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窗户纸》(下)

*吴征案尘埃落定后,就是个随便谈恋爱发糖的故事。

*关宏峰x周巡。

*上在这里。(ps,下半部分比上半部分长了一倍,大家随意一点)


------------------------


《窗户纸》(下)


3.


周巡锁了车,迈开长腿进了津港算得上出名的私房菜馆。

他顺着门廊走了几步,拐了几道弯之后,一扭头就看到了院子里的关宏峰。

枯藤、老树、没有昏鸦,小桥、流水、没有人家,只有关宏峰一个人沉着张脸站在院里人造小瀑布前边看着景,见周巡来了,冲他点点头示意。

周巡先是微微一愣,看着有点像想要跑路的样子。可还没等他转身,倒是关宏峰先开了口:“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

周巡挠了挠头发,讪笑着走过去:“老关你说啥呢,谁不敢来了。就这地儿,一顿饭能吃一个月工资的,你这个请客的人都不肉疼,我还怕什么。”

关宏峰勾着嘴角笑了笑:“走吧,进包间。”

周巡应了一声,跟在他屁股后边进了屋子。

包间不大,胜在精致。落了座之后周巡发现身边连个服务员都没有,只剩下他和关宏峰俩人隔着个桌子大眼瞪小眼。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掏出了烟盒子:“不介意吧老关?”

关宏峰点头,顺手给周巡倒了杯热茶。

周巡啪咔一声用打火机点了烟,吸了一口之后一边吐着烟圈一边问:“说吧老关,你这自掏腰包弄这么大阵仗请我吃饭,到底有什么事啊?”

关宏峰不说话,光是看着他。

周巡一挑眉:“老关啊,你盯着我能把我盯出花来啊?”

“是,也不是。”关宏峰说。“我就想问问你,觉得我怎么样?”

周巡差点被口水呛了:“就这么点小事你至于把我带这儿来吗?”

关宏峰说:“这事儿不小。”

周巡笑了:“行行行,你说不小就不小。哦,你问我觉得你怎么样?挺好的啊,热心肠,脑子好使抗压能力强,就是有的时候不太冷静。但说到底也还是个能兜得住事的人。”

关宏峰皱眉:“我觉得你说的不是我。”

“我说的可不就是你么。”周巡手里团了张餐巾纸,冲着关宏峰丢过去。“我老早就跟你说过了,知道你俩糊弄我之后,一个眼神我就能分出来谁是谁?关宏宇,你又装成你哥想干什么啊?到现在还觉得能骗过我?”

关宏峰——不是,应该是关宏宇——缩了缩脖子,泄气似的蔫了半截:“怎么原来查案的时候没见你这么精啊?”

周巡手里的烟盒子也递过去了:“说吧,到底什么事。”

“没啥别的事,就想装成我哥,给你俩把这窗户纸捅破了。”关宏宇抽了根烟送到嘴里。“我还专门挑了个安静的有档次的地方,鬼知道你眼睛这么毒啊。”

“窗、窗户……什么窗户纸不窗户纸,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你别瞎说。”周巡看样子是真被烟呛着了,话都说不顺畅,干咳两声之后干脆连脸都红了。

关宏宇看了他一眼,心里一乐。

嘿,有戏!


4.


捅窗户纸这事儿,最后的功劳多少也给关宏宇记了那么一点。

被周巡揭穿互换身份其实挺丢面子的,转头周巡毫不客气继续吃他定好的高价台子就更丢面子了。周巡咋地不咋地一句口风都没透露,反倒是把关宏宇荷包掏空大吃一顿,这事儿在关宏宇看来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隔天整个长丰支队的人都觉得周队和关队之间的气氛变得不太一样了,往好里说,就是这一天的周巡没再见着关宏峰就跑,可往坏里说,这两人眼神交汇一下就免去千言万语的感觉总是哪里怪怪的。

折腾了一早上,才出了外勤回来的周舒桐捧着个文件夹准备去找周巡汇报工作,还没走到门口,小汪眼疾手快地把她拉到了旁边:“等会再去吧,乖。”

周舒桐瞪着个眼睛:“为什么啊?”

“周队和关队在里面说事呢。”

“啊?那我就不进去了。”周舒桐看了眼小汪,摇了摇头。“不过,等一会儿周队能出得来吗?”

小汪一愣,随后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厉害啊小周,看不出来这么污力滔滔。”

周舒桐没反应过来,只看着周巡办公室的门发愣。

看了没一会儿,门被打开了。周巡先走了出来,跟在后边的是关宏峰。两个人看上去没什么异样,穿戴整齐像是要出门办事的样子。

一眼看到门口站着俩人,周巡冲他们招招手:“我和关队出去吃个午饭,有什么事儿你们打我电话啊。哦对了,小周你那报告放我桌上,我一会儿回来再看。”

周舒桐应了一声,拿着报告就往办公室里走。临走到关宏峰身边她抬头看了一眼,赫然发现一向板着个脸的关老师这时候居然嘴角挂了那么一丝丝笑意。

周舒桐有点在意刚刚两个人在办公室里到底是在聊些什么了。可她没等打好腹稿问出口,周巡就抬了胳膊勾在关宏峰的肩膀上,把人连推带抱地弄出了门。

看着二位大佬越走越远,小汪凑过来,表情夸张:“啧啧啧,莫不是要一饭泯恩仇了?”

周舒桐瞪他:“你怎么这么八卦啊。”


5.


周巡的车顺着大路开了没一会儿就拐进了小路。

关宏峰等着他停好车落了锁,跟着就肩并肩地一起走进了写着“大唐宫”三个字的苍蝇面馆。

一路上没人说话,等到两碗油泼面摆在面前的时候,周巡开了口。

“你也别笑话你弟,他也就是脑子一热,瞎胡闹而已。”原来两个人刚刚在办公室里说的,正是前一晚上关宏宇假冒哥哥套话的事情。

关宏峰取了两双一次性筷子,递给周巡了一双:“我不会笑话他,因为我也挺想知道你到底怎么看我的。”

周巡拌了拌自己的油泼面:“哎呀,这面真难拌开。”

关宏峰笑了笑:“周巡,我喜欢你。”

周巡的筷子被这一发直球打得差点从手里滑出去。

关宏峰接着说:“你自己也知道,我们做刑警的从来都是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过日子,熬过今天不知道还有没有明天。我和你,之前已经因为很多事情浪费太多时间了,好不容易现在日子看着安稳了一点,我要是再不说,怕是真没机会告诉你了。”

关宏峰的语气轻飘飘的挺平稳,这么大个重磅炸弹丢下来,听上去也跟“明天咱们去市局调一下档案”没多大区别。

周巡拿筷子戳着碗里的面条,闭着嘴巴准备蓄力。

见他半天不吭声,关宏峰盯着他的发旋,叹了口气:“吃饭吧,吃完之后咱们去医院看看那个被开瓢的人醒过来没有。”

关宏峰也动了筷子。

大唐宫的油泼面他一直都挺喜欢,虽然不是什么豪华大餐,可料足油大,一碗下去十分顶饱。之前带着周巡吃过两次,引得周巡也喜欢上这家面馆,时不时要过来打打牙祭。也正因为有着和两个人斩不断的关系,关宏峰才没忍住在这么个桌面油腻光线昏暗的店铺里彻底把话说了个明白。

他其实挺理解关宏宇为什么着急的,毕竟自己活了小四十年,在感情这件事上,确实没有自己的弟弟来得干脆利落。至于关宏宇冒充他去跟周巡套话,好笑是挺好笑,可说到底,不过是他自己不敢做的事情让关宏宇给推了一把。

大唐宫屋顶上的风扇哗哗转着,周巡闷不啃声地嗦着碗里的面条,气氛慢慢变得凝重起来。关宏峰盯着他面无表情的样子,觉得自己的心慢慢落回肚子里。

不算紧张,不算难过,细细品下来,竟是空空荡荡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两个人赛着比较谁更闷,两碗油泼面吃完,瓷碗被咣当一声放在了桌面上。

周巡嘴上还挂着油,关宏峰看了,抽了手边的餐巾纸递过去。

周巡擦了擦嘴,看着关宏峰的眼睛像是在思考要怎么开口。关宏峰也不催他,拢了拢衣服,坐直了身子。

周巡先是低下了头,等到再抬起脑袋的时候,关宏峰发现他眼神变了。

“老关,你刚说的那些话……不后悔啊?”周巡问他。

关宏峰顺着他晶亮的目光看进去,他看到了一点意外,一点不好意思,还有一点手足无措。分别代表了周巡的没做好准备,以及另一种满怀期待。

关宏峰说:“不后悔,这辈子都不会后悔了。”

周巡慢慢笑了,关宏峰也跟着笑了起来。


6.


“捅个窗户纸有什么难的?嗯?人家赵茜又不是什么狮子老虎,你还怕被吃了不成?我跟你说,你不讲清楚说明白,对方怎么可能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呢?所以说,你要去做,要去行动。大不了被撞一鼻子灰,也总好过一直吊在半空中,悬着个心不清不楚吧!”——成功告别35年单身生涯的长丰支队队长周巡,一边喝着关宏峰买给他的咖啡,一边冲着办公桌对面的小汪眨了眨眼睛。“去吧去吧,年轻人,拿出你的行动力来,怎么比我和关队还墨迹啊。”

小汪缩了缩脖子,说了声“遵命”赶紧逃出了队长办公室。

溜着墙根走了几步,正站在楼梯口准备往下走,高亚楠喊了他一声:“汪,给周队把这验尸报告拿过去。”

小汪接过文件夹,回头一看关宏峰刚好走进了周巡的办公室。他应了一声,说:“我还是等会儿再送过去吧。”

“怎么了啊?周巡又骂你了?”高亚楠皱眉。

“不是的不是的。”小汪连忙摇头。

高亚楠明白了:“哦,知道了。这铁树啊,开花了。”


-完-



评论(20)
热度(211)
  1. 豆腐君-跟我私奔吧茶三查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