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关于他们的五个吻(短篇一发完)

昨晚上打了一晚上的手游,等到想起来写文的时候七夕已经快过去了……

不管了,今天再来补上工分!

私设如山!一发完的!甜的!请大家吃糖!


-----------------


《关于他们的五个吻》



1.


第一个吻是个意外。


那个时候李熏然警校还没毕业,凌远也是刚到第一医院入职没两年。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凌欢的生日聚会上。

凌远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和李熏然是怎么认识的,但是年轻人嘛,凑在一起热热闹闹的也挺不错。

吃过饭之后一行人杀到了KTV,吵吵闹闹唱了一会歌,也不记得是在谁的提议下,大家就着包间桌子上放的玩具转盘玩儿起了国王游戏。

凌远不太适应这种游戏,可转了一圈下来看到凌欢她们玩得开心,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桌子上轮到这一局的转盘转了几圈,停了下来。

指针指着的那一格上写着三个字“亲一下”。

寿星凌欢负责报号码,想也没想的就说了句:“那就5号和1号亲一下吧!”

周围一圈的人开始起哄了,拍着桌子喊着“5号,5号是谁?”“1号呢?快出来快出来!”

凌远一愣,笑容还挂在脸上便僵住了。他看了看自己手心里的号码牌,白纸红字,“5号”。他慢慢亮出了自己的号码牌,转头就看到了李熏然哈哈大笑着举着写了“1号”的纸牌站起了身。

他俩没坐在一起,中间多了张桌子又隔了几个人,刚好是距离最远的斜对角。

凌远还没来得及说话,李熏然就拨开了坐在旁边的人,走了两步凑了过来。他没等凌远做出反应,自己就双手撑在桌子上,弓下身子轻轻亲吻了一下凌远的脸。

两个人之间隔着个KTV的吧台桌子,别别扭扭的伸头亲吻着实是让凌远觉得难受又吓了一跳。他没想到李熏然看着像是一幅人畜无害的老实样子,居然玩儿起来也挺放得开。

李熏然温热的嘴唇带着点啤酒味儿,在凌远的脸上只停留了不到半秒钟的时间。在一片起哄声中,他低头冲着凌远笑了笑。“远哥,不好意思啊!”

凌远被包厢里五颜六色的灯光闪花了眼,鬼使神差的,他也没忍住勾起了嘴角。“没事儿。”他说。“能让你亲我,倒也算是我占你便宜了。”


2.


第二个吻是在李熏然成为警察过去没多久——也许也不能称作“一个吻”。


他第一次出任务,也是第一次跟着师父爬高上低抓人。嫌疑人是个瘾君子,持械挟持了人质被围堵在了郊区一栋烂尾楼里。

李熏然的师父是个四十出头的老警察,行事风格和当年在警校里他的老师一样,严肃活泼。

他带着李熏然,还有其他队员一起缩小包围圈的时候,也不知道嫌疑人从哪儿看出来李熏然还是个菜鸟,干脆推开了人质,举着刀子就朝他扑了过来。

李熏然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整个人吓傻了,还没来得及多做反应,就觉得自己胳膊被人推了一把,整个人往旁边跌了下去。

他耳边闪过了像是捅破气球的声音,等到再回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原本朝着他来的刀子插到了他师父的身体里。

把人送进医院,一直到推进手术室,李熏然都觉得自己心跳快得不像话。第一次出任务就遇到了这种情况,他有一点被吓到了,可更多的,却是在埋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

师父的手术持续时间并不算长,李熏然一直在走廊上坐着,盯着门口那几个“手术中”的灯牌暗下去。

护士推着病床走了出来,李熏然看到昏迷中的师父带着氧气面罩脸色苍白的样子,还是没忍住往后退了半步,眼眶有些发热了。

队里其他的同事帮着将病床推进了电梯,李熏然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自己脚步发沉,没法动作。他站在原地看着电梯关上了门,脑子里想着如果不是自己不够机灵,师父也不用受这么大的罪了。

他正难受着,有人喊了一声他的名字。“熏然?”

李熏然回过头,看到了凌远正整理着自己的衣袖,看样子是刚从手术室出来。

“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凌远被他的神情吓了一跳,快步走到他身边,伸手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身体不舒服吗?”

李熏然摇头,吸溜了一下鼻子,挤出了一个笑容。“没有没有,我没事。我师父刚刚做了个手术,我等了他一会儿,现在正准备回住院部了。”

凌远想了想。“刚刚送来的那个警察是你师父?”

李熏然应了一声,垂下脑袋说:“他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的……”有些情绪本来自己憋一憋倒没什么反应,可一旦说出来,就又要开始翻江倒海了。李熏然哑着嗓子,又快要被自责淹没了。

“……熏然,别想太多,你师父没什么大问题,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盯着眼前的发旋,凌远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安慰他。“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好吗?”

李熏然没有抬头,只是“嗯”了一声。

这一声里像是带了点哭腔,凌远微微一愣,随即叹了口气,伸手把李熏然抱进了怀里。“没事儿的,你师父会好起来的。”他哄小孩儿似的拍着李熏然的后背,小声安抚他。

李熏然身体先是有些微微僵直,随后又放松了下来。

凌远的嘴唇贴着他的耳朵,间或触碰了几下,就像是个吻。


3.


第三个和第四个吻几乎是同时发生的。


凌远是在过了很久之后才意识到李熏然那一次之所以会出现在凌欢的生日会上,是因为凌欢一直以为他是自己好姐妹简瑶的男朋友。

而就在凌欢知道他俩之间并没有什么暧昧不明的关系之后,连着两天在家里跟在凌远背后当跟屁虫,说了不少“哥,不行你就去追追李熏然呗”这样不着边际的瞎话。

凌远憋了又憋,两天之后在自己吃完饭窝在厨房洗碗的时候,他终于受不了了。

凌远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家妹妹。“你喜欢你去追啊!”可话音一落,就觉得自己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只是一想到以后要是凌欢真挽着李熏然的手走到自己面前,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凌欢也不恼,做了个鬼脸拍了拍凌远的肩膀。“我要是能追我真就去追了,可惜啊,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凌远瞪她。“不是你喜欢的类型,难道还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你少来,也不知道我生日那天是谁傻乎乎对着别人乐!”凌欢摇头。“远的不说,就你前几个月在手术室外边抱着别人晃晃悠悠的事情都传遍咱们科室的微信群了。哥,从心啊!”

“去去去,干你自己的正事儿去,不要打扰我洗碗。”凌远湿漉漉的手擦也不擦,按着凌欢的肩膀把人推出了厨房。

有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连着两天被凌欢这么“精神攻击”,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凌远还真的是梦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他梦见了一只兔子,长得跟迪士尼动画片里的形象一样,蹦蹦跳跳举止夸张。他又梦到了一只狐狸,两个腿站起来行走,还穿了个花短裤。

那兔子挽着狐狸的胳膊,两个人一蹦一跳地在开满小花的小路上走啊走啊。也不知道从哪儿就飘来了欢快的音乐声,凌远像是开启了上帝视角,看着那小兔子扬起脑袋亲了亲狐狸的脸颊,又看着那狐狸转过身子抱紧了兔子,给了他一个货真价实的吻。

凌远惊醒了,第一反应就是真不该前一天陪着自己管的小病号看了十分钟的《疯狂动物城》。

而第二反应,他觉得这梦里的两个动物,应该是他和李熏然。


4.


第五个吻是落在手背上的。


李熏然和凌远彻底熟络起来,已经是在凌欢的生日会过去两年之后了。

凌远在第一医院的职务慢慢上去了,平常除了手术和看诊以外,必要的社交活动也逐渐多了起来。李熏然也争气,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冲进在队里也站稳了脚跟。

两个人有的时候会越过凌欢这么个中间人,闲暇时间约着吃个饭喝个茶,聊一聊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

李熏然比凌远年纪要小,可思考问题的方式却并不比他简单。凌远挺喜欢和这个聪明人打交道,再加上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和同事、亲戚一样需要权衡的利益关系,每次深谈下来,倒也让他们觉得十分放松。

凌远最喜欢对李熏然说的话就是那句“我虽然是个动手术刀的,可你也注意安全,别把自己弄伤了还得我给你处理伤口。”

每次他这么说,李熏然就笑,一手举着啤酒瓶一手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远哥,我现在可机灵了,一般人伤不到我。”

凌远和他碰碰杯,说了声:“别太拼,命重要”。

可也就在凌远说完这句话没过多久,他再次看到李熏然的时候,就是在第一医院的手术室里了。

李熏然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中了弹,虽然穿着防弹衣,可因为距离太近,还是从侧面射进了身体里。

凌远站在手术台边上,看着已经麻醉完毕的李熏然,觉得自己脑子里嗡地一声炸开了花,再然后,竟是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打开胸腔、取出子弹、清创、缝合。凌远在完成手术的过程中手没有抖,思维也没有乱,一直到助手帮忙完成收尾工作后,他才后退了半步,摘下口罩叹了口气。

李熏然被从手术台上挪下来,又有护士将他推出了手术室。凌远回过神来,感到自己舌尖一阵发麻,口腔里也有了铁锈的气味。

想来是一场手术做到后面,为了全神贯注他只能拼命咬紧牙关,以至于舌尖被咬破都没有察觉。

夜里完成手头的工作后,凌远去了李熏然的病房。他还没有醒,父母也都暂时没过来。守着他的是队里的同事,知道凌远和李熏然是朋友后,同事打了声招呼,说先到走廊上抽根烟提提神。

凌远拖过凳子坐到了李熏然的床边,目光先是从病房的房顶落到了李熏然床头的吊瓶,再接着看了看床头柜上摆着的花,最后盯住了李熏然沉睡着的脸。

那是一张相当好看的脸,用俗气一点的话来说,就是个“明星相”,可是现在看起来却让人感到心疼。手术之后的氧气面罩已经摘掉了,可鼻子前还放着根氧气管。李熏然的脸色难看,眉头也因为伤口的疼痛紧皱着。凌远叹了口气,伸出手去轻轻覆在了李熏然露在被子外的手背上。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很在意李熏然,凌远觉得已经记不太清了。也许是从第一次被李熏然主动亲吻脸颊开始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更有可能是在后来看到他因为师父受伤差点自责到哭起来的时候心里就有了涟漪。

他知道李熏然是个勇敢的人,也知道他是个合格的警察。可现在躺在面前的李熏然,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会受伤的,同样也需要被人保护的年轻人而已。

凌远觉得自己脑子很乱,有些什么东西在往外冒着。他握住了李熏然的手,轻轻抬了起来。

李熏然的手掌温度不高,凌远盯着骨节分明的手指,忍不住低下头去吻在了他的手背上。

凌远想,等到李熏然醒过来,一定要亲口告诉他自己很想成为保护他的那个人。


5.


之后他们有了第六个吻。

接着是第七个,然后是第八个……

数到后来,无论是凌远还是李熏然,再也没有谁能够数的清了。









朋友们!我甜不甜!

甜!

评论(39)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