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重感冒》(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甜的

*花吐症,双向暗恋

*先前点梗的时候有几个梗超级可爱,融到一篇写了>////<


----


《重感冒》


1.


高亚楠拿着验尸报告上楼,还没走到周巡的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从里边传来的震天响的咳嗽声。

她敲了敲门走进去,把报告放在了周巡的桌子上:“你看看你,这么冷的天还穿个皮夹克就出门,感冒了吧?”

周巡抬起头冲她笑,咳红了的脸看着可怜兮兮的。“哎呀,我可年轻着呢,皮衣那么好看,得多穿穿。”

高亚楠摇头:“这两天感冒的人多,我听宏宇说关队也在发烧呢。你啊,多喝点热水,我那儿还有维C片,一会儿让小汪给你拿点上来。”

周巡拱手作了个揖:“多谢女侠出手相助。”

高亚楠叨了一句“没个正形”,笑着走出了办公室。

门被她“哒”的一声扣上,周巡最后还是憋不住,伏在桌子上又开始咳了起来。

几乎是快要把肺咳出来的力道,震得脑袋都开始发昏,可喉管和胸腔里那种发痒的感觉还是没能压下去。

周巡趴着喘了口气,过了两秒钟,再咳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顺着喉头向外涌,他连忙拽了垃圾桶来接。

落到垃圾桶里的不是血,粉色的团成一团,看上去形状有点奇怪。

周巡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骂了声“操”。

他吐出了一团花瓣。


2.


这并不是什么该死的重感冒。

在连着一晚上边咳边翻查网页后,周巡靠在自家的沙发上,对着窗外刚刚升起的太阳叹了口气。

花吐症这种病不管怎么看都有些天方夜谭,周巡从来没想过会这么落在自己身上。手边的垃圾桶里堆了小半桶花瓣,他不是什么热爱生活的人,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品种。

他盯着窗户外面看了一会儿,掏出手机给小汪发了条消息:病了,今天不来,有事儿自己担着。

小汪回消息也回得快:师父,我给你买了豆浆和包子,要不我给你送过来,顺便再看看你吧?

周巡看完消息,勾着嘴角一笑。要不怎么说一个徒弟半个儿呢,还是小汪走心。只是他现在这个状态太怂了,可不能给人看到。

周巡啪啪摁了条消息回过去:滚蛋,病毒性感冒传染呢,我传给你你再给我传一支队怎么办?我过会儿自己就去医院了。

小汪说:行吧,师父注意身体啊。

周巡回了个OK的表情,正准备锁屏,一眼瞟到了微信消息列表里边的关宏峰。

他点开对话框翻了翻。

最后一条消息是三天前他发出去的,说的还是自己老爹催着去相亲的事情。关宏峰没有回复,周巡也就不再好意思多说别的。

可到了这时候,周巡觉得手指和大脑都不是自己的了。

他给关宏峰又发了条消息:老关啊,我可能是快要死了。[大哭][大哭][大哭]

关宏峰回了个问号。


3.


周巡没骗人,他确实的快死了。

花吐症这种病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白雪公主咬下的那一口毒苹果,只有王子真心实意的一个吻才是解药。

可是周巡知道自己是真没救了,因为他喜欢的人在看到他说要死了的时候,回的消息是个问号。

没错了,周巡这个看上去宁折不弯的钢铁直男,实际上心里头一直装着关宏峰这么个同样看上去宁折不弯的钢铁直男。这一段见不得光的暗恋时间也不短,应该是从他们绑定的第二年开始,算到现在也有将近十六七年了。

十六七年什么概念,一个当年落地的娃娃到现在都快要参加高考了。

可是暗恋这门课周巡不敢考,他也没法考,因为先决条件摆在这儿,再怎么努力也都是个不及格。

所以对着那半桶咳出来的花瓣,周巡想了想,给关宏峰的那个问号回过去了解题答案:没啥,逗你玩呢。

死就死了吧,倒也没什么特别遗憾的。周巡脑袋往后仰,靠在沙发上闭了眼,盘算着还剩下的这么一个礼拜得要做些什么安排。

队里的案子能处理的得赶紧处理,还要去跟市局报备一下现在的状态……哦,对,要把全部家当给老爹弄过去,不然老人家晚年没个依靠了。还有啥来着……还有老关……老关这人吧……

周巡正想着,胸腔里又痛又痒的感觉重新翻涌了起来。他直起身子一把捞过了垃圾桶,对着里边又开始咳了起来。

大团大团的花瓣被吐了出来,周巡觉得自己咳得都快缺氧了。

等到咳完,周巡想要拿着杯子喝口水,甩在大腿旁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关宏峰打电话过来问他:“到底怎么了?”

周巡吸溜了一下鼻子:“没啥,就是重感冒而已。”

关宏峰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我过来找你。”

没等周巡反应过来,关宏峰就挂了电话。


4.


周巡没想到关宏峰来找他的速度这么快,他正收拾了那半桶花瓣,拎着垃圾袋下楼,关宏峰就在楼梯口和他打了个照面。

“老关?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周巡下意识地就把垃圾袋往身后藏,抬头看了看关宏峰。“哟,还知道戴个口罩防病菌啊?不错不错,脑子好使,非常聪明。”

关宏峰看上去脸色也不太好,口罩把鼻子嘴巴遮了个严严实实。听到周巡的话,露在外边的两只眼睛闪过了点微妙的光。

“你不是感冒了吗,怎么还出门?”关宏峰看了一眼周巡别在身后的手。“东西给我吧,我去扔。你先上楼休息。”

“哪儿能啊!”周巡往后躲,两个闪身就错过关宏峰往楼道外边走。“我把钥匙给你,你先上去,我马上就过来。”他把钥匙丢到关宏峰手里,自己跑了出去。

扔了那小半包花瓣,周巡对着小区垃圾箱又咳了两声,最后才按了按自己的胸口扭头回了家。

关宏峰来过周巡家很多次,对于家里什么东西放在哪儿有的时候比周巡还要清楚。所以等到周巡进了家门,看到关宏峰正在厨房烧水的时候,他一点都没觉得惊讶。

只是不惊讶归不惊讶,周巡的心情还是有一点波澜万丈的。他站在厨房门口,隔着一段距离看着关宏峰的背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心口堵得发慌。

也许是意识到这样的场景再往回就是看一眼少一眼了,周巡不太愿意喊关宏峰的名字让他转过身,只想着多看一会儿,也算是赚到了。

可炉子被点燃只要不到一秒钟,关宏峰还是转过了身。

他的外套进门的时候已经脱掉了,毛衣袖子也为了干活方便卷到了小胳膊上,可那遮住半张脸的口罩还没被拿下来,看得周巡一愣。

“你怎么了?”关宏峰走过来。“哭什么?”

周巡瞪圆了眼睛:“啊?”抬手一抹脸,还真有点湿漉漉的。“哦,这不是鼻子堵着不舒服,光在流眼泪吗?”

关宏峰脸色一沉:“你坐着休息去,我给你煮个荷包蛋。”

关宏峰的话像是小刷子一样挠得周巡心口痒痒。他冲着关宏峰傻乐,胸腔里的感觉痒着痒着就忍不住想要开始咳嗽了。


5.


咳嗽这个事情,挡也挡不住的。

周巡捂着嘴往后退了半步,憋得脸都开始发红了,最后还是咳出了声。

有两片花瓣掉了出来,然后是三片,五片,瞬间都成了一朵。手指捂不住了,向外冒出的花瓣就跟飞起来的蝴蝶一样,好看是好看,但量多了看着也挺吓人的。

周巡咳着,头疼肺疼胸口疼,脑子里想着的却是两个字:“完了。”

完了完了完了……这回是真完了……

周巡垂着头,一手撑着墙慢慢蹲了下去。

关宏峰像是被他吓到了,呆立在原地动都没动,半晌都不敢吭声。

一直到膝盖上都咳满了花瓣,周巡才哑着嗓子慢慢说:“老关啊……你走吧。”

他没抬头,目光也不太敢往上看。可是视线内关宏峰的脚尖并没有离开,反而向着他走了过来。

接着关宏峰也蹲了下去,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周巡脑袋上一沉,微卷的留海被拨拉到了一边。

关宏峰问他:“花吐症?”

周巡惊地抬头:“你怎么知道?”

关宏峰终于取下了口罩,冲着他笑了笑。

周巡才看清口罩下关宏峰的嘴唇都已经有些微微开裂了,整个人的气色非常非常糟糕。他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捧着关宏峰的脸仔细检查了起来:“老关,你怎么弄的啊?病了?”

关宏峰眼底的笑意还是浓的化不开:“是啊,跟你一样的病。”他说着,微微咳了一声,然后伸出舌尖,让周巡看见了一枚同样是粉色的花瓣。

周巡的动作停下了。“……还有几天?”

关宏峰伸出了三根手指,想了一下又变成了两根。

周巡听到自己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了,忍不住拔高了音量:“那还等什么啊,不是说只要对方喜欢你,亲一下就好了吗?你快去啊!”

关宏峰还是在笑,声音有点沙哑:“我觉得他可能不会喜欢我。”

“我靠,不试试怎么知道啊!”周巡说着,就要拉着关宏峰站起来。“去去去,快去试!这可是要命的事啊!”

关宏峰问他:“这种事情真的可以试试看吗?”

周巡胸口疼,生理的心理的都在疼。他点头:“那可不就得试试吗!难道你还想死不成啊?!”

关宏峰脸上那种复杂的笑意终于是有些挂不住了。

两个人对视着沉默了一会儿,周巡眼看着关宏峰向他凑了过来。

他感觉到了嘴唇上的热度,也感觉到了关宏峰干裂的嘴角,再然后就是整个世界变得寂静无声,积郁在胸腔中的痛与痒在一瞬间全部消散。

——关宏峰吻了他。


6.


也就一秒钟的工夫。

周巡的重感冒彻底痊愈了,同时痊愈的还有关宏峰的重感冒。

两个人,一个快要四十了,而另一个已经四十多了,这个时候却像是高中生一样蹲着在厨房门口的地板上手拉着手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都不怎么好意思,可却又都觉得这种大病初愈的感觉真是太畅快淋漓了。







祝大家吃糖愉快!

点梗的梗池里有一个炮友变情人和一个事后烟还有一个倒追的梗我也很喜欢的,等我打个大纲,晚点开个小中篇写写看!

比心!!

评论(53)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