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喝酒,吹牛》(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交往中设定

*其实就是小关和周巡两个人喝小酒的时候对关宏峰的一波商业吹捧,有宇楠提及

*随手写的没啥意思,当相声看吧。


----


《喝酒,吹牛》



酒是黄酒,总重三斤。

然后是醋溜花生一碟,煮毛豆一碟,以及熟蟹若干。

喝酒的人一个是关宏宇,另一个是胳膊上吊着石膏的周巡。

关宏宇手里两盏玻璃杯往茶几上一放,啪嗒一声脆响过后,他头也不抬,问道:“伤还没利索就喝酒,真不怕我哥削你了?”

坐在他旁边的是周巡,拨拉了一盏玻璃杯到自己面前,举起酒坛倒了一满杯:“我怕个蛋,你哥才不敢削我呢。”

关宏宇说:“那你到时候别卖我,虽然这酒是亚楠让我拿来的,说是要犒劳一下你这次大马路上除暴安良。”

黄酒是加了枸杞龙眼的半甜酒,色如琥珀质地醇厚。倒进玻璃杯里转了一圈,还溢出点儿蜂蜜的清香,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是好东西。

周巡举杯先抿了一口,感叹:“亚楠平常怼我厉害,可革命友谊还是很坚固啊,这么久烟酒不沾算是憋死我了。”

关宏宇看周巡,伸手敲了敲他胳膊上的石膏:“周巡,要是我哥不参加研讨会了,等会儿直接杀个回马枪怎么办?”

周巡说:“想什么呢,他可刚发了消息过来说在长春落地了,他要是不参加研讨会,主办方不得追着他从长春飞回津港。”

“我就奇了怪了,凭什么他这次出差就非得让我来看着你啊?小汪不行吗?周舒桐不行吗?我这刚老婆孩子热炕头没几天,凭什么就得来照顾你这么个伤号啊?”两口黄汤下肚,关宏宇皮痒了。“我哥也就算了,亚楠也推着我过来,还说什么关爱空巢老人。怎么着,他俩就不怕你对着我这张跟我哥一模一样的脸起点什么别的想法?”

周巡哈哈笑了两声:“滚吧你。”

周巡家的沙发不大,两个人坐刚好,三个人坐略挤。可现在关宏宇觉得有点儿挤,因为周巡打着石膏的右手杵着他肚子了。关宏宇挪了挪,心想我大度,暂时不跟你这个领了见义勇为锦旗的伤病员计较。

关宏宇没滚,剥了一颗毛豆丢进嘴里:“我其实一直挺奇怪的,我哥怎么就跟你黏黏糊糊不清不楚了。”

周巡说:“因为你哥眼光好。”

关宏宇说:“呸。”

周巡又说:“那就是因为我追得紧呗。”

关宏宇点头:“这才对。”

周巡撇撇嘴,低头喝了口酒。

关宏宇问:“可是你又看上我哥什么了呢?他除了脑子好点……”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还除了长得帅点。”

周巡呛着了,咳了两声说:“你这是在拐着弯儿夸自己帅。”

“我不帅吗?”

周巡说:“你哥帅。”

关宏宇叹气:“可是亚楠说我帅!”

周巡看了他一眼。

关宏宇说:“……那你总得有点理由喜欢我哥吧?哦不对,十五年那段可以跳过去,酸溜溜的我不爱听。”

周巡想了一会儿说:“那我跟你说点别的吧。”他给了个眼神,示意关宏宇给他拆个蟹。

“你说。”关宏宇咬着牙,恶狠狠地剥起了蟹。

周巡转了转手里的酒杯,活动了一下脖子,说:“其实也就是几年前的事情吧,我那个时候还是你哥的副手,干的都是些掏垃圾的活。有一年圣诞节,欸不对,好像是还没到圣诞节。支队刚好那个时候正在查一个涉黑的案子,差不多也到了收网的时候。晚上布好控,我跟你哥带了队去抓人,结果我撞上的那孙子原来是学过体育的,跑得贼快体力特好,最后还怼着我在小巷子里打了场搏击。”

关宏宇插嘴:“你不经常跟小杂鱼打搏击么,有什么奇怪的。”

周巡一笑:“那次还真是见鬼了,我的身手你是知道的,手起刀落处理那么几个小杂鱼眼睛都不带眨的。可那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跟那小王八蛋打完之后我也把他拷了严严实实,但等到你哥带着人过来押他的时候,你哥发现我受伤了。”

关宏宇把螃蟹掰开,继续问:“骨折啊?”

“没那么严重,可能是蹭到墙了还是怎么了,手腕上划拉了一道口子,血呼啦擦的看着吓人。”周巡喝了口黄酒,眨了眨眼睛。“你哥直接走过来一把抓着我的手就往医疗车里塞,那表情,啧啧啧……他本来就是个不苟言笑严肃认真的人,拽着我清创的时候,那个脸都快掉到地上了,吓得我都不敢说话,生怕他一个不高兴直接揍我。”

“哟嚯,你也有要脸的时候啊?”

“滚犊子。”周巡踹他,转头又继续回忆道:“后来伤口被处理完,他还摁着我不让我下车,盯着我打绷带的手看了好久,也不说话。好嘛,他是队长,是领导,他不说话,我哪敢吭声啊,俩闷葫芦弄得车里气氛尴尬,医护人员都借着下去看看有没有别的伤员为借口,溜的溜撤的撤。结果就在我都快憋不住的时候,你哥开口了。”

关宏宇问:“他问你是直是弯?”

周巡差点拿石膏胳膊砸他:“他说我的命不是我一个人的,让我省着点儿作。”

关宏宇一愣:“你特么就因为这么一句话沦陷了?”

周巡酒上头了,没吭声,只微微点了点头。

关宏宇一句“你真是个纯情少男”含在嘴边还没说出来,周巡甩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眼瞅着周巡眼睛里的光芒瞬间亮了起来,关宏宇翻了个白眼,热恋中的老家伙们看上去真欠揍啊。

周巡放了杯子,接起电话。

来电的是关宏峰,他问他:“吃了吗?”

周巡看了一眼关宏宇正拆的螃蟹,回答道:“正吃着呢。”

关宏宇呵呵一笑,自己把螃蟹啃了。周巡没忍住骂了他一声。

关宏峰笑了,鼻音还怪好听的:“宏宇来看你了?”

“啊,来了,亚楠还让他带了瓶酒过来。”周巡瞪了关宏宇一眼,起身往厨房走。“他俩怕是巴不得我这胳膊好不了。”

“别喝太多。”关宏峰嘱咐他。

“知道啦,三斤酒我得给你弟灌两斤八两下去。”周巡找了个杯子,单手倒了杯凉开水。“研讨会怎么样?”

“还算顺利,我准备后天就回来。”关宏峰像是微微叹了口气。“大后天你拆石膏,我得回来。”

一杯冷水下肚,可刚刚又喝了两口黄酒,周巡还是觉得身体有些发热:“不是得要一个礼拜吗?”

关宏峰说:“能缩短时间就尽量缩短,没什么事的。”

周巡应了一声。

“行了,你去吃东西吧,少喝点酒,让宏宇也少喝一点。”关宏峰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周巡又喊了他一声:“那啥,老关啊……”

“嗯?”

“没啥,我去啃螃蟹了。”周巡放下杯子,挂了电话。

从厨房走回客厅不过三秒钟的路程,周巡还没在沙发上坐好,关宏峰的微信就又追了过来。

他拍了一张月亮的照片,看样子应该是从酒店的窗户探出去,刚刚拍下的。他说“这边空气不错,今晚月色很美。”

周巡勾着嘴角摁了个心形的表情,后来想了一下,删了之后重新回了一句“真好看,不要太想我了。”

关宏峰回了一个“难”字。

周巡嘿嘿一笑,想着现在自己有了酒也有了肉,还有了一个板着脸给自己发肉麻消息的关老师,所谓的安稳幸福也不过如此了。


……除了……

“卧槽关宏宇你有毒啊,拢共四个螃蟹,我接个电话发个微信的功夫你一个人啃了仨?!信不信我揍你啊!”

“我吃你仨螃蟹怎么了,我还没说你一晚上闪得我眼睛都快瞎了呢!!我哥不在家都能闪成这样,这仨螃蟹就是我的应得赔偿!!”



评论(44)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