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这个lof里的内容请不要转载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金陵猫》(章一·1)

评书体。

部分设定沿用了我的旧文《化形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这个页面】看一看。

全系列点【这里

------------------


章一·引儿郎


1.


先前说到这金陵城中流言四起,还有人拍着胸脯说自己真遇到了鬼,引得新帝萧景琰极为重视,打算亲自一探究竟。

萧景琰认定这是宵小作祟,可他不知道,这世上有不少传言并非是空穴来风。闹了鬼见了鬼的,倒也真是在这金陵城西坊里住着的人。

但凡城镇,买卖往来多了,总归会有贫穷与富裕之分。这金陵虽是一朝国都,同样也不能幸免。

古时城镇分为市和坊。市,就是集市,而坊,则指的是居民区。金陵城的皇城坐北朝南,以北门进南门出为界,左右划分出西坊与东坊二爿。

旧时以右为尊左为卑,东坊居住的,有当朝官员,也有富商巨贾,而住在西坊的人则多为雇农、佃农等没有土地的贫民,以及因为战乱或灾祸逃难至此的流民。

早先几年萧景琰的父亲萧选还在位的时候,对这西坊的惯例方式可谓是极其严苛且下得了狠手。他认为这种三教九流聚集之地本就乌烟瘴气,如若不严加管制,迟早会生成祸端。

可等到萧景琰称了帝,身边另有谋士献策,劝解他宜疏不宜堵,于是他便换了新政,以更为温和的方式接管了这一块地儿。

西坊百姓本就是穷苦百姓挣扎求生的一方狭小之地,被先帝高压管制了多年,早就被压榨得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萧景琰的新政,这里的居民是对他自然是敬重有加交口称赞。

闲言少叙,说回新帝萧景琰这次出宫夜巡。

萧景琰几年前为了处理自己几位兄长所犯下的私炮坊一案出入西坊,再加上现在颇受爱戴,他觉着自己白天里大摇大摆出了城入西坊实在是太过招摇。如果碰到那么些个善于拍须溜马的底层官员,他怕是带着列战英这样的亲信都没法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于是这天刚刚入夜,打更的更夫刚落下戌时的梆子,萧景琰便和列战英乔装打扮了一番,仅带了两个贴身的护卫,从皇城的西门走了出去,开始所谓的微服私行。

西坊比起东坊来,地方小,屋舍却繁多。没有高墙大院亭台楼阁,但是茅草屋和泥瓦房东一间西一栋,毫无规律地排列着,显得十分杂乱。

此时早已过了晚饭时间,入了夜,天色渐黑,西坊的人大多又买不起什么烛火,不少人便早早地回了房间和衣而眠。萧景琰一行人在这乱糟糟的泥巴路上走了几转,好不容易才找见了一间还亮着灯的铺子。走过去一看,掌柜的正在柜台后面就着微弱的烛光裁着黄纸,原来是间纸扎铺子。

萧景琰探过头去,问道:“店家,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裁黄纸?”

掌柜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见他虽着布衣可气质不凡,心想此人定不是什么寻常人家,便答道:“这西坊近日闹了怪,陆陆续续丢了三四个孩子了。昨日老槐荫那边的王家也丢了个男娃娃,不过四五岁的年纪,他娘一直在寻他,寻到今天日头下山,便说怕是找不回来了,托我裁点黄纸备用。”

萧景琰问:“报官了吗?”

掌柜答:“报了,官府到现在也还在寻着,只是这接连丢的孩子没有一个寻回来,我们心里也都明白,大概是真找不回来了。”

萧景琰回头看了一眼列战英,列小将军心领神会,转头出了纸扎铺子就要往官府方向走。可还没等他走出两步远,隔着一段距离的街口便传来了幼童的一声嬉笑。

月亮被云遮了,街上除了这纸扎铺子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光源。黑黢黢的一片看不到人,这一声幼童嬉笑倒显得分外明显且诡异了。萧景琰自然也听到了声音,跟在列战英身后走了出来。

两名护卫拔了剑,加上列小将军一起,将萧景琰护在了最里边。

听着嬉笑声越来越近,期间还夹杂了一男子的声音,似是在询问这幼童家住何处。

萧景琰眉头越皱越紧,等到遮月的云散了,他倒也看清了来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隔着几步开外站了个形貌迤逦的年轻男子,怀中抱了个小孩儿,见到萧景琰一行人倒也不显慌张,反而冲着他们笑了起来。

待到这时,萧景琰终于看清了这人的脸,原先摁在心底的些微惊讶在瞥见了他的笑容之后哗啦啦地向上翻滚着变成了愤怒。还没等身旁的列小将军反应过来,萧景琰便夺了他手里的剑,推开挡在身前的护卫向着那男子冲了过去。

列小将军的剑乃难得的精钢所铸,月光下反着白光,杀气磅礴。萧景琰举了剑,冲着那人喊道:“蔺晨!你放着人的日子不过,非要偷孩子当妖魔!好,我今日就斩了你这妖物,还我金陵城安宁!”

原来萧景琰与这蔺晨算得上旧相识,只是这二人兵戎相见也不过是这两年才发生的事。这中间的恩怨情仇说白了也就是个挺简单的弯弯绕,咱们现在暂且按下不表。

且说蔺晨到了这时候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连忙放下了怀里抱着的幼童,一边抱着脑袋往地上蹲一边冲着萧景琰身后大喊道:“误会!都是误会!列小将军救我!”

列战英也识得蔺晨,起身快步向前,费劲力气终于是拦下了萧景琰。闪着白光的神剑入鞘,萧景琰垂了手站在一边瞪着蔺晨。

这一番吵闹,闹得街上原本回家的人都探出了脑袋张望。萧景琰原本还想发火,但转头一看坐在旁边吮着手指头的幼童,只好挥挥手,让列战英抱上孩子,又让护卫押了蔺晨,准备好好审问一番。

一行人带着孩子走了没两步,便听到身后有女人哭喊了一声“宝儿!!”。扭过头去,看见从一间屋里窜出一个披头散发满面泪痕的女人,而同时,列战英怀里的幼童双手向前,冲着那女人挥舞着,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娘”。

众人皆是一愣,可唯有蔺晨嬉笑两声,冲着萧景琰说道:“看见没,我不是什么引儿郎,我可是个送子鹤。”


未完待续




托天下霸唱老师的福,沉迷写评书,写评书真有趣。

尽量保持一周三更吧!比心!

评论(20)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