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足球这件事(一发完)

大关周。

——然而周巡其实没真出现,主要是在破案间隙双关俩兄弟忙里偷闲的一次对谈。


------

《足球这件事》


周巡有的时候也不会在大晚上给关宏峰打电话喊他赶到支队去分析案情,于是关宏宇也会落得个清闲呆在家里和哥哥两个人说会儿话。

相比起关宏峰对于现在这种昼夜分明的生活充满焦虑,关宏宇由于性格使然,猛地看上去仿佛还挺适应。

这天他吃着关宏峰带回来的烧鸡,翘着脚点开了放在旁边的笔记本电脑。桌面上一边是监视器绑定的窗口,另一边是个直播信号源,正在播着足球赛。

“唉,啤酒烧烤加球赛,这要是放在以前,我简直可以爽到飞天。”关宏宇说着,扭头冲着还在厨房分装食材的关宏峰笑了。“哥,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小时候一起踢球的事?就是咱俩分了两队,然后我给你灌了个三比零的那次?”

“记得,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发现我对足球兴趣不大。”关宏峰洗了手,关上了水龙头。

关宏宇往嘴里丢了块鸡肉,嘟嘟囔囔地说:“你也是厉害,那个时候咱们才十一岁,十一岁你就知道没兴趣了,弄得我后来再踢球都没伴儿。”

关宏峰端了杯牛奶,走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我不喜欢踢,但偶尔还是会看看的。”

笔记本里播着的是一场德甲球赛,上半场开场已经将近20分钟,双方间都还是互交白卷。关宏峰瞟了一眼两队的名字,放下了手里的水杯:“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看过别人踢,也给人加过油。”

关宏宇来了精神:“看不出来啊哥,就你警校那一届的兄弟伙,你还能给他们加油啊?谁不知道你不喜欢足球连热闹都不乐意凑啊!”

关宏峰说:“我可没说是我那一届的。”

“哟,还给学长加油去了?”关宏宇干脆盘起了腿,准备仔细打听到底怎么回事。

笔记本里的球场中传来欢呼声,20分钟整,身穿白色球衣的客场球员打进了第一个进球。

关宏宇看了一眼进球,又转过头冲关宏峰笑:“说说呗,哪个前辈能让你站场边上摇旗呐喊。哥,我接受度很高的,只要你喜欢,我是不会持反对意见的。”

“不是学长,是学弟,而且你也认识。”关宏峰微微笑了笑。

“我也认识……”关宏宇愣了,随后反应过来:“不会是周巡那王八蛋吧!”

关宏峰点头。“他踢了前锋,进了个球。”

“就他那样,揍人还行,你说他能进球,鬼才信。”关宏宇一副听了天方夜谭的样子。“前锋?还能进球?对手球队怕不是个高中生球队吧?不对不对,周巡比你低那么几届,你怎么还能看到他踢球?”

关宏峰放松身体,靠在沙发后背上:“我跟着顾局去警校开会,散会的时候刚好遇上校内的足球赛,我就站在边上看了一会儿。你还别说,相对于其他人的中规中矩,也就只有周巡身上有那么一股狠劲儿。”

关宏宇惊到拿着的鸡肉都塞不进嘴里了:“等会等会,哥,你是说你那个时候就盯上周巡了?”

关宏峰嗯了一声,说不清是肯定还是随便应了一声:“他跟别人不一样。年纪小是小,可是有股子韧劲,看着像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我本来只是打算看两眼就走人的,但他刚好接了个队友的助攻,抬脚就往球门射。说来也怪吧,那个角度非常刁钻,守门员也料到球路蹲在直线上,可周巡看也不看,就勾了那么一脚,球就进了。”

关宏宇乐了:“瞎猫碰到死耗子,周巡运气好。”

“不,我觉得这恰巧说明他是一个非常敏锐的人,判断力和直觉都比常人厉害很多。”关宏峰说。“……他真的是天生当刑警的料。”

关宏宇看着关宏峰眼神像是有些飘离,没忍住伸出手去打了个响指。“回回神啊哥,想到什么了?阳光下奔跑的少年周巡?有那么好看吗?”

关宏峰想了想,回答说:“还真有。”

关宏宇撇了撇嘴,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笔记本里放着的球赛又进了一个球。只不过这次是穿着红色球衣的主场队进球,比分被扳成了1::1平局。

“……可是哥你看,你说周巡直觉优于常人,那为什么到现在了,他还没察觉到我和你一直当着他的面颠来倒去地换身份呢?”关宏宇嘀咕了一声:“我看他还不如亚楠脑子好使呢。”

关宏峰笑了,也没反驳关宏宇的话。他看了一眼电脑屏幕里的球赛,站起身来收了杯子:“行了,球赛看完就早点睡吧,明天早上队里要开个会,万一晚上需要交接又是个麻烦事。”

他听着关宏宇应了一声,一口干完剩下的一点牛奶后,自己端着杯子走回了厨房。

拧开水龙头清洗着水杯内壁的牛奶,关宏峰看着白色的液体慢慢被稀释直到消失不见。他叹了口气,认真冲刷着玻璃杯。

说来也是,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周巡还对自己白天黑夜和关宏宇互换的身份没有察觉呢?关宏峰想,有可能是周巡已经知道了,只等着他自己露出马脚,好让他逮个正着。

身后笔记本里球赛的声音依旧热闹,关宏峰没来由地就想起了那天站在操场边的自己。在看到周巡进球之后,他忍不住拍了拍手,声音恰好吸引到周巡回过头来看他。那个时候的周巡还是个不到20岁的小家伙,没有盖住好皮相的小胡子,身上的肌肉也不及现在这样夸张。他顺着声音望过来,笑嘻嘻地冲着还是陌生人的关宏峰举起手臂,竖了个表示自豪的拇指。

在那一年的关宏峰眼里,那高举在空中的大拇指,已经算得上是足以让人心跳加速的肆意姿态……

收回思路,关宏峰看着水池,感觉记忆就像是关不上阀门一样,随着眼前水流不断向外涌出。

他洗完杯子,转手扣在了水池旁的杯架上。然后他转身,靠在水池边上看着沙发上关宏宇的背影。那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形,一模一样的动作和神态。

关宏峰想,还有一种周巡不愿意拆穿他的可能,就是自始至终,他都固执地认定自己绝对不会骗他。


关宏峰喉头有些发紧,他突然想给周巡发个短信,问问他在毕业之后还有没有再踢过球。









我也不知道是糖是刀了,大家随意品品!

以及小关看的这场比赛就是3月的时候美因茨打狼堡的那场,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找来赛事录像看看。咱们戈麦斯老师可帅啦!


评论(32)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