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三查

It`s a good thing the sun is always shining in here.

【凌李】《亲爱的陌生人》(17)

1-2)(3-4)(5-6)(7-8)(9-10)(11-13)(14)(15)(16

主CP是凌李,有谭赵串场。

----------------------


《亲爱的陌生人》


17.


浑身的关节和肌肉就像被人用雷神的锤子锤过一样,酸胀到根本没有力气活动。

眼皮上就像是挂着千斤重担,努力许久总算睁眼的李熏然,第一反应是开始回忆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最先发现他醒过来的,是守在床边削苹果的简萱。小姑娘原本低头处理着手里的果子,再一抬头就发现李熏然睁了眼。

“熏然哥你醒啦!稍等一下,我现在就去叫人,他们都在门口跟医生说事情呢。”她把手里的东西往床头柜上一放,连蹦带跳地跑了出去。

李熏然这才放松下来,仔细打量身处的病房。这里难得的是间单人病房,看来自己这次伤得确实挺重。

也许是因为不确定他到底什么时候能醒,房间里除了刚刚还在的简萱以外没有其他的人。

李熏然眨了眨眼睛,勉强赶走了脑子里混沌的感觉。而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感到自己身体里除了酸胀的感觉以外,还有控制不住的痛感。

他正皱起眉头试着换个姿势,病房的门便被打开,主治医师带着几个人走到了他的床边。

被从上到下好好检查了一番,李熏然直到听见医生说了句“没什么大问题”之后总算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环视了一圈,看清了站在床边的都是谁。

简瑶在、简萱在,自己的父母也在。

而最灵通惊讶的是,他居然看见了凌远。

“唔……”戴着氧气面罩,李熏然讲话的声音听不大真切。简瑶凑了过去,帮着他微微挪开了一点面罩。“远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熏然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吓得凌远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听瑶瑶说你出事了,不放心,过来看看。”

“小凌昨天下午就过来了,守了你整整一天,确实辛苦了。”李熏然的父亲拉过了床边的凳子,坐了下来。“也多亏了他昨天夜里能照顾你,不然我和你妈两个老人家还真有点忙不过来了。”

“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只要熏然能醒过来就行了。”凌远说着,冲李熏然笑了笑。

尽管心里还有着不小的困惑,可身体上的疼痛和疲倦感让李熏然没法再想太多,他轻轻应了一声,放松了身体。

李熏然的父亲说的没错,因为凌远本身就是医生,有他在身边帮忙照顾,的确让人省了不少心。

李熏然醒过来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而在凌远的照料下,到了天色渐黑时他的精神头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简家姐妹和李熏然的父母先一步去吃晚餐,房间里只剩下了凌远和李熏然两个人。

凌远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了看吊瓶里的液体,又看了看李熏然。“我以为上次看到你手臂受伤已经够吓人的了,没想到这次更厉害,直接进急诊室的手术台了。”

“远哥……”李熏然被他说的不太好意思。“这次真是意外,我送瑶瑶回家,结果路过一个写字楼的时候刚好碰上了因为劳务纠纷来闹事的人……”

“然后闹事的人提着刀子越闹动作越大,差点儿伤到路过的小孩儿。你过去护住小孩儿,结果反而被闹事的人当了靶子。”凌远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

李熏然愣了愣。“远哥,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你睡过去的这段时间里,简瑶都跟我说了。”凌远摇了摇头。“得亏我想起来给你打的电话被简瑶接了,不然这次受伤,你肯定又要和之前的骨折一样瞒着不告诉我。”

“哪能啊,我这身边就认识远哥您这么一个医生,我以后要是受伤,一定据实汇报以便获得场外支持早日康复嘛……”李熏然嘿嘿笑了两声。“对了远哥,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一想到前一天打电话时的心情,凌远低头,帮着李熏然整理了一下被角。“倒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是想着总是发信息,有段时间没听到你的声音了,打个电话过来问问你手臂恢复得怎么样。”

“哦,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李熏然像是松了口气。“前些天我还在想,这两天远哥你是不是因为太忙了,没有什么时间搭理我,所以微信啊短信啊什么的也没太敢发给你。”他说着,又笑了笑。“我还以为是不是因为我话太多,惹你不高兴了。”

“怎么可能,我永远都不可能对你生气的。”凌远说完,觉得自己的话似乎有些太过明显了,连忙摆了摆手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熏然你这么好,没有人会不喜欢你的。”

李熏然被他的样子逗得也跟着有些不好意思了,稍稍挪动了一下肩膀后轻轻点了点头。“看来我这次受伤还是因祸得福了,解开了一个心结不说,还能听到远哥你夸我。”

“我心里早就把你夸了成百上千次了。”凌远拍了拍李熏然的手背。“所以你得好好的,别再出什么事,不然我夸你都不知道要夸给谁听了。”

李熏然笑着应了一声。

病房里的灯光是白色的,再加上床单被套的颜色,让原本就因为失血而进行手术的李熏然脸色看起来更显得有些苍白。

好在他还在笑,尽管身体上的不适感依旧很强烈,但掩盖不住的放松的心态让他的气色勉强恢复了一点。

凌远看着他憔悴却依旧英俊的脸,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微微叹了口气,问出了困扰自己多日的疑问。“熏然啊,方便我问一下么?简瑶……是你女朋友吗?”

李熏然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一瞬间愣住了,接着便红着脸摇了摇头。“不不不,不是的当然不是的,她是我发小而已,并不是女朋友……”

李熏然还想要解释什么,可努力组织了一会儿语言之后发现还是没法清楚地讲明白,只好红着脸叹了口气。

他看上去有些慌张,像是被戳穿了小心思一样有点不好意思。年轻人一被戳到关键点就会炸毛的特性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李熏然的思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自然没有注意到凌远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慢由平摊着的手掌向后回缩,最后变成了轻轻握住的拳头。


TBC




#两组电波稍一错位,误会就这么来了#







还有三章正文就结束啦!

评论 ( 15 )
热度 ( 138 )
  1. 爱围观的ssica茶三查 转载了此文字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