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这个lof里的内容请不要转载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Break down》(上)

关宏峰x周巡。

轻微暴力预警,有少量流血表现。

……一个PWP,不要太当真。

灵感来源是这个 关键词:痛觉减弱,项圈,背部伤痕。


-----------------


《Break down》


(上)


周巡差点死掉的那次是因为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后脖子。

手术室里呆了将近八个小时,转到ICU又住了小一礼拜,等到能从普通病房跑路的时候,周巡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快要发霉了。

一边收拾着出院的东西,周巡一边活动活动手脚。四肢百骸的感觉尚存,可就是伤口的疼痛不怎么明显。周巡以为这是自己恢复能力惊人,可还没等他拍着大腿炫耀自己将近四十岁的身体还跟小年轻没两样,在他病床前守了一个多月的关宏峰就虎这个脸说:你那不是恢复能力好,你是神经受损了。

那被取走的颗子弹留下了唯一的后遗症,就是让周巡对疼痛不再像正常人那么敏感了。

周巡听完关宏峰解释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名词,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等到再抬头的时候,脸上就又挂着他那副玩世不恭的笑容:“感觉不到疼,那不是挺好的吗?我不怕疼了啊,挨枪子也无所谓了。”

关宏峰眉头一皱,干脆把人从医院直接领回了自己家里。

美其名曰:强制看护。

周巡进门的时候还撇着个嘴不太乐意,可等到关宏峰端着两盘菜放到桌子上喊他吃饭的时候,他也不客气,干脆地坐下举起了筷子。

击中周巡后脖子的那颗子弹带来的伤痕面积很大,从他右耳根下面开始一直蔓延到左肩的斜方肌上。从正面看过去都能看见红通通的一片,模样有点吓人。

周巡低着脑袋往嘴里扒拉饭,住院期间被他誓死捍卫住的留海耷拉下来,在眼前晃悠着。关宏峰盯着他的发旋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说:“痛觉减弱很严重,你别不当回事。”

周巡支支吾吾地应了一声。

关宏峰夹了一筷子牛肉送到他碗里:“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不穿防弹衣往前冲,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周巡抬头看他:“要不要这么严格啊关老师。”

关宏峰点头:“对你不严格点不行,记吃不记打。”

“我哪不记打了,这次不是情况危急嘛。”周巡把牛肉丢进嘴里,鼓着腮帮子嚼了两下。“我要是晚点冲进去,那王八蛋就对着人质开枪了。就多那么半秒的工夫,谁还有时间穿防弹衣啊。再说了,这子弹是打我脖子上的,那防弹衣就是个背心,穿上了也没用。”

周巡耸了耸肩膀,眼神里充满了无所谓。

关宏峰却眯起了眼睛:“你知道你不要命往现场冲的样子像什么吗?”

“像什么?”

关宏峰说:“像一条发疯了的狼狗。”

周巡急了:“关宏峰,你骂人。”

关宏峰悠悠然地拨拉了一下碗里的饭:“我真该拿个项圈把你拴住,就拴在裤腰带上,哪儿都不能去。”

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冷冷淡淡的样子,可显然,他在生气。

周巡那颗原本还想抬杠的心左右权衡了一下,决定暂时偃旗息鼓。毕竟自己是个才从医院出来的半个伤病员,脖子上还趴着个致命伤。虽说关宏峰是个思想的巨人,打架的棒槌,可依照现在的状态,要是真急起来,说不定还真打不过他。

周巡不再出声,安静地低头继续扒饭。

夜里洗澡也是关宏峰帮忙,周巡挥舞着双手表示自己不是残障人士,可关宏峰却说脖子上的伤口位置不好,容易拉扯到。

周巡站在花洒下边捂着下半身挣扎,可没过两下,就被关宏峰冷冰冰的眼神击败了。温热的水加上关宏峰手掌上的力度,让周巡慢慢顺了毛。

打湿的头发也被关宏峰一点点擦干,周巡靠着沙发背,一边享受着关老师按摩头皮的感觉,一边打起了哈欠。

等到头发吹干,关宏峰收起了吹风机,又端了杯水递给他:“累了?”

周巡点头。

关宏峰勾着嘴角笑了:“累了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挺乖的。”

“啊?”周巡没听清。

关宏峰又补了一刀:“跟宏宇邻居家养的大金毛有点像。”

“我靠!”周巡不乐意了,握着杯子的手转了几转:“你怎么说来说去都把我当狗啊,是不是真打算给我弄个链子拴着?”

关宏峰斜眼看他:“你不乐意?”

周巡梗着脖子:“有本事你就来!”

关宏峰原本还在笑,可就在目光落到周巡伤口上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咯噔了一下。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摸了摸周巡的脖子:“疼吗?”

“不疼……”周巡摇头。“我不是都感觉不到疼了么。”

关宏峰摊开手掌,覆在了那成片的伤痕上:“你会好起来的。”

周巡躲不开他的手,低头喝了口杯子里的水。

他确实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但是从伤口上传来的热度却很明显,那是关宏峰手掌的热度。

对他这么温和的关宏峰有点少见,周巡想,要是自己的痛觉永远不恢复,是不是关宏峰永远都会对他这么好呢?

周巡不敢想以后,但至少现在,关宏峰眼里的担忧和心疼不是假的。


关宏峰多少还是对他很好……

——个屁啊!!!

前一天被关宏峰感动到差点以身相许的周巡,第二天晚上回家后看见关宏峰真拿了条项圈站在客厅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操起耷拉在胳膊上的皮衣外套朝着人面门砸了过去。


TBC





我知道一个PWP还分上下不厚道,但是我今晚约了教练要去甩肉了!

要是我今晚没有回来更新下半部分,那就明晚再更!

给大家比个小心心!!

评论(29)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