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三查

It`s a good thing the sun is always shining in here.

The Devil and the huntsman (1)

关键词:架空战争,有肉,可能是SF,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哦,是个原创。

 @海老牛蒡卷 哥,你点的军医x兵痞。这是第一章,第二章更新时间待定……吧。你懂的,爱你一万年。

bgm当然是《The Devil and the huntsman 》啦!

ps,一切地名、人名、武器名、军衔、战术名称全是我为了装逼胡诌的,都是不存在的,tan90°

--------------------


1.


陆联邦和第戎帝国之间的战火持续到第三个年头零四个月的时候,就连阿尔斯·克林特这样最底层的小兵都有着很强的预感,觉得这一切差不多应该都要结束了。

他所在的34连营地驻扎在距离庞贝雪山三十公里开外的鹈鹕镇,这里是距离敌方最后大本营最近的据点。而为了拿下这个小镇,34连炮火连天持续攻击了整整两个月。

医院被炸毁了,教堂和剧院很快便充当了医疗室的角色,而在市政厅变成作战指挥室没多久后,图书馆里存放着的不再是书籍,而是枪炮和火药。

原本宛若人间仙境的小镇子被染成了令人作呕的泥色,空气中充斥着武器的铁锈味和血液的铁锈味。

阿尔斯坐在他的床上,一面擦拭着自己手里的小刀,一面看向了营帐外面。

镇子里已经没有原住民了,除了脸上沾满了泥和血液的肮脏的大兵们以外,整个视野里唯一还在晃动着的东西也就只剩下燃烧着的火把和被冷风吹动的旗帜。

——可怕的,无情的,流着血的战争。

阿尔斯垂下眼睛,将擦拭干净的刀收入了刀鞘。

营帐被人掀开,冷风夹着火药的臭味钻了进来。阿尔斯抬头,看见自己的排长威廉姆·霍布斯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走了进来。

阿尔斯和帐篷里其他的士兵一同起身列队,向排长敬礼。

“伙计们,希望你们还记得我们的随队军医爱德华。那个为了保护最后的药品,死在鹈鹕镇大门口的真男人。多亏了他,你们中间没有人因为感染而翘辫子,也多亏了他,我们在拿下鹈鹕镇之后还能撑到增援的到来。”威廉姆眯着眼睛,扫视帐篷里的士兵们。“谢天谢地,今天终于有人来顶替他的位置了。”

站在他身后的男人向前走了半步,露出了真容。

相比起帐篷内其他士兵而言,他看上去简直弱不禁风。他的个头不算矮,长得也算英俊。可从五官看上去,他似乎有着古亚洲人的血统,军装包裹着的身体实在是太瘦了。

他有着线条优美的长脖子,看上去很精干很漂亮。可老实说,这种漂亮的弧度放在现下的环境里并没有什么积极的意义。

阿尔斯看着他,暗自骂了一句首都征兵的大老爷们是不是再也找不到真正的男人了。

“吉恩·乔,”男人自报家门。“首都医疗中心学者,原42连医疗兵。”

他的声音听上去和长相也挺搭调,没什么攻击性,自然也没什么防御能力。阿尔斯想,就这么个人丢到战场上,不出五分钟,肯定会被炮弹轰成一滩肉泥。

营帐里的其他人显然也和阿尔斯想的一样,相互之间传递着戏谑的眼神。

吉恩并没有在意,结束自我介绍后退到了一边。威廉姆看了看床铺,抬头冲着阿尔斯的方向开了口。

“嘿,战神,我把小军医交给你了。请你收拾好你那些刀剑占用的床位,让我们的南丁格尔好好休息一下。”他冲着阿尔斯旁边的床努了努嘴,转头看向了吉恩。“阿尔斯旁边的床位是空着的,你可以把他的那些破铜烂铁推到床底下去。”

吉恩点头。

“再撑撑,我们很快就要毁灭庞贝了。”威廉姆丢下这么一句话,掀开帐子走了出去。

营帐里的士兵们松了口气,重新恢复了先前的姿态。有的人冲吉恩吹口哨,还有的人明目张胆地冲他喊“嘿,小家伙”。

吉恩没有搭理他们,捏着自己的行李袋走到了阿尔斯面前。

“你好,”他在自己的床边站好,看着被堆在床铺上的几把刀和刀鞘。“我帮你把这些刀收起来吧?”

“不用,我怕你拿不动。”阿尔斯没有抬眼看他,拎着罩在床上的薄被把杂七杂八的东西兜成一个小包裹,一股脑甩到了自己的床下。

吉恩的动作有点僵硬,他看上去有些紧张,似乎并没有想到阿尔斯的态度会这样冷淡。他捏着行李袋的手顿了顿,在看到阿尔斯并没有将薄被还给他的意思之后,他慢慢坐在了床边上。“那个……排长叫你战神,是因为你的名字叫阿瑞斯吗?”

阿尔斯翻了个白眼。“阿尔斯,阿尔斯·克林特。”

“它们读起来很像。”吉恩说。“说来也巧,我在42连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个被大家叫战神的家伙,他很厉害,在赤港战役的末期独自一人端掉了敌方的弹药库。没想到在这里也会遇到一位‘战神’,你一定也是非常厉……”

“停一停,停一停,我亲爱的‘南丁格尔小姐’,”阿尔斯打断他。“听着,你现在要睡的这张床,三天前是属于一个名叫肯特的王八蛋的,也就是在三天前,他在侦查的过程中踩中了炸药,被炸成了碎片。所以亲爱的,我不需要闲聊,你也不需要闲聊,与其考虑怎么和我们搞好关系,不如好好想想像你这样的小姑娘怎么在炮火中活下来吧。”

吉恩的脸色变了,皱着眉头有些苦恼地说:“……别把我看得太没用,我也是个经历过炮火的医疗兵。”

“宝贝儿,这里所有人都经历过炮火,你并不特殊。”阿尔斯不再搭理吉恩,而是从床底下掏出了另一把刀,开始仔细擦拭起来。

吉恩也不再说话了,整理了一下床铺之后,将行李里装着的日记本掏出来放在了枕头旁边。

阿尔斯听着他悉悉索索的动作,心里默默爆了一句粗口,接着从床底下掏出了属于吉恩的薄被,丢还了过去。

希望这个小家伙能够活到发挥医疗兵作用的时刻。

阿尔斯想,自己会被吉恩当成混蛋吗?倒也无所谓了,反正只要不把自己的后背交给这个弱不禁风的小豆芽,保证自己能活下来取得战役的胜利才是最最重要的事。

他想活下去。


TBC





喵哥,看到我给你的小心心了吗?


ps,如果有除了喵哥的小伙伴看到这里,我一定要强调一下,这文的CP是小豆芽军医x壮汉战神,希望大家不要逆了23333

评论 ( 10 )
热度 ( 11 )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