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意外惊喜》(短篇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无脑甜饼

*事后烟,没肉。

*关键词就是伤痕·背后突袭·意外惊喜


----


《意外惊喜》



周巡终于领到顾局特批的两天带薪休假时,关宏峰刚刚结束外省的研讨会,飞机落到了津港。

宏宇的案子彻底结束之后,关宏峰和周巡就凑到了一起。没有什么你爱我我爱你的弯弯绕,也没有什么特别浪漫的仪式,两个人在大唐宫吃了碗面,一根烟不到的功夫就把这事给敲定了。

他俩都是不怎么注重仪式感的人,觉得也不需要什么多余的形式主义了,反正这么多年耗下来,身边该是这个人终究还只是这个人而已,没得跑。

就连同居的过程也一点都不复杂,关宏峰帮着周巡拎了包,赶了个俩人都没加班的礼拜天就直接搬了家。

从住一起算到现在,两个人正式交往的时间也已经过了小半年。什么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做的差不多了,身边的人只要没眼瞎,也都明白他俩之间的关系。

所以这次休假,在周巡关上办公室大门的时候,路过的周舒桐问他:“周队,您和关老师准备去哪儿玩呀?”

周巡一愣,回答说:“在家玩。”

周舒桐一脸不相信:“啊?我还想说找您参考参考看看过两天我跟同学也去哪儿玩呢……”

可周巡耸了耸肩膀,说自己没别的选择。

他也确实是没别的选择。

两个人百年一遇的同时休了假,可时间却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两天。往远的地方走吧,时间不够,而津港附近又因为工作的原因被他俩踏了个遍,没什么好玩的。思前想后,关宏峰和周巡决定还是在家呆着哪儿都不去,享受一下难得的“正常生活”。

周巡从机场接了关宏峰回家,进门的时候都还正正经经的,可就在他帮着关宏峰收拾行李的时候,他的后背一沉,离家一个礼拜的关老师就贴过来把他抱住了。

关宏峰先是亲了他的耳朵,然后就开始收紧胳膊,把他抱得更紧。

周巡笑了笑,后背贴着关宏峰的胸口,问他:“我的天,关老师这是以40岁的高龄冲我撒娇呢?”

关宏峰也不搭理他的揶揄,只说了声:“想你了。”

他声音本来就好听,这时候贴着耳根响起来,就像是带了电流,让周巡有了种过遍全身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真肉麻。”周巡拽着关宏峰的手拉开,回过头去亲了一下他的脸。

行李箱就这么甩到一边没人收拾了,两个人叠着身子落回床上,然后又把先前说的那些该干的不该干的全干了一遍。

时隔多日的结合明显让两个人心情都非常好,尤其是周巡,在完事之后居然先关宏峰一步洗完澡走出浴室,晃着脑袋哼着歌说是要去准备晚饭。

等到关宏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周巡叼了根烟在灶台前边煮面条的场景。

他没穿上衣,只穿了条短裤。煮面条用的长筷子在锅里搅动了两下,他回过身,一边往脚边的垃圾桶里弹烟灰一边问:“鸡蛋是给你卧一个还是两个啊?”

“一个就够了。”关宏峰走到他身边,把他手里的烟接过来,扔进了垃圾桶。“你也不怕烟灰掉锅里。”

周巡笑了:“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他说完又回过头去折腾锅里的面条。

夏天的尾巴还没彻底过去,洗完澡出来倒也没什么凉意,可毕竟已经快到秋天了,光着身子散发热量多少还是会有感冒的危险。关宏峰揉了一把头发,走回卧室,拿了件衬衣出来想要搭在周巡身上。

等他走到了周巡背后手刚刚抬起来,不由得微微愣住了。

这是关宏峰第一次这么认真地观察周巡的后背。

常年奔跑在一线锻炼出来的肌肉线条自然是好看得不像话,可附着在皮肤上的伤痕像是一个个晃动着的小旗帜,每一个都在向关宏峰喊着这个人究竟有多不要命、受过多少伤。

关宏峰伸出手,摸了一把周巡肩胛骨上方的痕迹。“刀伤?”

周巡没反应过来,侧过半个脑袋看了关宏峰一眼,等到他知道关宏峰说的是什么之后才应了一声:“啊对,好多年前弄的了,被个孙子拿水果刀刺的,缝了几针吧……怎么了?”

“没怎么。”关宏峰说着,手里的衬衣搭在了周巡的身上。“还是把衣服穿上吧,别着凉了。”

周巡“哦”了一声,抬手拨拉了一下衬衣,把手捅进了袖子里。他懒得系扣子,干脆就敞着怀,没继续管。

可身后的关宏峰却突然伸了手,顺着周巡的腰线探过去,从下往上帮他一颗一颗扣好了扣子。然后他就着这么个姿势抱着他,把脑袋靠在了脖颈边。

又一次被关宏峰从背后这么抱着,周巡有点不自在,晃了晃身体拿肩膀怼关宏峰的脑袋:“卧槽老关,你还是我认识的老关吗?别不是出去一趟学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回来吧?”

关宏峰收着手臂,很认真地问他:“周巡,咱们在一起这么久,我是不是都没跟你说过喜欢你?”

周巡挺直了后背,胸腔带出的笑意像是能传到关宏峰心里:“这事儿还有说的必要吗?”

“有必要,很有必要。”关宏峰也跟着直起了身子,慢慢地说:“周巡,我喜欢你。”

锅里的水开始沸腾起来,可搅着面条的筷子却停了。

周巡转过身看着关宏峰。

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在周巡拧着关宏峰的脸再亲上去的时候,他觉得这简直就是比带薪休假还要更好的意外惊喜了。



评论(62)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