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贺涵x赵启平的兼容性测试,超短。

没啥实质内容,just互相撩拨而已。

啊……想吃鳗鱼饭。


------

《能,好,怎?》


1.


酱子的营销方式和别的饭店不太一样。

店面地理位置特殊,周围全是林立的办公高楼。职场江湖暗潮涌动,到了每天吃饭的时间点,酱子里围坐着的男男女女便会靠着各个公司之间的风吹草动来当做社交的话题,聊上那么几句。

老卓是个心里拎得门儿清又有个性的老板,他在店里的时候喜静,带着一帮员工秉持着“不多听、不多问、不多在意”的原则经营了多年,让酱子这个小店对于这些水泥森林里的“善男信女”们而言,变成了一个可以信任的、能够放松的、并且味道不错的食肆。

店里人来人往,大多都是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同事ABC领导EFG。

老卓挺喜欢这种为熟客服务的感觉,轻松,变化少,不用太操心。他也对这些日复一日见惯了的人熟悉了起来,有的甚至还成为了不错的朋友。

——所以当赵启平推了门进来,走到吧台前点了一份蛋包饭之后,洛洛一蹦一跳地跑到了正准备捏着点菜单往后厨走的卓渐清面前,一脸兴奋地眨巴眨巴眼睛。

“这人是谁呀?之前怎么在店里没见过他啊?”小姑娘压低了声音,笑嘻嘻地说道:“哎哟喂,他好帅啊!”


2.


事实上赵启平并不是因为有着怎么特殊的原因才走进酱子的。

他就是上午在这附近参加了个医疗讲座,午饭虽说被主办方包圆了,可那种推杯换盏的场合真能吃得顺心就见鬼了。匆匆扒拉了两口菜,又喝了几口酒,赵启平脚底带风离开了会场。

也许是肚子没填饱的原因,赵启平从大路溜达到了小路,没一会儿就走到了酱子的门口。他也没多想,抬头一看这是家日料饭馆,拍了拍肚子脚尖一扭就走了进去。

年轻人嘛,人是铁饭是钢,长身体的时候总得吃饱饭才对。赵启平这么想着,一屁股坐在了吧台前。

酱子之所以能给人安全感,其中有一个缘由就是这家店的位置太过隐蔽了,一般人没引导的话还真不太会走到这里来吃饭。赵启平落了座,和吧台里看上去气场惊人的老卓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最后才小心翼翼地说:“给我来个蛋包饭吧。”

卓渐清被他的样子逗乐了,笑着点了点头。“新进到一家不熟悉的日料店不知道吃什么好,蛋包饭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赵启平一愣,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卓渐清便捏着点单的小纸条走向了后厨。他这才重新坐好,开始大量这间日料店。

营业的面积不算小,可是到了饭点,生意却非常好,除了吧台以外其他的餐桌都已经坐满了人。

赵启平撑着脑袋看了没一会儿,洛洛就端着蛋包饭笑眯眯地放在了他面前。“您的蛋包饭,请慢用。”她说完也不急着走,后退了小半步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启平。

赵启平被她看的有些后背发毛,只好道了声谢,颇为尴尬地举起勺子破开了面前金黄透亮的蛋皮。

炒饭香甜的气息钻进他的鼻子,勾得先前没有囤放多少东西的胃开始食指大动。

赵启平送了一口饭进嘴里,正在感受着米粒的口感,身后就传来一个男人听上去有点意外的声音。“你们老板怎么又舍得做蛋包饭了呀?”

赵启平转过脑袋,看到了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冲着洛洛笑。“他不嫌弃这是简单的料理,没有挑战性了?”

洛洛拿着餐盘挡住半边脸,眼角却也跟着挂上了笑意。


3.


男人冲着赵启平微微点了点头,笑着坐在了他的旁边。

卓渐清也走了出来,手里端了个方方正正的食盒递给他:“来,刚做好的。”

“谢谢。”他道了谢,揭开了食盒的盖子。

大小均匀的鳗鱼块淋了蒲烧汁,在米饭上码放整齐,看上去十分诱人。赵启平看了看鳗鱼的厚度,想着酱子的老板这材料给得真扎实。

刚落座的男人似乎和卓渐清很是熟悉,两个人之间也很有默契。一个人接过食盒,另一个人转头便去忙其他的事情,彼此之间虽然没有交谈,但看得出气氛相当融洽。

赵启平端起装了玄米茶的杯子喝了一口,想着自己当了这么几年的社会人,周围能有这种默契的朋友好像也不算太多。他微微叹了口气,继续低头对付盘子里的蛋包饭。

令赵启平意外的是,吃着鳗鱼饭的男人先开了口。“之前在这里没见过你,你是最近才入职的员工吗?”

“啊,不是,我只是刚好路过,误打误撞进来吃顿便饭而已。”赵启平摇头。

“酱子不太好找,老卓的蛋包饭也不轻易做,你今天这一趟误打误撞,还真是挺有口福的啊。”男人笑了笑。

“……老卓?”

“哦,就是酱子的老板,那个看起来凶巴巴的人。”他抬手指了指卓渐清。“他啊,老说蛋包饭这种东西太简单没有挑战性,可实际上他做的最好吃的就是蛋包饭了。”

赵启平点头。“确实好吃。米饭很香,蛋皮很脆,酱汁味道也好。”

卓渐清离他们不远,听了赵启平的话,忙完手里的事情后笑着摇了摇头走过来。“你别听贺涵胡说,我明明做的所有菜品都很好吃。下次你来,我请你吃比今天他吃的还高级的鳗鱼饭。而且给你按照最地道的关西方法做,取最肥美的鱼段,烤到焦焦脆脆的。”他顿了顿,接着指了指一旁的贺涵说道:“记在他的账上。”

赵启平被逗乐了,笑着摆了摆手:“还是别了,我吃东西不挑,也吃不出什么好坏,高级的食材到了我这儿怕是太划不来了。”

“所以还是得要多吃,以后多来这里吧。食材好,做法好,环境也好。”贺涵眯着眼睛笑了。


4.


赵启平也是没有想过自己一顿随心而行的便餐也能吃到和陌生人坐在吧台边聊到喝完两杯茶水。

鳗鱼饭和蛋包饭都吃完,老卓又突发奇想切了一小份刺身拼盘让两个人大快朵颐。

交谈之间赵启平知道了贺涵是个公司高管,可难得是他身上并没有什么令人退避三舍的架子。

一顿饭吃到最后,赵启平和贺涵两个人不光互相留了电话,甚至还约着再碰到什么好吃的东西一定一起去试试看。

贺涵的眼神晶亮,看向赵启平的时候充满了放松和兴奋。这种简单的感情很容易传染给身边的人,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赵启平觉得自己和贺涵之间可能不只今天一顿饭这么简单,他愿意和这个人交个朋友。

卓渐清站在吧台后面擦着案台冲他们笑:“那我以后不管到没到新玩意儿你们两个都要一起来吃啊。我可是最懂吃了,能不能吃,好不好吃,怎么吃这种事情,我看一眼就知道了。”

贺涵点头答应,转过来又对着赵启平说道:“老卓话都说这份上了,小赵医生你以后就算扛头猛犸象过来,也得让他给咱们料理好了才行。”

赵启平笑,而吧台里的卓渐清则摇了摇头,笑骂了贺涵一句:“怎么就‘咱们’了,你就光顾着吃吧,我只负责新晋食客小赵医生的‘能好怎’,你的我不管,可别来蹭小赵医生的面子了。”


5.


吃,在不少人心目中都算得上是头等大事。

起先赵启平还不这么觉得,可在被贺涵拉了几次去试老卓的新菜之后,他赫然发现只要在吃的方面稍稍提升一下品质,整个人的幸福指数都会上升好几个百分点。

人和人的交往从来都是从零开始,赵启平觉得开心的就是在和贺涵成为朋友这件事上,他没有半点犹豫。

他挺庆幸自己那天不小心走进了酱子,也挺庆幸自己在吧台上和贺涵聊了那么长时间。

如果没有那么一顿两边成年人看上去都有些自来熟的午餐,如果没有在后来和贺涵两个人组队到处找好吃的,赵启平觉得自己可能还真没法像现在这样感受到生活的幸福指数飙升。


6.


等一下,幸福指数飙升的直接原因难道是因为认识了贺涵?

——小赵医生陷入了沉思。









对!

完了!

搞事情!

撩完就跑!

评论(24)
热度(126)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