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讳疾忌医(1)

*关宏峰x周巡,前期周队单恋

*没大纲,想到啥写啥,乱糟糟的


----

讳疾忌医


1.


在努力试过28天之后,周巡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一次自己还是失恋了。

分手的时候倒还是挺干净利落。礼拜天的下午,商业区的一间咖啡厅,女孩儿甩的他。

她全程没哭没闹也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只是隔着咖啡厅的桌子冲他摇头,一字一句地说:“周巡,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他应了一声,笑着问她:“哪儿不合适啊?”

女孩儿低着头没再吭声。

周巡的目光落在她面前的那杯咖啡上,脑子里突然就闪过一篇不知道在哪儿看到的文章,说是按照行为心理学来看,任何事情只要坚持做21天就会形成习惯。而他和眼前的女孩儿刨开相亲的十天不算数,确认关系之后谈了21天还多出去一个礼拜,怎么到了最后还是变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

咖啡厅里人不多,背景音乐虽说是那种放烂了的慵懒爵士,可是沙发坐着舒服,光线也不亮不暗,如果不是现在谈论的话题有些沉重,这里真算得上是让人放松身心的位置。

而现在只让人觉得口干舌燥。

女孩儿半天不吭声,周巡正想要开口告诉她没事,分手就分手吧,这叫及时止损,她便又抬起头,冲着周巡笑了。

是个十分勉强的笑容,眼角还有些泛红。她说:“周巡,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哪怕你和我谈着恋爱,人在我面前,心却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有好几次我都在想你是不是真的需要一段稳定的恋爱关系,你让我非常没有安全感。”

得了,话说到这个地步,也是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

周巡安慰了她一会儿,又潇洒地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生买单,然后帮她拎着包,最后一次行使司机的职责,把她送回了家。

从女孩儿家小区出来的时候时间还早,难得的队里也没什么案子需要他亲自上场。周巡开着他那辆牧马人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地走了一段距离,绕了四个红绿灯之后突然觉得嘴巴发干,想要找个人聊聊。

他靠边停车给小汪打了个电话,小汪接电话速度挺快,可背景音太杂他讲话声音又小,周巡吼了两三遍之后才意识到丫正在电影院看那种钢筋水泥满天飞的电影。

周巡靠着方向盘,问了一圈,小汪压着声音回答的都是队里没事,法医组今天也没尸体,礼拜五的时候结案报告就写完了,这个周末是中奖了一样的完全不需要工作的真周末。他说:“师父,您收了神通吧,让我好好跟茜儿看个电影成吗?”

周巡挂了电话,骂了声艹。

顿了两秒钟之后他又拨通了关宏宇的电话。结案之后他和关宏宇关系莫名其妙变好了不少,有的时候还能在下班之后约着出来撸个串儿。接电话的是高亚楠,告诉他关宏宇正带着饕餮在广场上坐摇摇车呢,没空搭理他。

周巡被高亚楠怼了两句,虽说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但先前结郁在胸的不知名的情绪却也消散了不少。

行吧,全世界都和和美美的,只有他一个人没人疼没人爱只有一帮损友伤口撒盐。不就是失个恋吗,有什么大不了呢,明天再一睁眼又是一条好汉。

周巡勾勾嘴角笑了,发动了车子继续往前开。

没什么方向,也没什么目的地,沿着主干道开了十来分钟,他突然想到了刚才女孩儿说的那些话。

周巡觉得她说的对,自己保不齐真没做好准备来正儿八经地谈一场恋爱。感情这种东西,其实就是个死循环。得到一轮,失落一轮,满足一轮,要是都能在同一个人身上走一圈,那才称得上真正的圆满。可周巡觉得无论是哪一轮,都轮不上自己。

他正想着,一抬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开到了警校的大门口。

周巡微微一愣,找了个路边的车位停稳车子,趴在方向盘上盯着校门看了一会儿。

他知道这个时候关宏峰应该还在学校里边,这个长丰支队前任队长和自己一样是孤家寡人,聘用回学校之后的习惯就是周末也泡在办公室里整理教案和演讲的文稿。

周巡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身边的人。小汪拐了赵茜去看电影,赵馨诚远在天边救不了近火,关宏宇在家带娃,唯一能让他这个失恋的人抱着大哭一顿的可能也就剩下关宏峰一个人了。

可周巡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打转了方向盘,开着车子回了家。

晚上给自己煮面,从锅里冒出来的热气糊了脸,周巡被熏得眼睛疼。

迷迷糊糊间他想到,也许真被说中了,自己确实就是个对情感没什么需求的怪人。


TBC

评论(21)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