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关老师”》(短篇,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

*没啥营养的小段子,周巡用一个特殊称呼发现关宏峰有事瞒着他

*大概算是糖中带刀,OOC在我


--------------


《“关老师”》



周巡和关宏峰之间的关系,在警队新人周舒桐看来,显得有些扑朔迷离。

她听过周巡喊关宏峰“关队”,也听过他连名带姓叫“关宏峰”,更在他俩勾肩搭背的时候听到他叫他“老关”,可最令她不解的是,私下里周巡也会笑嘻嘻地叫上一声“关老师”。

这一声“老师”周舒桐喊起来顺口,纯粹是因为她确实把关宏峰当恩师来看待,而且每天跟前跟后也是实打实学到不少东西。

可周巡的“关老师”不一样,听上去总有那么一股揶揄的味道。

他和关宏峰,总有点旁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明明是性格截然相反的两个心里装了事的成年人,但有时候卯起劲儿互怼起来,却又让人分不清到底是谁比谁更幼稚。

而周巡的“关老师”,通常就是会出现在互怼不成难翻身的时候。

他嘴角带笑,一声“关老师”硬生生拖出了尾音,除了习以为常没啥反应的关宏峰以外,撩拨得周围其他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次数多了,以周舒桐为首的队员们纷纷提出抗议,周巡这才收敛一点,不再当着大家的面儿恶心人。

可人前是一回事,人后则又是一回事了。

周舒桐好不容易舒畅了没几天,也就是在忘了敲门钻进小会议室送文件的时候,她一不小心又撞见周巡周大队长皮笑肉不笑地冲着关宏峰喊了一声:“关老师。”

彼时小会议室里没别人,周舒桐捧着个文件夹呆站着,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倒是向来不苟言笑的关宏峰微微笑了笑,也不转移话题,干脆伸手指了指周巡,冲周舒桐解释道:“看不出来吧,周巡刚进队的时候我当过他师父。”

周舒桐看看关宏峰,又看看周巡,最后歪了歪脑袋问道:“那我应该喊周队什么啊?师兄?”

原本还嬉皮笑脸的周巡听了她的话,脸都绿了。


知道周巡和关宏峰有过“这么一段”之后,周舒桐反而更加觉得奇怪了。

照理说师徒之间总得有个你上我下的感觉,再加上两个人还因为关宏宇的事情搁在那里,怎么看都不该是现在这种若无其事的样子。

周舒桐想不通,队里其他的人倒像是见怪不怪。心里挂了这么个疑问,周舒桐觉得自己看周巡和关宏峰的眼神都不对了。

一直到好不容易赶在夜里跑了趟现场,等到物证都捡得差不多了,她才瞅准机会私下里逮住了小汪,问道:“那个……你知不知道周队到底是怎么看关老师的呀?”

小汪学着他师父的样子,端着泡面桶吸溜了一口:“什么怎么看,两个人关系好着呢!要不是闹出了关宏宇的事情,这师徒俩简直就是咱们警队的黑白双煞,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呢!”

“可是……”

“可是什么啊?”没等周舒桐话说完,周巡的声音就从她背后冷不丁地冒了出来。“这么私密的问题你问汪能问出个什么来,怎么不直接问我啊?”

“周队……”周舒桐吓了一跳,吐了吐舌头。“没什么没什么。”

周巡笑了笑,拧开手里的矿泉水瓶,扭头冲着隔着不远的关宏峰喊了一声:“差不多了老关,走走走,吃宵夜去了。”

关宏峰点了点头,走了过来。

“诶,早说要吃宵夜啊,我这泡面就不吃了!”小汪端着小半碗泡面,急了。

“一边儿去,没喊你们跟着过来,我有事要跟你们关老师商量呢。”周巡摆手,等着关宏峰走到身边,大手一挥勾着人脖子一起出去了。

周舒桐撇了撇嘴,等到两个人走远了,才回过头对着小汪说:“你听见没,周队又喊‘关老师’了。”

小汪拨拉了一下泡面,耸了耸肩膀:“好歹这次没之前叫得那么恶心,算是不错了。”


也就在两个人勾肩搭背吃了顿宵夜过去没多久,周巡又重新开始把关宏峰叫做“关老师”了。

不过好在频率不高,连着喊了几天,周舒桐也慢慢摸清楚了规律,发现到了晚上办案的时候这个称呼才会出现那么几次。

只不过周巡的那声“关老师”变样子了,再也没有最开始那么让人想笑的音调,规规矩矩的,反倒真像是对着尊敬的师长毕恭毕敬的样子。

而奇怪的是,他变,关宏峰的反应也跟着变了。面对这一声“老师”,关宏峰也收起了白天里习以为常无所谓的态度,变成了偶尔回应一句“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师啊”。

女孩子心思细腻,哪怕像是周舒桐这样看上去有些冒冒失失的小年轻也总是会有着不一样的敏锐。她直觉上感到周巡心里装了事儿,像是在刻意试探,又像是在想方设法躲避——可到底周巡是在试探什么,躲避什么,她想不明白,也猜不透。

她被这个问题困扰了没多久,周巡便带着队伍根据关宏峰的指示结束了又一场“翻垃圾”的战斗。等到关宏峰和周舒桐赶到现场的时候,周巡正一边摘着手套一边越过封锁线走出来。

迎面看见关宏峰,周巡笑着摘下了墨镜冲他挥了挥手。夜里光线暗看不太清,这时候太阳高照,倒是让周巡因为忙碌而出现的黑眼圈异常明显。

关宏峰眯了眯眼睛,盯着周巡看了一会儿,问道:“发现什么了吗?”

“那可就太多了,一会儿我让汪给你整个文件报告。”周巡伸了个懒腰,嘿嘿笑了两声。“能让关老师亲自给他批改作业,他这个便宜真是占得有点多了。”

关宏峰勾了勾嘴角,像是笑了,又像是没笑。“你回去休息一下吧,”他伸手比了比自己的眼窝。“黑眼圈都快掉到下巴上了。”

“好嘞,还是关队体谅人。”周巡挥了挥手,越过关宏峰身边,继续向外走。

两人背对背走了没几步,周巡停了脚步转过来又喊了他一声:“老关啊……”

“嗯?”关宏峰也回过头看他。“怎么了?”

周巡抓了抓本来就乱蓬蓬的头发,想了一会儿后才耸了耸肩膀说:“没啥,就是想到那天晚上咱们吃宵夜的时候我跟你说的话,你记着就行。”他的脸上带着倦色,可目光却看上去却十分复杂,莫名其妙地给人一种破罐破摔的感觉。

站在一旁的周舒桐目光在两人中间打了个转,眼看着关宏峰的表情也跟着慢慢变得十分严肃。

“我记着呢,你放心。”关宏峰最后皱着眉点了点头。“你快回去休息吧。”

周巡笑了笑,扭头离开了这片“垃圾场”。

周舒桐跟着关宏峰走进了警戒线,她抱着文件夹,小心翼翼地问道:“关老师,周队让您记着什么呀?”

“一些他刚进警队时候的旧事。”关宏峰说。

“哦,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不是,都是些小事。”关宏峰没有回头看她,周舒桐自然也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他说要是能回到那个时候就好了。”

“回到过去?过去有那么好吗?”周舒桐迈开步子跟上了他的脚步。

关宏峰一时没有回答她的话,可就在她以为这个问题就此打住的时候,她听见关宏峰微微叹了口气。

“我也和他想的一样,要是能回到那个时候就好了。”


周舒桐不明白关宏峰和周巡到底在打什么暗号,只是从那一天起,她听到了周巡喊的无数个“关队”、“老关”、“关宏峰”,可“关老师”这个称呼,再也没有从他的嘴里冒出来过了。


-完-

评论(2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