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讳疾忌医(2)

*关宏峰x周巡,前期周队单恋

*全系列点【这里


----

讳疾忌医


2.


周巡失恋这件事长丰支队没人知道。

准确的说,就连周巡谈对象这件事,队里也没人知道。

一方面周巡想着这是自己的私事,没什么好说的,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关系还没发展到需要互相皆入对方生活的地步,所以也就一直没告诉别人。

现在二十多天短暂的交往期一过,落了个一拍两散的下场,周巡反而庆幸自己有着先见之明,没有昭告天下自己有了女朋友。

没了前期的大张旗鼓,这时候碰了一鼻子灰,倒还落了个清静。

周巡礼拜天和女朋友吹了,周一顶着一脑袋乱蓬蓬的头毛进了办公室,刚抬头就看到沙发上坐了个人。他一愣,看了两秒钟后松了口气:“宏宇啊。”

关宏宇站起身冲他笑:“咋,把我当成我哥了?”

“你哥要来的话至少会给我发个短信,现在全队上下加家属,也就只有你敢一个人闯我的空门了。”周巡摁了一把饮水机的加热按钮,开始烧开水。“怎么了?找我有事?”

关宏宇扭了扭脖子:“我这不是送了亚楠来上班,顺道过来看看你嘛。”

周巡失笑,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打开来递给关宏宇一根。“我有什么好看的?”

关宏宇摆手拒绝:“亚楠说你昨天给我打电话,问你有啥事你又不说。我本来想着你不说就不问了,结果她今天又要我来找你问清楚到底怎么了。”

周巡把被拒绝了的烟塞进自己嘴里,点了火之后笑了:“她怎么不亲自上来关心我啊,我可是她亲队长!”

“我还是她亲老公呢。”关宏宇瞪他。“有事说事。”

周巡抽了口烟,冲关宏宇笑:“也没啥事,就是礼拜天的时候被对象给甩了,准备喊你出来喝口酒来着。”

关宏宇震惊了:“卧槽,你啥时候谈了个对象!”他顿了顿,又问道:“男的女的啊?”

周巡作势要抽他。

关宏宇躲了一下,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周巡看:“我一直以为你喜欢我哥!你怎么就背着我哥谈对象了啊!”

周巡哭笑不得,弹了弹烟灰,骂道:“你有病吧。”

关宏宇还是没反应过来,又问了一遍:“啥时候谈的啊?”

周巡说:“没多久。”他想了想,补了一句。“谈没谈多久,分也没分多久。”

关宏宇不吭声了。

周巡笑话他:“我谈个女朋友,你至于这么震惊吗?”

“还真是个女的啊?”

“你这不废话吗?”周巡觉得关宏宇的样子看着有点好笑。“你还有没事,没事滚蛋了啊。”

关宏宇想了想,问道:“我哥……知道你找对象这事儿了吗?”

“我没跟他说。”

关宏宇挠了挠头发:“行吧,你厉害。我还以为你和我哥两个人保密工作做得好,结果是你自己谁都没告诉。我走了,不管你了,你想喝酒就自己去喝吧。”

他出了门,过了半秒又探了个脑袋进来:“哦,这事儿需要我跟我哥说吗?让他来安慰安慰你。”

水烧开了,周巡边给自己泡茶边冲关宏宇说了句:“滚蛋。”

先前说的睡一觉起来又是一条好汉,对于周巡而言并不是一句空话。经过一晚上的休整,他现下的心境已经平和很多了。一方面是觉得不喜欢的话断的干净也好,另一方面是想着或许自己真没什么谈恋爱的技巧,不如就这么算了。

送走关宏宇,周巡喝了茶,坐在椅子上翻了翻桌上的文件。

没什么大案子,也没什么重要的上级指示,这两天的长丰支队就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平平淡淡,没什么起伏。

周巡想,日常生活嘛,不就是这么不急不缓地前进着吗?

他翻看了两份文件,又给周舒桐送来的报告上签了字,正准备烧第二壶水来泡茶,丢在手边的手机屏幕就亮了一下。

关宏峰给他发了条微信:听说你失恋了?

周巡捏着手机的动作一滞,骂了句“关宏宇个大嘴巴”。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回复,关宏峰又追了条信息过来。

没再提前女友,也没提关宏宇,他说:我明天要去市局做先前那个分尸案的报告,你作为侦破人之一,也一起来吧。

周巡想了两秒,直接给他回拨了个电话过去。

关宏峰正在上楼,周巡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冲他喊“关老师好”。他笑了两声,问道:“你弟跟你告密说我失恋了啊?”

“嗯,”关宏峰说。“还让我安慰安慰你。”

“怎么安慰啊关老师,打算请我吃两顿饭吗?”周巡眯着眼睛笑了,尾音不受控制的微微上扬。“或者你干脆以身相遇,抚平我内心的创伤吧。”

关宏峰那边停顿了两秒,接着说:“看你这样子是不需要我安慰了?”

周巡连忙坐直身子,像是关宏峰能看到他一样。“不不不,需要啊!咱这都多久没见面了,出来见一面呗!”

关宏峰说:“一周前我们才一起在宏宇家楼下吃了烤羊腿。”

“这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周巡乐了。“明天我去接你?”

关宏峰说了声好:“我等你。”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他准备挂断电话。

周巡又喊了他一声:“老关……”

“嗯?”

倒也没什么别的事,周巡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突然一下有了点说不清的情绪,一个没忍住就叫了他的名字。

他犹豫了一会儿,只好说:“也没啥事了,明天见。”

“好。”关宏峰说:“明天我请你吃饭。”

挂了电话,周巡突然有了灵光一闪的感觉。

前一天被甩的时候,对方说他“谈着恋爱,人在面前,心却不在”,他一直没想通这种形容到底是指的什么,而现在他知道了,这实际上还是两个人之间的沟通出了问题。

可是他真的是个很难沟通的人吗?

周巡觉得不是的,他明明对着小汪,对着周舒桐,对着关宏宇,都能清晰完整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至于关宏峰,有的时候他觉得两个人之间话都不需要全部说完就能相互间明白对方的意思。

所以这一次的分手并不是坏事,周巡想,不是有没有缘分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也不是合不合适这种极其难以判定的标准。

而是他真的没有自以为的那么在意她。



TBC

评论(11)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