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这个lof里的内容请不要转载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窗户纸》(上)

*吴征案尘埃落定后,就是个随便谈恋爱发糖的故事。

*关宏峰x周巡。

*上下两部分,先放个上,下的话……随缘吧。


---------------


《窗户纸》(上)



1.


早在周巡第一次站在关宏峰面前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徒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家伙。

周巡有一双十分精明的眼睛,平日里勾着个眼角一副笑面虎的样子,无论盯着谁,总像是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那个时候他刚进警队,明明还是个初出茅庐的臭小子,可因为看着心事重,一时半会儿队里也没什么其他人愿意和他走走心。

直到关宏峰把人提溜着出了趟现场,发现这混小子除了脾气暴躁一点外,无论是身手动作还是脑筋转弯的方式都十分合自己的胃口,一来二去干脆从队里认领了这个新人,就当捡了个便宜徒弟。

关宏峰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冷冷淡淡的,实际上心里也还是燃着那么一团火,烧是烧不到外面,可如果跟他关系亲近了,也还是能被烘烤得暖洋洋的。

而和他能算得上亲近的人,一个是孪生弟弟关宏宇,还一个也就只剩下周巡勉强凑个数了。两个人别的感觉没有,就觉得跟在关宏峰身边,都快被烤脱水了。

最先看出关宏峰对周巡有那么点不一样感觉的人,是弟弟关宏宇。他和关宏峰像是两个极端,处事圆滑性格开朗。眼瞅着自家从没教过女朋友的哥哥,在最近几年的时间里看向周巡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了,关宏宇觉得是时候给他敲敲警钟了。

可谁想到这层窗户纸还没戳破,关宏宇就莫名其妙背上了命案。

虽说后来费尽千辛万苦总算是洗刷了冤屈,可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之后,这时间也过去了好些日子。

关宏宇清白了,能站在阳光下了,于是早先被压下去的那些小心思,就又扑哧扑哧地冒出来了。他抱着自己的小饕餮一边在阳台上晒太阳一边问高亚楠:“我哥这次回长丰支队之后,没和周巡再擦出什么火花?”

高亚楠瞥了他一眼,说:“哪能没啊,这火花就差把屋顶给烧着了。”

关宏宇脑补了一下自家哥哥看着周巡含情脉脉的眼神,一个激灵:“……那你们就干看着啊?”

高亚楠恼了:“不然呢?摁着他俩头跟他们说‘now,kiss’?”

关宏宇嘿嘿笑了一声,心想,完了,这回不光是自己看出来他俩又问题,怕是整个支队都知道了。


2.


实际上还真像关宏宇猜的那样,关宏峰对周巡有意思这件事,整个长丰支队上上下下,确实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毕竟相对于过去周巡追着关宏峰跑的情况来看,现在这种一见到关宏峰扭头就跑的周巡,看上去就跟变了个人一样。至于周巡为啥会跑?迟钝如小汪都能看出来关队自从回来以后盯人的眼神里都要冒出火了,更别提周巡本人了。

周舒桐私下里和赵茜讨论过明明关队还什么都没做,周巡反应怎么就这么大了。向来不苟言笑看上去毫无八卦细胞的赵茜发挥了她技术员的专业素养,分析解释道:“可能就是因为关队什么都没做,周队也摸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想法吧。”

周舒桐点头,转头就把这推论告诉了小汪,小汪又和法医组小徐掰扯了两句,小徐直接汇报给了高亚楠。高亚楠听了,一拍大腿,干脆给还在家奶孩子的关宏宇打了个电话过去。

她说:“我觉得你可以不用替你哥着急了,这俩人就差人背后推一把,你推不推?你不推我推了啊。”

关宏宇纳闷,什么推不推的。

高亚楠又说:“你看看你哥,快四十了吧。”

关宏宇说:“我也快四十了。”

高亚楠不理他,继续说:“四十的男人,怎么跟十四一样啊,真以为光盯着人看就能把人扛回家啊?”

关宏宇一想,是这个理。虽然他没见过哥哥眼神深情的样子,但应该和自己差不多。魅力是有,但光有魅力没有行动力顶个球用。

高亚楠又说:“周巡比你哥也小不了几岁,让你哥抓紧点,过了这村没这店,互相耽搁多没劲啊。”

关宏宇张了张嘴,结结巴巴地应了:“行,我来劝劝我哥。”

挂了电话,关宏宇冷静地想了想,决定先给哥哥通个气。早先跑路时候的技巧还没丢,他拐弯抹角地给关宏峰发了条密码似的短信。没过一会儿,关宏峰回消息了:“说人话。”

关宏宇只好又老老实实地摁了一条:“哥,你是不是真喜欢周巡啊?”

眼看着手机顶端那根绿色的发送条跑满了,关宏宇握着手机站在屋里有些不安。自家哥哥的终身大事不好定啊,都快四十的人了也不给个准话,光留着身边一堆人看电视似的抓心挠肝,怎么感觉那啥不急那啥急啊。

他盯着电话屏幕看了好一会儿,两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八分钟过去了,关宏峰都没回消息。

关宏宇把电话揣进裤兜里,觉得哥哥这条路走不通了,得转个方向,走走周巡那边的门。


TBC







今天摸鱼画完图之后突然意识到我其实是个写手啊,我可以写文的啊!

于是就写了。

评论(32)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