,一起吃了个碗底朝天。周巡拍着肚子冲关宏峰笑,桌子上的铜锅里边炭块还没烧完,汤头冒着白色的热气,他的脸在关宏峰看来有些忽明忽暗。

关宏峰突然开了口:“周巡,我希望你知道一件事,就是你在我面前什么情绪都不用兜着。”

周巡一愣。

“我留你在我身边,自然是看到了你身上有别人没有的特质,所以不管外界怎么说那都是他们的事情,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够了。”关宏峰说。“我相信你,也希望你能相信你自己。”

二十出头的年纪,内心的情感特别容易因为一句话或者一件事产生巨大的波动。

而现在,可能是因为刚刚那碗放在自己面前的酱汁太好吃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冬天里的涮羊肉从胃一路暖到了全身,更可能是因为关宏峰在说完这些话后看过来的眼神里有着理所应当的信任。周巡微微吸了吸隐隐发酸的鼻子,冲着关宏峰点了点头。

“我……没说不相信你啊。”语气里终于有了令人熟悉的吊儿郎当,周巡不太自然地挪开了险些透露出不好意思的眼神,又补了一句。“反正我以后就给你干些掏垃圾的活儿吧。”

关宏峰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他的身体往后靠了靠,放松不少。“该教的东西我都会教给你的,至于垃圾嘛……还是一起掏吧。”

周巡应了一声:“知道啦,关老师。”

涮锅店里依旧人声鼎沸,桌面上的铜锅纷纷冒着白色的热气。关宏峰和周巡吃到肚子撑地难受,可隔着桌子却还是忍不住同时勾着嘴角笑了起来。

这一天是二零零一年的一月二十八号,再加上前一天晚上的那顿饭,关宏峰和周巡对于两顿饭就能交下走心的朋友这件事情都觉得挺意外的。

——不光意外,也还挺惊喜。


评论(34)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