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这个lof里的内容请不要转载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井底的四个季节》(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有小关周好朋友设定,段子合集

*大关单箭头周队,时间线我瞎掰的,OOC在我


-----------


《井底的四个季节》



2002年·春


仗着自己年轻,周巡在立春的当天就换上了薄薄的单层衬衣,于是毫不意外地成为了长丰支队换季感冒第一人。

关宏峰坐在输液室里陪着他削苹果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笑,细长的苹果皮没有断,顺着刀尖儿一路落到垃圾桶里。

周巡吸溜着鼻涕,看了看吊瓶,又看了看关宏峰,最后叹了口气说:“我也没觉着多冷啊,怎么就比高亚楠还倒得快呢?”

关宏峰削断了最后一节苹果皮:“亚楠还知道穿毛衣,你知道穿什么?”他低着头,左右在苹果上各斜切了一刀,切下了细长的一牙果肉。“还好你这感冒还没传染给太多人,不然我一时半会儿手上还没别的人能用了。”刀尖插在了果肉上,关宏峰挑起切好的苹果,晃了两下。

周巡看了一眼,张开了嘴。

关宏峰摇了摇头,把切好的苹果塞进了自己嘴里。

“欺负人啊!”周巡嚷嚷了起来。“有你这么照顾病号的吗,关老师……唔。”

没等他说完,关宏峰手里的另一块苹果就递了过去。周巡被堵上了嘴巴,呜咽了两声之后便又挂上了笑,心满意足地享受起关队亲自投喂的福利。

关宏峰坐在一边,安静地和周巡分食了一整个不算小的苹果。舌尖触及到的味道有点微微发酸,可更多的却是清甜。

他转过头看了看因为感冒而显得有些脸色苍白的周巡,两颊正因为塞满了苹果而嘟嘟囔囔的。

关宏峰想,既然是同样的一个苹果,哪怕切成了无数不同的小块儿,味道也一定是没有区别的。

周巡的味道和他是一样的。



2008年·夏


关宏宇往家里扛了一台二手游戏机,是一台年初就被官方宣布本国停产的60GB的PS3。他把这一套机子手脚并用扛回家没两天,周巡就拎着两盒游戏登了门。

开门的是关宏峰,像是没想过会在家门口碰到周巡一样,他有一些微微发愣。

“哟,关老师,您在家呢!”周巡和他打了招呼,视线越过他的肩头往后看,对上了关宏宇的目光。“哎,我给你找来东西了,一起玩玩呗。”

关宏峰听见自己弟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接着肩头一重,关宏宇攀着他的后背挤开了点位置冲着周巡笑:“进来进来,我这刚装好,就等你了。”

周巡也不客气,跟着关宏宇进了门。

关宏峰站在玄关呆了一会儿,等到他锁好门走到客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关宏宇和周巡两个人盘腿坐在地上捣鼓着PS3和游戏光盘的场景。

这一天的天气有些古怪,是快要下雨却又下不下来的闷热。周巡穿了个浅灰色的短袖T恤,背后被汗水沾湿的痕迹,仔细看下来,居然是个有些扭曲的心形,就像是一对翅膀。

关宏峰走过去,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度。

关宏宇一头雾水:“啊?不热啊?”

关宏峰冲着周巡点了点头:“你这一身汗进门,屋里太凉快的话容易着凉。”

周巡手里还捏着GTA4的包装盒,仰着脑袋冲他笑了。微卷的刘海在眼前扫了两下,被他拨拉到了一边:“还是关老师最贴心了。”


2012年·秋


事实上无论是关宏峰还是周巡,对于现代诗这种东西,都是不那么熟悉的。

所以当周巡在走廊上狂笑着勾住关宏峰的肩膀,把关宏宇发来的短信给他看的时候,关宏峰第一反应是“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等到他看清短信内容,接下来便是皱着眉头反问道:“你觉得我会写诗?”

周巡笑得鼻涕泡都快出来了,又开口念了一遍关宏宇的短信:“我觉得我得给亚楠写首诗,你觉得写成什么风格的会比较吸引人?”

周巡的笑意带着颤抖,顺着他的胳膊传递到了关宏峰的心尖。

等到周巡笑够了,这才回答道:“我和他关系不就和我跟关老师你一样嘛,好兄弟啊!”他冲着关宏峰眨眼。“关老师,你弟弟这追妹技巧有点太迂回了,谁知道现在姑娘还喜不喜欢诗啊?”

关宏峰问:“那你呢?”

“啊?”

“你喜欢诗吗?”

周巡放下胳膊,想了一会儿,摇摇头:“酸溜溜的看不懂,不大喜欢。”他正说着,迎面碰上了刚报到不到三天,正准备下班走人的伍玲玲。

小姑娘刚警校毕业没多久,脸上还带着些许稚气。见了师父和师兄,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

周巡看了一眼关宏峰,转过头去问伍玲玲:“问问你,你们小姑娘现在还喜欢诗歌吗?”

伍玲玲点头:“喜欢啊,我还买过好几本诗集呢。”

周巡眼睛亮了:“给咱关队借两本看看呗!”

伍玲玲一愣:“关老师也看诗啊?”

关宏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多学习学习,总归是好的。”

伍玲玲笑了:“行,那我明天就给你带两本来!”

目送着小姑娘离开,周巡掏出手机给关宏宇回了条短信。

关宏峰瞟了一眼回信内容,忍不住笑了。

周巡回复说:本来我还想说让你哥给你课外辅导一下,转念一想觉得不妥。你哥是我师父,他给你课外辅导了,谁来辅导我啊?


2017年·冬


周巡的牧马人没有减速,向着长丰支队一路跑去的时候,坐在副驾驶上的关宏峰却陷入了沉默。

他看着周巡掰着指头给他数数。

“老关你看啊,第一,吴征案水落石出了,宏宇彻底洗清嫌疑了;第二,黑枪案也结案了,你也没啥需要担心的了;第三,亚楠也回家带孩子了,小周也顺利出师了,下一茬小崽子还没长出来,也不需要你操心了;第四,我这都主动给顾局打报告申请退位了,你怎么就不放心,死都不乐意回队里当队长啊?”周巡的手在空中晃了晃。“这都尘埃落定了,咱就安安心心回来好好过日子行不?”

关宏峰微微叹了口气,笑了:“过日子啊?”

周巡一愣,也跟着笑了:“嗨,不就一个意思吗?你回来好好工作,咱们这就算好好过日子了。”

关宏峰应了一声,扭过头去看向了车窗外。

路边绿化带里的树叶都枯了,津港还没下雪,可已经让人从骨头缝儿里都感受到了寒意。

周巡还在不断说着让他重回长丰支队的理由,关宏峰内心燃烧着一团让他暖不起来的火——他希望这都不是周巡让他回去的真正的理由。

关宏峰靠在椅背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巾。不是紫色的那条,可刚刚周巡也笑着跟他说“这围巾真难看”。

他突然想起了那一年伍玲玲留在他桌上的那本诗集,里面有一段话,他看过,他忘了,然后现在他却又回忆了起来。


所以把烦恼裹进蜘蛛网吧,

抛入水井深处

进入那个倒转的世界。

在那里,左边永远是右边,

影子其实是实体,

那里我们整夜醒着,

那里天国清浅就如此刻海洋深邃,

而你爱我。(注·1)







注·1:节选自伊丽沙白·毕肖普《失眠》

评论(22)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