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蹩脚的理由千万个》(短篇一发完)

*甜饼,暗恋。

*梗是之前开点梗的【C 沒有更好的藉口了嗎】。


----


《蹩脚的理由千万个》



1.


李熏然第一眼见到凌远,就觉得这个人和别的医生不太一样。

那天他刚好到医院探望受伤住院的同事,拎着水果刚进住院部,在走廊上就看见了凌远坐在加床边上,陪着一个还挂着水、看起来大概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聊天。

他应该是已经下了班,白大褂脱下来搭在了手边,憋着胸牌的那一面刚好冲外。李熏然路过的时候瞟了一眼,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凌远。

长得好看的人总是会吸引多一些的注意力,李熏然也是个普通人,同样也会被好看的人吸引。凌远本身就长得好看,再加上带了这种温文尔雅的气质,李熏然忍不住放慢了脚步,多看了他两眼。

凌远专注地跟小姑娘说着故事,并没有特别注意到李熏然的目光。而令李熏然意外的是,等到他看望完受伤的同事从病房出来,凌远也刚刚起身,准备离开。

小姑娘的父母像是才赶过来,对着凌远道了好一会儿的谢,感谢他帮忙照顾女儿。凌远笑着摆了摆手,说没什么事,反正自己也已经下班了。

李熏然站在凌远后边,听他说了几句话之后,觉得他的声音特别好听。

他是到后来同事出院的时候才知道凌远其实是第一医院的院长。

睡在走廊加床上的小女孩儿是他收治进来的病人,父母都是在市里讨生活的农民工。平时凌远要是不那么忙,总是会到住院部跟小姑娘聊会儿天讲讲故事。

李熏然想,他这么喜欢小孩子,应该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


2.


第二次再见到凌远的地点有些让李熏然措手不及,可另一方面却也证实了凌远确实是个好人。

那天李熏然刚跟着队里写完了手里的结案报告,抬眼一看墙上的时钟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他伸了个懒腰,拎着车钥匙就准备回家。

车子从队里开出去没多久,李熏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了。晚上队里发的那份盒饭没什么油水,几个小时一过胃里晃晃荡荡的,得要拿点热乎的东西填一填。

他方向盘一转,靠着路边停车位停好,一溜小跑就往最近的一家超市钻。

到了这个时间再去买菜卖肉回家做饭已经不现实了,李熏然想着拿一包速冻水饺回去煮一煮,脚步就往冷冻区转。

等到他站到冷柜前面,看着空荡荡的一片,愣住了。

还在整理货架的阿姨看了他一眼:“小伙子,我们今天晚上在整理柜台,估计要到后半夜才能重新上货了。”

李熏然“啊”了一声,摸了一把自己的胃,冲着阿姨点了点头:“没事儿,谢谢您了,我去买碗泡面好了。”

他说着就准备走,却又听到阿姨说:“你早两分钟来就好啦,最后两盒猪肉饺子刚刚被人拿走。”

李熏然嘿嘿笑了两声,挠了挠头发。

他转身,脚步还没迈开,一个人就站到了他的面前:“泡面不健康,还是吃饺子吧。我其实一盒就够了,这一盒给你吧。”

声音耳熟,是好听的男低音。李熏然抬头,看到凌远举着一盒饺子冲他笑。


3.


第一面第二面都见过了,李熏然总在想会不会见到凌远第三面。

结果好巧不巧,他们又在凌远神圣的工作岗位上相遇了——只可惜李熏然的状况不太妙。

追击持枪抢劫的犯人时,李熏然的胸口中了一枪。虽然有着防弹背心,但因为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对他的脏器造成了相当严重的伤害。

李熏然是躺着,在手术台上被凌远处理好伤口的,所以一直到他在病房里悠悠转醒,看到凌远站在病房门口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又跟他碰了面。

病房门口围着的不是别人,而是闻讯赶来的记者。

想想也是了,闹市区持枪抢劫,除了李熏然这个警察以外还开枪重伤了一名女孩儿和一位老人,这样子的大案自然会触动记者们的神经。犯人已经被扣押,受伤的女孩和老人在ICU里接触不到,唯一能得到新闻线索的也就只有相对而言伤势较轻的李熏然了。

记者来了三四波,李熏然就看着凌远站在门口,一遍又一遍向他们解释说“病人还在休养中,需要安静,你们再不离开我就要叫保安了”。

他的背影冲着李熏然,脸上的表情看不到,可是撑着手挡住记者们的样子却让李熏然莫名觉得他的脸上现在一定是一副严肃认真的神情。

李熏然的胸口还是有些疼,连带着后背和腰腹也有些疼。各种各样的疼痛冒了出来,让他的脑子有些闷,闷到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都跳了起来。

其中比较奇怪的就是,他想,凌远可真是个好男人。

而比这更奇怪的是,他想,他喜欢这样的凌远。


4.


有的念头一旦冒出来,就收不回去了。

李熏然住院的那段时间里,他总算是能和凌远搭上几句别的话。正如他一开始想的那样,凌远确实是一位温文尔雅心地善良并且相当优秀的好男人。

这样的人对于李熏然这种枪林弹雨中穿梭的人而言简直就像是一缕清风,想抓却又怕抓不住。

犹豫几次之后,话还没说出口,凌远拍着李熏然的胳膊告诉他:“你可以出院了。”

李熏然有些失神,可又有些微妙的尴尬。

从医院出来了两个礼拜之后,简瑶看穿了他的心不在焉,轻飘飘地丢下了一句“我不问是谁,你自己试试也好啊。”

李熏然一拍大腿,试试就试试。他还是拎着一篮水果进了第一医院的大门,不过这次不是看望病号,而是直接敲响了院长办公室的大门。

凌远笑着迎他进去,给他倒了热水,跟他并排坐在沙发上。

向来英勇无畏的李熏然这个时候却低了头,看着手里纸杯冒起的热气,缓了两秒钟才说:“凌院长,我是来谢谢您之前对我的照顾。手术做的很好,我现在能跑能跳能吃能喝,一点问题都没有。要是没有你做的这场手术,我觉得我得要彻底告别警届了。”

凌远不说话,只是勾着嘴角冲他笑。

李熏然想了想,绕了一圈终于开了口:“我觉得可能一个果篮没法表达我的谢意,不如凌院长给我一个联系方式,等你有时间了我请你吃饭……”

凌远笑得更明显了,冲着他伸出手:“手机给我。”

李熏然递过去手机,凌远按下了一排数字:“这是我的手机号,微信也是同号。”他递还回手机,期间膝盖碰到了李熏然的大腿。


5.


沙发不大不小,坐一个人宽敞,坐两个人就有点挤了。李熏然应了一声接过手机,可凌远却还是没有挪开膝盖的意思。

李熏然抬头看他。

凌远问:“找我要联系方式,真的只是为了致谢?”

“……啊?”李熏然点头,有种小秘密被戳穿的尴尬感。

两两对视间,李熏然听到自己胸腔里的心脏传来越来越快的跳动的声音。再然后,他觉得脑袋上一重,凌远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李熏然还没反应过来,凌远就用他好听的声音,带着笑意说:“我遇到过不少人为了和我有联系,想出千千万万个蹩脚的理由。但是只有你的这个理由,还真是挺可爱的。”


6.


三个月前的李熏然绝对想象不到,在短短三个月之后,他和凌远之间的微信消息就变成了这样的画风——

凌远:晚上出勤注意安全,该带的东西都带好,小心不要受伤。

李熏然:知道啦!

凌远:我下午手术做完就回家给你准备饺子,早点回来。爱你。

李熏然:有饺子吃!爱你!!


-完-

评论(25)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