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金陵猫》(章一·3)

评书体。

部分设定沿用了我的旧文《化形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这个页面】看一看。

全系列点【这里


------------------

章一·引儿郎


3.


且说这金陵城乃大梁国都,守着这一方皇城的禁军自然是全国上下最为精锐的虎狼之师。

禁军统领蒙挚与萧景琰自多年以前便是旧识,甚至在其登基称帝的过程中也出了不少力。他与列小将军也认识,彼此之间知根知底合作默契,故而从整军集结到赶赴神仙庙的速度十分迅速。

只见二十名佩剑精锐将神仙庙包围,列战英和蒙挚分列两侧,只待秒内有任何异动便会发起进攻。

话说回来,这神仙庙真如蔺晨先前所说的一样,周围迷雾环绕,看上去鬼气森森,总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蒙挚虽比列战英年长不少,走过的路见过的事也多,可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又回过看看这周身的迷雾,最后压低了声音对着列战英问道:“我看着大雾来得蹊跷,一路走来其他地方都月朗星稀,可唯有这儿黑乎乎一片,可别真是有什么古怪吧!”

列战英道:“如真有什么古怪,捉了便是。”

列战英话音未落,只听见从神仙庙里传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那么几个人拖着脚走路,脚心板贴着地面,不似正常人能发出的声音。

蒙挚和列战英皆是一惊,定睛向着那庙里瞧过去,却只看到那大殿的门被打开了,一缕缕白色的烟雾钻了出来,化成了绕着周身的迷雾。

说来也怪,这神仙庙并不是什么大型的庙宇,站在大门前放眼望去就能将院子里的大殿香堂看个全乎。可这时候列战英和蒙挚盯着打开门的大殿,那里面却像是被吸了光,只看到黑乎乎的一片,连张完整的桌椅都看不清。

列战英毕竟年轻,眼瞅着这等怪事发生在自己的面前,有点坐不住了,下了马就准备往里面冲。没等他迈开跨,蒙挚便一把按住他的胳膊,连连摇头:“这庙有古怪,不可莽进。”

列战英道:“正是因为有古怪,所以一定要进。蒙统领,我带二人先行进入探查,如果真有什么事,去会吹哨示意。”

他说着便下了马,一左一右领着两名禁军入了庙。

蒙挚皱着眉,心里只道列战英这年轻人怎么比自己当年还要性急了。他看着几人进了庙,自己也招招手唤来两个人贴着庙门候着。

列战英三人走进那黑乎乎的大殿,从后边看过去,就像是三颗石子落入一潭墨水中,只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蒙挚一瞧,心想着这景致怎么看怎么奇怪,瘆得慌,列战英就这么直直走进去怕是要坏醋。

可还没等蒙挚下令让门外的禁军行动起来,就听见大殿里传来列战英的一声吼:“别跑!”接着,便又是像先前听到的脚不离地的声音传了出来。

列战英的这一声吼像是砸在了地上,蒙挚便也等不得了,领着一众禁军冲进了神仙庙的院子。

进了院子走了没两步,他倒是发现了异常:这起先一直围绕在周身鬼气森森的浓雾,就这么一下散开了;大殿门口也不再是黑乎乎一片,借着月光,这桌椅板凳也都能看个清清楚楚了。

未等蒙挚跨进大殿,列战英便快步走了出来,脸色不大好地说道:“蒙统领,这庙怕是真有古怪。我刚刚进了门,眼瞅着有个个头奇高、身着浅色马褂的人站在屋里,可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便翻了窗子向着外面跑了。”

蒙挚道:“我去追!”

列战英摇头:“还真是奇了怪,也就一眨眼的功夫,我跟着他跑过去,可到了窗户边上,竟是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他正说着,先前跟着他一并进入大殿的两名禁军在那已经破败的佛像后面找到了个暗门。二人举着剑柄咣咣砸了两下,木头门掉着一地灰尘木屑打开了。

不开还好,这一开门,大殿里陡然间便响彻了孩童的哭声——这段时间消失不见的几个娃娃,正是被关在这暗门后边。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被饿得,几个小家伙缩成一团,哭得鼻涕眼泪流了满脸。

话分两头。

另一边,萧景琰将蔺晨带回宫内,也不急着将他关入牢里,只领着人回了自己的偏殿。

这萧景琰的偏殿,和别的皇帝的偏殿不一样。不是个平日里看书下棋优哉游哉的地方,反倒像是他一个人的寝宫,吃穿睡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萧景琰自知不如当年几位皇兄善于计谋勤于算计,登基之后便更加发愤图强。为了省下时间,就连下朝之后他都会在这偏殿里仔细批阅奏折、还会招来朝臣详谈大小事务。日子久了,这偏殿反倒成了他最长待的地方。

蔺晨心里也是多少知道萧景琰把自己待到这里来是想说些什么的,入了殿,他也不管有没有旁人在了,自顾自地坐在了席前,摇着手里的扇子冲着萧景琰笑。

萧景琰屏退了他人,跟着和他面对面坐了下来。他倒了两杯白水,一杯放在自己面前,一杯递给蔺晨:“你这嚎叫了一路不乐意跟着回来,怎么到这时候反倒是兴致不错的样子了?”

蔺晨看了看手里的水杯,脸上的笑意是再也收不住了。他收了扇子,接过杯子说道:“走在路上那是还想着挣扎一会儿,现下的情况是已经跑不掉了,那干脆就不跑了呗。诶,这茶水不错,怎么,当了皇帝之后不喝白水改喝茶了?”

萧景琰冷笑一声,知道他是故意给自己拿乔,便也不顺着他的话往下接,只沉了声问道:“你怎么突然回金陵了,这段时间城里说的那些鬼神妖怪,和你有没有关系?”

蔺晨道:“陛下可真是冤枉草民了,这事儿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萧景琰又说:“和你没关系?那今晚上那孩子又是怎么回事?别以为我真会相信你是在神仙庙门口捡到的那孩子,怎么偏偏别人捡不到,你却能捡到?”

蔺晨听了他的话,忍不住夸了起来:“不错不错,当了皇帝,这脑瓜子都转得快了不少。这孩子确实不是我在那儿捡到的,但我也确实不是捉他的引儿郎。我这趟来金陵,可是寻着味儿来捉妖,干正事的。”他说着,从袖内掏出了个拇指大小的瓷瓶出来,递到了萧景琰的面前。

瓷瓶呈水滴形,隔着一层釉能看到冰裂纹。瓶口边上有个圆环,拿一小串极细的金链子拴着,一头扣在瓶身上,另一头则拴在了封住瓶口的软木塞顶上。

这小东西看着不光精致,捏在手里还有种诡秘的气息。萧景琰脸色一沉,问道:“这是什么?”

蔺晨拿眼神示意萧景琰转过瓷瓶,只见瓶底上刻了个歪歪扭扭的“文”字,还拿了金漆鎏了个边。

蔺晨道:“这东西就是那引儿郎勾到小孩儿的秘诀,最早几个月前我在琅琊阁里见过一次,后来发现这底下刻着的字有点门道。谁想到一路追查下来,问题的关键居然是在这金陵城里。”

萧景琰一愣,说道:“你知道那引儿郎的身份?”

蔺晨点头:“有一点想法了,但还不太确定。”

“要如何才能确定?”

蔺晨想想,说道:“待列小将军和蒙大统领回来便可确定。”

两人说了没一会儿,列战英和蒙挚便回了宫。

四人面对面坐在一起,蔺晨听完蒙列二人刚刚发生在神仙庙的遭遇,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他冲着萧景琰点头道:“是了是了,我可算知道这引儿郎是个什么东西了。”

萧景琰道:“你快说。在金陵城内拐带幼儿,此事非同小可,若这贼人真的能定下来是谁,战英也好蒙大统领也好,定要速速将他拿下。”

萧景琰是真急了,可蔺晨却摆手道:“列小将军和蒙大统领同时出手,怕也还是抓不住这引儿郎。”

蒙挚皱眉道:“为何会抓不住?蔺先生是觉得我们禁军能力不足吗?”

蔺晨摇头:“禁军能力如何,我自然是不用怀疑的。只是这引儿郎它根本就不是人,怎么可能用寻常的法子来抓呢!”

他的话音一落,在座其余三人皆瞪圆眼睛,愣在了原地。

蔺晨便又扭头冲萧景琰拱手作揖,说道:“陛下,草民已经追查这妖物有月余,不如将这事交给我,我定能捉了这妖物,还金陵城一个清静。”

萧景琰道:“妖物?是什么妖物?”

蔺晨想了想,回答道:“山猫、水猴,诸如此类,我现在只能猜个大概,但究竟是什么化形所为,还得等见了面硬碰硬才能知道。”

蒙挚接了话:“这哪算是知道了引儿郎的身份?”

蔺晨道:“起码确定了这东西不是人,既然不是人,那自然就不能用人的规矩来治它了。”

萧景琰看着他,心下打定主意,便说:“好,我信你。该做什么,你去做便是。如果有要帮忙搭手的地方,你言语一声就好。”他又吩咐列战英:“这段时间我便将你借给蔺先生了,你要好好帮他。”

列战英和蔺晨起身行礼,一个答“臣遵旨”,一个答“谢陛下”。

四人又讲了会儿话,萧景琰原本还想留着蔺晨多问些事情,可蔺晨却打了个哈欠,说要回去好好休息一晚上,做好万全准备要去捉妖。

萧景琰不好再留人,吩咐了列战英和蒙挚将他送回苏府,自己则在偏殿里对着烛台里的灯芯回不过神来。

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太碎,萧景琰到现在也没反应过来能在金陵城里再次遇上蔺晨。就这么一发愣,一直到贴身的太监过来提醒他时间不早应该休息了,萧景琰才吹熄了灯,离开了偏殿。

另一边,列战英和蒙挚二人将蔺晨送到了苏府门口,这才想起来这宅子自从苏先生离开后虽然有人定期来清扫,可谁也没通知说今天蔺晨就要住进来。蔺晨也不管就这么进去是不是会惊到下人,只站在门口摆了摆手,示意蒙列二人早些回去。

二人无奈,掉转了马头离开苏宅。行至路上,列战英问道:“蒙大统领,这有段时间没见过蔺先生了,我怎么觉得这次再见着他,总有点不对劲的感觉?”

蒙挚笑道:“你的意思是蔺先生也变妖物了?”

列战英摇头:“不,我没这意思。”

二人边说边走,待到走远了,苏宅的大门也从里面被人扣上了。这天上的云慢悠悠地聚到了一起,恰巧挡了半边月亮。

苏宅后院传出一声猫叫,声音不大,也没什么人在意。只见一只通体金黄的长毛猫顺着走廊走了没几步,踩着石阶攀上了墙垣,跳出了院子。

这猫虽长相可爱,但出现得蹊跷。跟着那引儿郎一前一后在金陵城里冒了头,便又引出了接下来“萧景琰夜探鬼市,蔺晨险断长明灯”的故事。


章一·完





好久没更这一篇了,罪过罪过。所以今天这一更特别多啦>/////<

dei,最后那个“通体金黄”的长毛猫就是蔺少阁主本猫。为了给他留点面子,我就不说破其实是个橘猫这件事了。

评论(2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