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区别对待(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狗O私。

为了尬甜写的短文。真·尬甜。


-------------


《区别对待》



关宏峰和周巡两个人正式凑在一起之后,说来也怪,过的第一个节日是教师节。

手头没什么大案,队里人心眼瞅着就有些散漫。周巡捏着个文件夹,站在办公室门口扯着个嗓子吼:“手头的文字工作都做完了吗?卷宗都过一遍了吗?该走访的地方都走访了吗?睡睡睡,一个个只想着睡,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给自己找点事做别对不起拿到手的那么点工资行不行!”

小汪趴在桌子上委屈兮兮:“师父,今天教师节,我恳请身为我老师的您好好休息一下,行不?”

周巡瞪眼:“教师节是你们关队过的,不是我过的。不行!干活干活,都动起来。”

办公室里一片哀嚎,纷纷表示应该把关宏峰从警校老师的光荣岗位上重新挖回来当队长。

周巡心满意足,一扭头,看见关宏峰拎着个纸袋子从走廊另一头走了过来。

周巡踮个脚迎了上去,胳膊一伸就耷拉住关宏峰的肩膀,笑嘻嘻地问:“关老师怎么今天有时间过来队里了?教师节不正好让你们人民教师在校园里感受一下人民群众爱戴吗?”

关宏峰手里的纸袋是个面包店的纸袋,他转手一塞,摁进周巡怀里:“我今天没课,顾局刚给我打电话说有个案子需要我过来看看,我就过来了。”他说着推了一把周巡的后背。“你早上出门走得急,喊了你两声让你把桌子上的面包带着,你非要装听不到。”

“你不是买的什么戚风蛋糕吗,那玩意儿软乎乎的,不好吃。哦对,还有盒全脂奶,我这好不容易减下去的体脂,再喝两口又得全长起来了。”

关宏峰说:“我这是让你多补点钙。”

周巡应了一声,低头拨拉两下纸袋,跟着关宏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周巡把自己扔进椅子里,一手拿着戚风蛋糕,一手举着全脂牛奶,晃悠着两只腿冲着关宏峰笑:“哦对了,你不也算是我的半个师父么,今天这么个日子我是不是得代表关老师的一众学生,给您过个节啊?”

他拆开戚风蛋糕的包装盒,甜甜腻腻的气味涌了上来,惹得他皱了皱眉头。关宏峰见了,咳了两声示意他别挣扎了,该吃吃该喝喝。

等到周巡吸溜了一口牛奶,正准备把蛋糕往嘴里送,办公室的门就被人小心翼翼地叩响了。

周巡喊了声“进来”,门把手一拧,周舒桐探进了半个身子。

“呀,关老师也在啊。”她没想到会看到关宏峰,楞了一下。

关宏峰冲她笑了笑:“你找周队有事?那我先出去了。”

“啊,不用不用,本来就是有点东西想送给您来着。”小姑娘连连摆手,被她拎着的白色塑料袋哗哗作响。

周巡一听不乐意了,放下手里的蛋糕牛奶开始嚷嚷:“怎么,现在给老关送东西还得让我转交了啊?”

周舒桐把手里的袋子放在了桌子上:“这不是现在关老师来队里机会少了嘛,再说了,我也给周队准备了东西的。”她说着,从袋子里往外拿东西。

两个颈枕,一个灰色的一个白色的,闻着有点草药的香气。还有一瓶薰衣草精油,看上去挺精致的样子。

周巡来了精神,站起来伸手拿了一个颈枕把玩了起来:“这是什么?”

周舒桐说:“安神的颈枕,周队和关老师,你们两个人经常要出差,带着这个东西在路上还能好好休息一下。”她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这是我给关老师的教师节礼物。”

关宏峰笑着看了看周巡,点了一下脑袋:“谢谢你,不过我也不能算得上你真正的师父,以后别破费了。”

周舒桐说了声好,指着放在颈枕旁边的精油说:“这个精油是我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精神不好的时候可以用用,泡澡香薰都可以的。”她挠了挠头发。“我东西也送到啦,那就先走了。”

她转身走出办公室,还贴心地带上了门。

关宏峰回过头,看到周巡还低头研究着手里的颈枕。他笑了笑,走到周巡旁边靠着办公桌看着他。“别看了,赶紧把早饭吃了。”

周巡一撇嘴,手里的颈枕被扔到桌子上:“行啊老关,敢情你不在学校呆着,就是为了到队里来接受徒弟们的反哺之情啊?”

“小周不算我的徒弟。”

“哟,这都叫上关老师了还不是你徒弟啊。您这开枝散叶的技术挺好的,有时间了教教我呗。”周巡拿起牛奶盒,叼住吸管喝了一口。他眼角带笑,有些揶揄地上下打量了关宏峰一番。

这种调戏和挑衅皆有的眼神关宏峰私底下见过很多次了,可每次看到了越发觉得有意思。

他点了点头,故作认真地说道:“也是,你也算我徒弟,小周也算我徒弟,你们俩不就算是师兄妹了吗?”

周巡一口奶呛住了,捂着嘴巴咳嗽了两声。

关宏峰凑过去拍拍他的背,帮着他顺过气来。“行了,不逗你了。我啊,确实是徒弟不少,可真能放在心上的也没几个。”他把周巡给捋顺了气,又抬手抹掉了他挂在小胡子上的奶渍。“尤其是放在心上又捧在手里的,也就只有你这么一个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呛狠了,周巡的耳朵根都开始红了起来。他眼神有点漂移,随后推开关宏峰还摸着自己脸的手:“关队,不厚道啊,你刚还说我跟小周是师兄妹,转头就又开始区别对待了啊?”

关宏峰说了声“嗯,应该的。”

周巡眨了眨眼,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最后抬起头冲着关宏峰笑了:“不过你这区别对待挺好的,我喜欢。”

他仰着脑袋,下巴上的奶渍还没完全擦干净,从关宏峰的角度看过去有种说不出的傻乎乎的感觉。

关宏峰叹了口气,还没想明白刚刚周舒桐出去带上的门到底锁没锁,身体就先一步行动了。

他收到了教师节的第二份礼物:一个来自学生周巡的,湿漉漉的,下巴还被小胡子摩擦着的,带着奶香的吻。

关宏峰觉得这是他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小剧场


周巡:老关你给我的是全脂奶。

关宏峰:怎么了?

周巡:你亲我的时候肯定也舔到奶了。

关宏峰:……有问题吗?

周巡:我的老关啊!还‘有问题吗?’这问题还小吗!全脂奶啊,全脂!你可真一点儿脂肪都不能碰了!你现在有多重你知道吗!减减肥吧!

关宏峰:……(就很气了)







完!

评论(22)
热度(200)
  1. 菊月甜甜茶三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