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拧巴》(上)

*有肉,关宏峰x周巡


----


周巡失联以前跟关宏峰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祝我节节高升呗”。

然后他就升没影了。

事实上那天两个人正在一起吃饭。也说不上是正式的饭局,就是周巡晚上加完班,赶着路边找了家面馆随便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刚从窗口端了面一转身,就撞见了手里拎着超市购物袋的关宏峰。

周巡一愣,关宏峰也一愣,两个人都说不出话来,只是互相看着对方。

这是他俩在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如果不是在这种桌上挂着油,灯泡边上飞着苍蝇的破面馆,这个对视简直就称得上一眼万年。

只可惜没等周巡缓过劲来,窗口里煮面的阿姨拿着勺子舀了个鸡蛋冲周巡喊:“诶诶诶,你蛋没拿,来接着你的蛋。”

周巡回过神来,端着碗又接过鸡蛋。

在窗口端着碗的周巡,站在他身后拎着购物袋的关宏峰,再加上落在周巡碗里的那颗蛋因为煮的时间有点长,直接散黄了。时间像是停止一样,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关宏峰,他把手里的袋子往小饭桌上一放,说:“好巧。”

周巡眨了眨眼睛,跟着笑了:“哟,老关,这大晚上的,你怎么也在这儿吃面啊?”他抽了双一次性筷子,用牙齿掰开。

“下班回去之后发现老鼠的粮没多少了,我出来给它买一点。”关宏峰坐到了周巡对面。

老鼠是他新养的鱼,不是肺鱼,是条金龙鱼。关宏宇送他的,叫老鼠的原因是那段时间他老哼哼唧唧唱着“老鼠老虎傻傻分不清楚”。

关宏峰落了坐,窗口里的人问他:“老样子?”他点头说老样子。

周巡挑着面条:“你常来啊?”

“嗯,早上去学校前都在这里吃早饭。”关宏峰解了围巾,放在腿上。

周巡这才想起来关宏峰为了离现在供职的警校近一点,高亚楠说他前两个月搬家了,没想到是搬到这边。

“哦。”周巡应了一声,吸溜了一口面条。关宏峰的那碗面是老板亲自端出来的,放到桌子上的时候周巡一愣,他看着碗里飘着的一大勺子牛肉,想着这可真是区别对待。

关宏峰也取了筷子,搅动了一下面条。“那个……你最近怎么样?”周巡问他。

关宏峰回答的干脆:“挺好。”

“哦,挺好就好。”周巡低了头,继续吃面。

“就是前几天宏宇来找了我,聊了一会儿。”关宏峰说。

周巡身为刑警的危险感应器警铃大作:“啥时候啊?”

“上个礼拜,亚楠说你进医院的那时候。”关宏峰看着他。“手腕差点骨折的那次。”

周巡坐直了:“这你都知道啊!”

上个礼拜他追了个黑社会小弟进巷子,打了三百个来回之后被人高马大的对手仗着体重优势一下子给撞到了墙上。他下意识手一伸,杵着墙壁的冲击力度太大,险些个骨折。

关宏峰点头:“我还知道很多事,但是只有一件事我是那天宏宇来找我的时候我才知道的。”

周巡结巴:“什、什么事?”

关宏峰看他:“先说说这段时间你为什么躲着我?”

周巡反问:“你还躲着我呢!”

“我是没准备好。”关宏峰理直气壮。

“你需要准备什么啊?”周巡脱口而出,想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不对,宏宇跟你说什么了?”

关宏峰低头,挑起两根面条,也不急着送到嘴里:“他跟我说了你当时见他讲过的那些话……十五年了,算上今年十六年了,周巡,我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喜欢我。”

周巡快要炸了,手里的筷子举起来又放下去。虽然“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都已经在嘴边晃荡了,可他看着关宏峰毫无波动的样子,反而像是被戳了针眼的气球,彻底放气了。

“啊,是啊。”周巡哑着嗓子说。“都过去了,你别放在心上。”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再加上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你情我愿。拿得起放得下才是他周队长的行事风格,眼前这块破石头十六年都没捂热,难道还指望靠着一碗面条转了性?

关宏峰看着有点犹豫,皱着眉头问他:“都过去了?”

周巡说:“嗯,都过去了。”他再低头,发现碗里的面已经有些糊,散黄的蛋表面泛着油光,看着也没什么食欲了。“那啥,我吃好了,先走一步,明天得出趟远门。”

关宏峰看着他完成了放下筷子、推碗、擦嘴、起身的系列动作,忍不住又喊了他一声:“周巡,有时间的话一起出来吃个饭吧,你也没见过老鼠,可以过来看看。”

“别别别,我这马上要出任务了,能不能回来都指不定呢。”周巡摆手。“别的不说了,老关,你就祝我节节高升呗。”

他跑了出去,关宏峰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他是蜗牛,缩进了自己的壳。

他想把周巡拔出来。

可是第二天,再加上第三天,然后是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关宏峰发出去的消息全部石沉大海。

第七天的时候他去找了顾局,顾局告诉他:“你来的正好,案子需要你。”

关宏峰因为找不到周巡心里烦躁,差一点就要做出与他正常行为完全相悖的拍案离席。

顾局喊住他,说:“周巡失联了。”

关宏峰回过头看着顾局,感到不可置信。有那么一瞬间,他耳边没有任何声音了。


TBC

评论(42)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