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自作多情的三个步骤》(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时间线我瞎掰的。

*是个糖。


-----------

《自作多情的三个步骤》




1.


第一个对关宏峰说“我觉得周巡对你有点意思”的人是关宏宇。

213案发没多久,关宏峰的世界被拉扯成黑白两个截然不同的极端,除了弄清所有真相以外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考虑别的事情。

所以当他听见关宏宇这么说时,第一反应就是反问他:“你脑子没毛病吧?”

这段对话发生的时候他正在镜子前面帮关宏宇剪头发。

剪刀咔嚓响了两声,几缕头发轻飘飘地落在关宏宇的肩头。关宏宇伸手掸了两下,笑了:“行呗,那我就当周巡是在自作多情了。”

他冲着镜子里的哥哥撇嘴,缓了两秒又补上一句:“就是这自作多情的样子看着挺傻的。”

关宏峰放下剪刀,说:“剪完了。”

“啊?”关宏宇回过头,看着他。“你这是什么反应啊?”

关宏峰不说话,收拾了东西走出洗手间。

他确实是没什么好说的。

事实上周巡的“自作多情”关宏峰也是知道的。

早在一切都没失控之前,周巡对他的态度就已经不一样了。

在不少人看来,周巡就像是一匹目露凶光时刻亢奋的狼,是一团随时会爆发的火,炸裂之后的杀伤力惊人。可在关宏峰心中,他却始终都是归顺后的模样,只要叫一声他的名字,哪怕前一秒周巡的脸上还挂着骇人的怒气,后一秒却会笑着快步走到关宏峰的身边。

关宏峰不是傻子,他自然能察觉到这样强烈的特殊对待。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知识渊博的关宏峰知道很多事。

他知道犯罪现场每一处痕迹是如何出现,他知道怎样最快锁定嫌疑人,他知道每一场审讯的突破口在什么地方,他也知道以什么方式最快结束战斗。

可是他不知道怎样回应他人给予的情感。

——各种情感。


2.


第二个让关宏峰心里感觉不太对劲的人是周舒桐。

那已经是所有事情都尘埃落定之后了,关宏峰觉得身边的一切都走上了正轨。他刚刚成为警校正式编制的讲师,弟弟关宏峰和高亚楠结了婚,就连关饕餮都平安成长到了满地跑的年纪。整个世界似乎都恢复成了应该有的样子,平静,祥和。

除了他不再需要经常出现在长丰支队以及周巡不再联系他以外,与之前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他在学校上着课,下班回家之后一个人吃饭看电视准备教案,周末的时候偶尔会去看望关宏宇一家,日子过得毫无波澜。

关宏峰想,没有案件,没有现场,没有周巡,这样的生活或许才是他想要的。

再然后他就遇见了周舒桐。

小姑娘是陪着市局里的几个领导来警校参加研讨会的,在会议室门前走廊撞见关宏峰的时候还微微愣了一下,缓了两秒钟才轻轻喊了他一声:“关老师……”

关宏峰勾了勾嘴角:“支队就来了你一个人?”

周舒桐点头:“周队有案子,来不了。”

关宏峰张了张嘴,说道:“……我问的不是他。”

周舒桐“哦”了一声,解释了起来:“您很久没来队里了,我以为您这么久没见他,会想问问他的近况呢。”

关宏峰想了一会儿,说:“那他怎么样了?”

小姑娘乐了,摇头晃脑地说:“我就知道关老师您还是关心咱们周队的,他啊,过不了几天就要出去进行干部学习了。”

“干部学习?”关宏峰笑着感叹道。“他要升职了?好事啊。”

周舒桐点头:“嗯,听说是要调去别的市局当副局长了,估计也就这两天下文件了。”

关宏峰一听,笑不出来了。“别的市?”

“对啊。”周舒桐说。“关老师你很久没来队里,我也不知道高法医有没有跟你聊过这个经过。先前顾局来找周队谈了离开长丰支队的事情,他本来一直都不同意的,但是昨天还是前天他接了个电话,口风一下就变了。”

关宏峰摇头:“亚楠没跟我说过这事。”

周舒桐这才觉得自己是不是暴露了什么秘密,吐了吐舌头:“……那可能周队他们有自己的安排吧……”

她说完,又和关宏峰聊了两句别的,会议室里出来了个人喊着开会,她便冲着关宏峰挥了挥手,跑开了。

关宏峰看着周舒桐跑进会议室的背影,心里想着的却是她刚刚说过的话。

周巡闷不啃声的就这么要离开津港,离开长丰支队了。


3.


第三个让关宏峰明白“自作多情”是什么意思的,是他自己。

在和周舒桐碰面的当天晚上,他就给高亚楠打了电话。高亚楠倒是干脆,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周巡要走,并且不让别人告诉他。

关宏峰问她原因,高亚楠在电话那边笑了:“还能有什么原因?石头捂得热,冰能捂得热吗?”

关宏峰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只是觉得心口堵了一团火,烧得难受。

第二天他就接到了顾局直接打来的电话,让他这周就回到长丰支队重新接任队长的职务。顾局说:“你来,周巡才好放心走,这是他的条件。具体的事情和你的决定咱们见面聊吧。”

关宏峰挂了电话,和学校告了假,打了车就往市局走。

坐下来和顾局面对面聊了之后他才知道很多事。

比如周巡是真的不想要这个所谓的升职,甚至拿了关宏峰归队当条件要挟市局;比如一年前周巡在看守所里对着关宏宇的那段似真似假的“告白”除了他关宏峰本人以外,其他人都知道了;再比如破案之后周巡不再见他,理由居然是极其幼稚的“剖析心路历程都能表错对象,太跌份儿了。”

他和顾局聊了很多,大部分都是和周巡有关。那些这么多年摁在心里的情绪在言语之间一点点向上冒,关宏峰对着顾局说完自己的决定后,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而等到关宏峰走出市局办公大楼的时候,远远地便看到许久未见的周巡刚停好了车,嘴里叼着烟屁股走了过来。

津港的冬天带点湿冷,围绕在周巡面前白色的一团,分不清到底是烟还是他呼吸出的热气。

关宏峰迎着走了过去,周巡也看到了他。

“老关?你怎么也在这儿?”周巡的脚步一顿,随后又恢复了正常。“哦,来办手续的吧?嘿嘿,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支队不管的,好兄弟好兄弟。”

关宏峰看着他:“我跟顾局聊了聊。”

周巡目光一闪,举着手里的文件袋笑了:“好事啊,顾局还天天念叨你呢,这下好了,你可算回来了。不多说了,我也去办点手续,先走一步了。有机会请你吃饭啊!”他说着,错开关宏峰的身子,继续迈开了步子。

关宏峰转过身,喊了他的名字:“周巡,为什么要走?”

周巡笑着回过头:“你回来了啊,我当然得让贤了。”

关宏峰定定地看着他:“说实话。”

脸上的笑挂不住了,周巡别过脑袋不再看关宏峰:“哥们儿等不起了,奔你奔不上了,我就奔着升官发财去吧。”他挥了挥手,快步走进了市局的办公大楼。

关宏峰站在原地,看着周巡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周巡瘦了,精神头看着也不是特别好,身上的烟味更重了一些,就连那头卷毛看上去都耷拉着没什么活力。

关宏峰想了一会儿,慢慢向着周巡的那辆牧马人走了过去。

他想起早先关宏宇说过的话,他说周巡自作多情的样子看上去挺傻的。

不知道等会周巡回来看到他等在车子旁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关宏峰心想,自己现在这样会不会也是自作多情了。


快下雪了。

关宏峰靠在车门旁边抬头看了看天,鼻尖都因为空气的寒冷有些微微发痛。

他等了没一会儿,周巡的电话就急慌慌地打了过来。

“关宏峰你神经病吧!什么叫我调哪儿你跟到哪儿?啊!你都跟顾局说了些什么王八蛋话,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周巡像是正在下楼,说话的声音有点喘。

关宏峰勾着嘴角笑了:“支队顾问,或者副局的秘书,我就听你安排了。”

周巡骂道:“操,你这个疯子!”狠狠地挂上了电话。

不到一分钟过后,关宏峰张开了双手,紧紧抱住了向他跑过来的眼角有些发红的周巡。



评论(36)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