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拧巴》(中)

*下一章是肉,关宏峰x周巡

*


----


关宏峰反应过来,想起那天在面馆里周巡对他说的那句“能不能回来都指不定”。关宏峰想,指不定个屁,就算掘地三尺他也得把周巡给找回来才行。

周巡执行的任务,是个假借花钱娶外国新娘为借口实质上是个跨过贩卖人口的案件。根据顾局的说法,案子到了这个阶段,本身就已经是收尾的时候了。周巡只是扮演最后买家的角色去敲定证据,照理说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危险性,可谁知道他就这么一去,接着便失联了。

关宏峰入了案情,闷头在市局呆了整整一晚上,按照自己对周巡的了解,彻底捋顺了手头纷乱复杂的线索——这个组织不仅仅贩卖境外成年女性,最近更是将魔爪伸向了未成年人。为了解救更多的受害者,周巡佯装自己不光对成年女性有需求,内地还有更特殊的广袤市场待合作。

于是周巡就这样多当了对方十天的“座上宾”,最后是在于人贩一同返回津港做“市场考察”的时候才重新与市局接上线、抓了人。

这一局的网收得说不好算不算漂亮,顾局一面骂周巡擅自行动,一面却又对他多解救出的受害者无可奈何。

案子尘埃落定,接下来便是总结大会了。

一场总结大会开了一整天,作为从案件尾巴上参与进来的关宏峰自然也参加了会议。周巡才回来的那几天忙成陀螺,他根本没机会和周巡好好聊聊。原本想着今天总算能静下来说会儿话,可令他意外的是无论是会前还是会中,周巡都像是有意躲着他。

眼看着周巡把自己当透明,憋了许久之后在会议结束时,关宏峰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关宏峰找到周巡的牧马人,刚在副驾驶门前站定,周巡就晃悠着车钥匙走了过来。

看见关宏峰正皱着眉头瞪自己,周巡也是一愣:“老关?你怎么还没走啊?”

“我找你有事。”关宏峰示意他打开车门。“上车再说。”

周巡嘀咕了一句这是谁的车啊,可还是解了锁。

关宏峰指挥着周巡一路开到了他现在住的小区,周巡把车停好,犹豫着说:“要不有啥事就在车里说得了呗?”

关宏峰摇头:“上去,我请你喝茶。”

得了,躲不过。周巡脖子一梗,想着早死早投胎,跟着关宏峰上了楼。

新家相比之前的那个屋子稍微大了那么一点,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对于单身汉而言绰绰有余了。

关宏峰把一间卧室改成了书房,周巡瞟了一眼进去,看到桌面上摊满了教案和卷宗。客厅里靠墙的位置还是打了个挺大的鱼缸,里面游着一条小胳膊那么长的金龙鱼。周巡站过去,这条鱼和谁都不理的老虎不一样,时不时的还冲他摇头摆尾。

“这就是老鼠吧?”周巡弯着腰,贴着鱼缸仔细看。“估计能长挺大,你可别再把人给吃了。”

“我要是吃了它,宏宇怕是要跟我拼命。”关宏峰端着茶杯,走过去往周巡手里塞了一杯。

周巡道了谢,继续盯着老鼠看个不停,看样子并没有什么继续交谈的欲望。

关宏峰叹了口气:“周巡,你看着我。我有话要问你。”

周巡回过头:“这么严肃干嘛?”

关宏峰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失联我们所有人都很担心?那个贩卖人口的集团很有可能不仅仅涉嫌人口犯罪,还跟东南亚地区的毒品以及枪支交易有联系,你这么闷不啃声地钻进去,就不怕出不来吗?”

周巡目光闪了闪,原先的热度迅速冷了下去:“关老师,如果你是对我重复顾局的话,我觉得咱们没什么谈下去的必要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跟顾局说了,能汇报的我下午在会上也已经汇报过了。”

关宏峰上前走了半步,逼近了周巡:“我的意思是,你永远想象不到顾局跟我说你失联的时候,我心里到底有多害怕。”

他的声音有点沙哑,像是压抑着什么情感。这种语调周巡之前从来没有听到过,他都有些受惊了。

周巡瞪他:“……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说我很担心你,很害怕你会受伤,更是无法想象如果你就这么不在了的话我该怎么办。”关宏峰抓住了周巡的右胳膊,把他圈在了自己和鱼缸中间。“周巡,下次别再做这么冒险的事情了。”

像是有小火苗在心里扑腾着,有热度,有光亮。关宏峰看着周巡,隐约觉得自己这时候总算是找到了正确的情感宣泄口,他不再是那么一个固执冷血到可怕的死理性派。

可周巡的目光却闪了闪,转头把手里的茶杯放到了一边。他沉默了一小会儿,等到再抬起头时,脸上已经挂上了关宏峰看不懂的表情。

“操,关宏峰你什么意思?你他妈过了十多年了现在再跟我说这些不清不楚的话有什么意义!”周巡的声音越来越大,情绪也慢慢激动了起来。“我陪你玩儿了十多年,忍也忍了十多年,算是够尽心尽力了吧?你不喜欢我,行,我不逼你,我他妈都认输了,放弃了,你能不能就别再来撩拨我了啊?我怎么出任务,你别管,我会不会受伤,也跟你没关系。我知道你觉得我膈应,咱俩各退一步,就让这事儿翻篇吧。”

周巡甩开关宏峰的手想要走,可关宏峰却更加用力地抓住了他的胳膊:“你上次跟我说都过去了,但实际上根本没过去,对不对?”

“是!”周巡回答得干脆,有一股子破罐子破摔的感觉。“我他妈就是到现在都还喜欢你,但是我已经有自知之明了,你就高抬贵手让我一个人好好过日子吧,行不行?”

后面几句话周巡都快吼起来了,他甩了关宏峰的手,扭头就准备往大门走。

“周巡。”关宏峰却又开了口:“我以前读过一本书,上面说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同性恋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准,那就是看他会不会对同性产生性欲。”

周巡脚步一顿,回头看他。

关宏峰朝他走过来,按着他的肩膀拽他回来重新靠在了鱼缸上:“我想过这个事情,然后我发现跟别的人不行,但是对象如果是你……”

周巡说不出话来了,关宏峰的话自然也没说完,因为他吻住了周巡。

这是关宏峰第一次接吻,紧张的感觉像是能传染,让两个人身体都已经僵硬到不知道用什么动作才好了。

周巡的后脑勺碰到了鱼缸,他一边一头雾水地同关宏峰接吻,一边心中如战鼓擂。

——这到底算是自己撞了大运还是临死前的最后一顿牢饭?


TBC

评论(38)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