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办了》(上)

*先前写手热度挑战欠下的债。点梗的关键词是“暗恋”、“讲台”、“关老师”。

*关宏峰x周巡,关宏峰暗恋前提。肉文,有粗口。OOC在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写了这么长,上半部分是铺垫,下半部分炖肉。

*讲台是个伪讲台。


------------


《办了》


(上)



2·13案也好,黑枪案也罢,等到一切都基本上尘埃落定之后,关宏峰倒也还是称不上是“官复原职”。周巡已经顶了支队长的名头,属于老刘的副支队长位置也不适合他,算来算去,上头决定让他继续挂了个顾问的名头,重新入了编制。

和前段时间不太一样,没了那么多需要跑前跑后的体力活,也没了让他费劲脑汁防备着的人,关宏峰的精神放松了不少。

这人吧,一旦放松下来,吃得饱睡得好,自然想的事情也就慢慢多起来了。

关宏峰眼里一直有一个人——不是什么年轻漂亮的姑娘,也不是什么难以忘怀的初恋情人,是周巡。这人跟着他出生入死多年,交付后背多年,彼此信任又彼此背叛多年。种种情感盘根错节,太过复杂又太过浓烈,有过相互吸引也有过相互排斥,可他们从来没有彼此割裂开过。

套用亲弟关宏宇抱着儿子搬出去和亚楠老婆孩子热炕头之前冲他吼的一句话,就是“你和周巡两个人,如果不是恨对方恨到骨子里,那肯定就是爱到恨不得吃了彼此”。

关宏峰觉得自己肯定不是恨周巡的,可是“爱”这个字太沉重了,砸得他脑袋发疼晕晕乎乎不敢确定。向来脑子转得比任何人都飞快的关老师,偏偏在周巡的问题上撞了墙,认真思考了好几天都没能想出什么所以然来。

于是理所应当的,在关宏峰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看到周巡站在门口冲他笑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皱着眉头问他:“你怎么来了?”

周巡靠在门边上,冲他扬了扬手里拎着的塑料袋:“见外了吧!我这不是买了点卤味来跟你这个空巢老人分享一下吗?”

关宏峰被他逗笑了,侧开身子让他走了进来。

周巡换了鞋,熟门熟路地走到厨房,把手里的塑料袋撂在操作台上,转身一边脱着外套一边说:“你明天不是要去咱们母校演讲么?我跟顾局打了声招呼,也跟你过去蹭着听一听。”

关宏峰接过他的外套挂在了衣架上:“你怎么想着要跟着来了?”

“手上没什么事,案子也没什么特别紧急的,闲着无聊就多跟你跑跑呗。”周巡把打包好的卤味拿出来摆了盘,四个鸭头,一袋鸭锁骨,还有一份卤味素拼。“有你在身边就是好啊,动脑子的事情都不需要我去做,我只要跑跑腿动动嘴就行。”

他端着两个盘子往外走,关宏峰收拾了茶几上摊着的几份待修改的演讲稿,给他挪了个位置。

周巡一屁股坐下去,手里两个盘子往桌上一放,回头就看见关宏峰眯着个眼睛上下打量他。“你别这么看我啊,我真就是想到明天回学校了,今晚过来跟你碰个头聊会儿天。”周巡往后躲了躲,以示清白。“你看你弟都搬出去了,我没必要再在你这儿挂着什么心眼了吧!”

关宏峰收回目光,想了一会儿,伸手拿了筷子去拨拉盘子里的卤藕卤海带。“这光有菜,没点酒也不行吧?”

周巡乐了:“奇迹啊老关,你还主动找着酒喝了。你等着,我下去买。”他说着,站起身从衣架上拿了衣服就准备出门。

关宏峰跟在他后边也站了起来:“一起去吧,时间还早,聊聊。”

周巡眯着眼睛笑了:“好嘞!”

关宏峰住的小区是个老小区,卖啤酒的小超市在大门侧面,得要走过两栋楼,还得在停满车的路口拐个弯。

两个人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重播的新闻联播刚刚开始。小区里的路灯保养得不怎么好,可因为时间久了,树都长得高高壮壮枝繁叶茂的。脚底下有些黑,周巡双手插着口袋,回过头看了关宏峰一眼:“这么暗不要紧吧?要不我搀着你点?”

“我还行。”关宏峰笑了笑,看了看周巡。

路灯的光线从叶片缝隙间撒到了周巡脸上,关宏峰微微一愣。他一直都知道周巡的眼睛很好看,可他这时候才发现周巡有着非常浓密的睫毛。昏黄的光线落下来,像是镀了层金,让他整个人有了一点柔和的气质。

周巡?柔和?嗯??关宏峰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怎么了?”周巡没反应过来。

关宏峰摇了摇头,向着周巡那边靠近了一些:“你还是搀着我吧,万一真发作起来可不得了。”

周巡应了一声,按住关宏峰的胳膊,扶住了他。

关宏峰感觉到手臂上传来的力度,不重,可却还能支撑住自己。也就在这么一瞬间,脑海中一直盘旋着的问题似乎找到了出口的方向。

关宏峰垂了眼睛,突然开了口:“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间,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么晚……我在你还没毕业的时候就见过你了。”

周巡的脚步顿了顿:“啊?什么时候啊,你怎么都没说过?”

“我那时候是跟着顾局回去参加研讨会,休息期间在教学楼转悠,结果就看到你了。”关宏峰说。“你穿着警校统一发的制服,站在讲台边上。”

周巡试着回忆了一下,未果。“我在讲台边上干什么呢?”

关宏峰笑了:“你拿着粉笔头在和同学互相扔。”

“……靠。”周巡觉得丢人了。

“所以周巡,算上今年,我们认识应该不止十六年了,是十九年。”关宏峰停下了脚步,拉着周巡也跟着停了下来。“想要问你个问题。”

周巡摸了一把自己的鼻子尖:“你说。”

“关宏宇老是说我棒槌,有的时候说我打架不行,有的时候说我脑子不行。我原来还老反驳他,现在想想,他说的好像也有那么点道理。”

周巡“啊?”了一声,不太明白他想说什么。

“我和你两个人,耗了这么多年,如果我现在突然跟你说我喜欢你,你会不会觉得不可理喻?”关宏峰说完,松开了周巡的手。“你自己选,我不逼你。不接受也没关系,你还是长丰支队的支队长,我也还是你的顾问。”

周巡吓着了,盯着关宏峰看了好一会儿,伸手捏了捏他的脸:“……不对啊,不是关宏宇假冒的啊。”

“你不是分得清吗。”关宏峰笑了笑,握住他的手从自己脸上摘了下来。

周巡半天不敢吭声,眨了两下眼睛后慢慢说道:“……老关啊,你这踹柜门踹得也太刺激了,怎么还顺带着要把我的柜门也给踹上了啊。”

“那你要不要一起出来?”

周巡低了头,两秒之后便又抬眼看他:“你暗恋我啊?”

关宏峰点头。

周巡想了一会儿,笑了:“行吧,一起就一起吧。反正这么十几年,不对,是小二十年,都已经一起这么过了。”

关宏峰的肩膀微微放松了一些,周巡这才明白一直到自己说出这句话之前,关宏峰都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

晚上九点多的小区里还是会有些人来回走动的,两个人手拉手站在路灯下面一副纯情一百分的表情互相瞪着眼,瞪了没一会儿就都觉得有些收不住了。

周巡晃了晃自己的胳膊,问道:“那咱还去买酒吗?”

关宏峰嗓子有点儿哑:“不了,回去吧。”

“啊?”周巡像是愣了一愣。“酒不买了,回去怎么吃肉啊?”

“不差这一顿的。”关宏峰推了一把他的腰窝,把人转了个方向往回带。“周巡,白白浪费十九年了,也该好好办点正事了。”

周巡走了没两步,彻底反应过来了,扬起脑袋嚷嚷:“我靠!”


TBC




剩下的部分明天等我注册个石墨再继续!

评论(50)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