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金陵猫》(章二·2)

评书体。

部分设定沿用了我的旧文《化形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这个页面】看一看。

全系列点【这里


--------------------

章二·徐徐


2.


鬼市中楼宇形状怪异,在月色的映照下影影绰绰,有种说不出的诡秘感。

那引路的掮客到了这时候也不在多话,带着蔺靖二人沿着一出木梯子走进了这群黑乎乎的建筑之中。

起先还在楼外,尚不能看个通透。此时入了楼,萧景琰才发现这鳞次栉比的楼群里充满了大大小小的房间,来往交易的人也有不少。

掮客走在最前边,中间是蔺晨,萧景琰黑布遮面跟在最后,不知道这弯弯曲曲的木梯子会拐到什么地方去。

都说这一天之中的子时是阴气最为浓重的时候,而亥时和子时相交的时段更是能感受到鬼门大开的凉意。自从在下营桥上了船,一直走到这个地方,萧景琰不确定时间已经过了多久,只是掐指一算,估摸着亥时也过了大半。

三个人在木梯子和栈道上转悠了好一会儿,眼前的突然出现了一间门洞奇怪的屋子。这间屋子看着像是泥巴糊出来的,没有窗子,只留了一个方不方圆不圆、仅能走过一个人的门洞。门内一眼看过去黑乎乎的,有男男女女的笑声传出来,听着里边还挺热闹。

掮客停了脚步,向蔺晨伸出手。蔺晨应了一声,从袖子里取了个金灿灿的玩意儿放到了他的手心里。

萧景琰定睛一看,发现是个黄金做的小貔貅,看着也是个有点年头的物件。

掮客收了金貔貅,冲着那门里喊了一声:“丝客人到——”

门内男女调笑声戛然而止,接着吱呀一声,那形状奇怪的大门开了条缝,里边有人说了句:“进来吧。”

掮客拱手作揖道:“二位进去便是,我在外边候着。”

蔺晨便拉了萧景琰的手,推开门走了进去。可进了屋子后,两人皆是一愣。

这间屋子不大,没有什么别的房间。冲着正门的放了一个矮几,上边零零散散摊着些珠宝首饰和书籍杂物。可被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围在中间的是三座灯台,灯芯浸在油里,从左至右,光色不一。一盏红,一盏黄,另一盏则是青色。

矮几后边卧躺着个人,这间屋里除了蔺晨和萧景琰外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人。拢共三个人的屋子,没有别的房间也没有别的人,那么方才在门外听到的那些莺歌燕语又是从何而来?简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眼见蔺靖二人有些微微发愣,那卧躺着的人倒是先开了口:“我这儿有点乱,二位贵客随便坐便是。”

这话一出口,语气百转千回又娇媚丛生,萧景琰才听出来这人是个女人。

那人说着,从卧榻上坐了起来,微微俯身向前,将半个身子撑在了矮几上。有了那三盏灯,她的样貌倒是能看个清楚了。

萧景琰是个皇帝,见过的女人不少,漂亮的女人更是数不清。他并不是个耽于美色的人,可眼前的这个女人却比他见过的所有女人都要好看数倍。她肤白胜雪,一双美目含情,点了唇的嘴角也挂着笑,黑色的长发随意地散落在肩头,撑着矮几的手臂盈盈一握,指尖修长又圆润。

萧景琰不由得有些发愣,直到蔺晨拽了拽他的衣袖才回过神来,也跟着坐在了软垫上。

那女人呵呵一笑,说道:“你们叫我徐徐就可以了,这趟来是想知道什么事,直接问便是。”

蔺晨掏了掏口袋,将先前给萧景琰看过的那个水滴形瓷瓶拿了出来,递给了徐徐:“这瓷瓶的来历,你知道吗?”

徐徐接过瓶子,就着那盏红色的灯火看了看,又送到鼻子下边嗅了两下,最后点头说:“这是文都公做的瓶子,吸魂用的,可是好东西呢。”

萧景琰一听,有些坐不住了:“吸魂?什么叫吸魂?”

徐徐道:“自古以来有不少东西想要修行成仙,可这仙哪是这么容易修成的,熬不住的话,自然得需要些许外力来助其修行了。这文都公的宝贝,可不就是为了给那些精不精怪不怪的东西收集你们人类精魄,熬成丹丸增加修为嘛。”

蔺晨皱了眉头,问道:“这东西到底怎么用?”

徐徐把玩着小瓷瓶,说道:“阳间的小孩子,未满八岁前都是魂魄未定。那些精怪化形引儿郎,拐带着稚童到阴气重的地方,只拿这瓶口点点前额,这三魂七魄就定能被取走一二。”

道家谓人有三魂七魄,三魂指的是胎光、爽灵、幽精,七魄则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三魂对应天、地、命,七魄对应的是七情六欲。故而被邪崇盗了魂魄的人,无论男女老幼,如若不是身体出现问题,则是精神上疯疯癫癫,情绪也不再完满了。

萧景琰心下一动,问道:“文都公又是什么人?这等危险的东西岂能说做就做?”

徐徐笑了,也不知道是笑萧景琰还是什么别的:“文都公是个匠人,在你们日头晒着的地界上做的可都是普普通通的瓷器,也就到了咱们这儿,才能花点心思做出些好东西。这小瓷瓶他前前后后也就做了三个,头两个一个给碎在了辽国,一个给南山的仙婆婆陪了葬,这剩下最后一个,也就落在你们手里了。”

萧景琰又问:“这文都公尚在人世?”

徐徐说:“死了,早死了。百年前就是为了护着在辽国的那个小瓷瓶,给人用野马踏死了。”

蔺晨接过话头,说道:“这第三只瓷瓶我是前几个月才拿到手里,金陵城最近出现了引儿郎,跟这东西有点关系。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线索可以指点一二。”

徐徐一听,低头又仔细看了看那小瓷瓶,待把它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之后,她才抬头说道:“应该是只山猫,修行时间不长不短,可又不肯安心修炼。既然这瓶子已经在你们手里,那山猫还在继续化作引儿郎,怕是它手中还有其他的东西可用。”

蔺晨皱眉,正准备再问些什么,可先前还好好说着话的徐徐却刹那间变了脸,扒拉着矮几向着萧景琰爬了过来。

两人皆是一惊,站起身子向后退了半步。

直到徐徐半个身子过了桌面,他们才明白为何她从一进屋开始,一直都是卧躺或者双手撑着桌面的姿态。只见她上身还是绝色美人的姿态,可下身软绵绵的根本站不起来,双腿间像是连着层膜,还裹着鳞片似的东西,看着像是条巨蟒,可又有那么点不太一样。

徐徐伸手想要抓住萧景琰的裤脚,嘴里不断地大声说道:“这不是人间的帝王吗,身上总归是有不少龙气的,你分我一点,分我一点!”

她一边说着,一边张开了嘴。

也就那么一瞬间,原先挂着的美人皮相眨眼间消失不见,她的眼球外凸,从鼻尖到下颚都变了形,额头上也冒出了两只角,喉咙间柔弱无骨风情万种的语调也变成了风箱一般的鸣叫声。

蔺晨抓住萧景琰的胳膊,说道:“不好,这是条废蛟,快跑!”立刻转身向门外跑去。

可徐徐一挥手,那扇圆不圆方不方的门便像是被人焊死了一般,竟是再也打不开了。



-未完待续-






说好了周末更一发,我这就来更了!

终于能名正言顺的捞本啦!!

都是 @76号墨镜厂工作室 出品的好东西,希望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亲爱的陌生人》, 《灯火入眉弯》, 《白蟒传》, 《越人歌》(插画笔记本)

祝大家双十一剁手愉快!(已经过了

评论(2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