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愚人节》(一发完)

*甜饼,恶作剧。

*梗是之前开选梗的【B 甜蜜陷阱】


----


《愚人节》


周巡一进支队院子大门,看到的就是自家逆徒小汪被女神赵茜临进门前一个眼刀杀到呆立在台阶上的样子。

他嘿嘿一笑,走过去拍了一把小汪的肩膀:“干什么呢这是?大清早的在队门口唱大戏啊?要不要我再给你搭个台子?”

小汪一脸委屈:“师父,我跟茜儿开玩笑呢,结果惹她生气了。”

周巡乐了:“你不是天天都在惹她生气么?”

“今天不一样,我以为今天她笑笑也就过去了呢……”小汪叹口气。“师父,我去给茜儿买奶茶赔罪了,先走一步。”

周巡看着他耷拉个脑袋走远,也没顾得上想这算不算借口翘班,光回味着什么叫“今天不一样”了。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就不一样了?周巡想了两秒,想通了。

哦,今天四月一号,愚人节啊!

周巡挠了挠头发,扭头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愚人节这种节日,周巡一向都是不怎么放在心上的。他一是觉得这个所谓节日有些莫名其妙,另一方面是真没想过要开谁的玩笑才算有尺有度。更何况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总有些让他气得牙痒痒的王八犊子借着“开玩笑”为由头报假警,导致周巡对这个舶来节日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甚至有点看不上。

可是等他翻完摊在桌子上的案卷,又开完了一个案情分析会之后,临出门吃午饭的时候他一眼瞟见小汪挤到赵茜办公桌前边有说有笑的,看样子早上那一阵吵吵闹闹都跟着两杯奶茶一起下肚了。

周巡想了想,突然间觉得今天跟别人开开玩笑也挺无伤大雅的。

可是要开谁的玩笑,这个选择就比较困难了。找小汪吧,别人现在一门心思扑女神身上,完全不要自己这个师父;找高亚楠吧,怕就怕玩笑还没开出去,她手里解剖用的手术刀就先飞过来了;那就还剩小周了,可是小周容易当真,万一真把人小姑娘逗哭了可就坏了。

周巡一边往支队门口的面馆走,一边思索着到底要拿谁开刀比较顺手。

正想着,一抬头就看见关宏宇拎了个纸袋子站在楼下拨拉手机。

周巡走过去拍他肩膀:“干什么呢?”

关宏宇抬头一看是他,晃了晃手里的袋子说:“亚楠想吃这个网红豆乳盒子,我买了两个给她送过来。”

“还吃啊,这玩意儿可长肉了。”周巡努了努嘴。“来来来,给我一个。”

“滚蛋滚蛋,亚楠长再多肉那也是我的亚楠。”关宏宇侧着身子躲。

高亚楠刚好走了出来,一看他俩你推我搡的样子,乐了:“打架呢?”

关宏宇连忙把袋子塞给她:“我就给你买了俩,周巡非要抢一个!”

高亚楠一脸看傻子的表情,怜悯地摇摇头:“反正我两个也吃不完,来来来,给你一个吧。”她从袋子里拿了一盒递给周巡,惹得关宏宇瞪圆眼睛表示愤怒。“行了宏宇,体谅一下他这个单身狗,走吧,我们去吃午饭。”

关宏宇被高亚楠拉走,满脸气鼓鼓的样子。

周巡嘿嘿笑了两声,低头盯着盒子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捏在手里往面馆走。

午饭是一碗牛肉面,呼呼啦啦吃完之后周巡擦了嘴,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应该找谁去讨点乐子。他掏出手机,把高亚楠给的豆乳盒子摆在桌子上,没加滤镜,也没找什么特殊角度,啪嚓给拍了一张照片。

他点开微信,给关宏峰发了条消息:“老关,队里有小姑娘送我蛋糕,还告白了,我这是要告别单身了啊!”然后他把照片一附,美滋滋地等着回信。

可是关宏峰有可能在忙着讲课的稿件,没看见消息,周巡等了一会儿还没收到回复,撇撇嘴收起手机,拎着豆乳盒子出了门。

下午队里没什么别的事情,但是周巡被堆在案头的文件埋了个严严实实,等到他把脑袋从案卷堆里拔出来的时候,转头一看都已经到了快下班的时间。

他伸了个懒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险些扭到脖子。屏幕还是黑乎乎一片,关老师那边依旧忙到还没机会给他回消息。

周巡把手机放到一边,搭在了豆乳盒子上。事实上中午他也就是和关宏宇闹了那么一下,他不喜欢奶味儿,所以对豆乳盒子这些甜甜腻腻的东西兴致并不高。一盒豆乳盒子一下午他也就吃了不到三分之一,还喝了两口浓茶才把胸口的黏腻感给顺下去。

早知道就应该还给高亚楠,现在这样还算浪费粮食了。浪费粮食就算了,想逗的人还没逗上,真是让他有些郁闷。

周巡隐约觉得有点烦躁,站起身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了。他一路走到停车场,刚掏出钥匙,身后就有人喊了他一声。

“今天还准点下班了,难得啊。”突然出现的关宏峰冲他笑了笑。“走吧,我请你吃火锅去。”

“啊?”周巡一愣。“为什么要吃火锅啊?不对,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关宏峰说:“为了庆祝有小姑娘送你蛋糕啊。”

“你看到消息了啊!”周巡说。“我还以为你忙到没时间看手机呢!”

“确实忙,可是也看到消息了。”关宏峰说。“火锅到底吃不吃?”

“吃吃吃!”周巡说着解锁了车,做了个手势让关宏峰上车。

两个人把车从长丰支队开出去,顺着路走了不到十分钟,就找了一家看上去味道不错的火锅店。

入了坐,关宏峰低头在包里翻找着什么。周巡一边点菜一边笑话他:“怎么,你这是急着见我出门忘拿钱包了啊?”

关宏峰笑得不露痕迹:“钱包拿了,你放心。”他说着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从桌面的这边推到了周巡的手边。“这个给你。”

“什么东西?”周巡放下手里画圈圈的铅笔,拿起了盒子。就是个普通的纸盒,他晃了两下,里面有金属碰撞的响声。

“我家的钥匙。”关宏峰说。“给你一串,你可以出入自由。”

周巡愣住了:“……老关,你这是报复吧……”

“报复什么?”

周巡说:“报复我今天逗你玩儿啊?你肯定一眼就看穿我发给你信息有问题了,这是回过头来逗我玩儿呢吧?”

关宏峰笑了:“周巡,你还能知道我一眼看穿信息有问题,说明你还挺聪明的。先不说你那个歪歪扭扭的照片一看就是在支队旁边那家小面馆的桌子上拍的,哪儿有人告白这么不讲究的。再说,你一直跟我说不喜欢奶不兮兮甜甜腻腻的东西,如果真是喜欢你的小姑娘,起码应该对你的喜好有一点了解,不至于做出送蛋糕这么错误的选择。”

周巡叹气:“玩儿大了啊,老关我错了。都是小汪那兔崽子的错,非要提什么愚人节,想想也是啊,能愚到谁也愚不到你老关这儿啊。”

关宏峰笑着摇了摇头:“你是骗不了我。”

周巡把手里的盒子推了回去。

可关宏峰却按住盒子的另一边,又推到了他手边:“但是周巡,我也挺开心你能想到用这个歪点子来找我逗乐的,至少说明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一点儿关于‘有小姑娘喜欢你’这个事的反应。”

周巡“啊?”了一声。

关宏峰又重复了一边刚才说过的话:“我家的钥匙,给你一串,你可以出入自由。敢不敢收下?”

关宏峰的眼神看上去是一千个一万个的无比真诚,周巡的手按在纸盒上边,动都不敢动。

关宏峰以为他还是不相信,又补了一句:“你是知道我的,我从来都不过愚人节。”

周巡盯着纸盒看了一会儿,又盯着关宏峰看了一会儿,最后他捏住纸盒,慢慢地从桌子上拿下来塞进口袋里。

他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个字:“操。”

这个“操”字意义深远,关宏峰听得忍不住发笑,可在周巡心里却觉得,一时兴起过个愚人节还把自己稀里糊涂给赔出去,可真是要命了。



评论(27)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