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三查

It`s a good thing the sun is always shining in here.

段子也是情,段子也是爱。(1)

旧文,碎片式的段子。以后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挺随意的东西。

补上来存档用,这一波就不打tag了。



---------


段子合集(1)


谭赵-1


谭宗明在前往柏林机场的途中收到了赵启平的短信。

小赵医生看上去心情很好,不知道从谁那儿学了一行笑眯眯的颜文字,外加一句“今晚等你到家,给你一个惊喜。”

谭宗明嘿嘿笑了两声,摁了条短信问他“有多惊喜?”

赵启平这回倒是发了条百转千回的微信语音说:“非常专业的惊喜,绝对超乎你的想象,而且这是在你身边的人里,只有我一个人才能做到的事!”

谭宗明一愣,随即想起自己在出差前,小赵医生难得黏人的样子,加上由于到达机场前被合作方拉去吃了顿德式早餐,他觉得自己这时候有点饱暖思淫欲了。

专业?有多专业?难不成小赵医生一个人在家期间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打算打开某些少儿不宜的新世界的大门?

情趣这种东西不能细想,但只要是小赵医生想做的,自己又有什么不好配合的呢?

——谭宗明这么想着,一路从柏林飞回上海,心里都像是揣着个小毛刷子,挠得痒痒的。

飞机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谭宗明让司机加快了车速,想着赶快回家看看大半个月没见的小赵医生——顺便亲自验收一下他的“惊喜”。

他进了门,站在玄关喊了一声“启平”。可还没等赵启平探出脑袋来,他就闻到了一阵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

谭宗明原本在心头上疾驰的火车像是突然拐了个弯,他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两秒过后,只见赵启平端着个烤盘从餐厅走了出来。

“啊,你回来了,快来看看我给你的惊喜!”他腰上系了条围裙,烤盘里码放着一只完整的烤鸡。

“完整的!无骨的!烤全鸡!”赵启平两眼发光。“百分百骨科高精尖技术,超精细不伤肌肉纹路剔骨,绝对保证专业性!绝对保证口感!”

谭宗明盯着烤鸡看了看,又盯着赵启平看了看,最后认命地笑着走了过去。

这惊喜还真是个只有小赵医生能做到的惊喜。

不过吃啥不都是吃啊,谭宗明想,反正不管是盘子里的还是端着盘子的,最后都是要被他吃掉的。



洪季-1


洪少秋在还没和季队长熟到能把自己弯弯绕的小心思坦白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凑在一起抽过一次烟。

两家局子靠的近,出门进门都是点个头左右手的关系,有的时候两边的人相互之间可能不认识,但也都混了个眼熟。

洪少秋刚出完一次任务回来,难得老实地坐在办公室里补了一堆文书资料。他想着终于能休息个两天了,停笔之后从怀里掏出盒烟,走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禁烟的规定其实已经定下来有个几年了,洪少秋不太待见这种规则,觉得像是搞刑侦这种费头脑的事情,就得随时来根烟提提神。好在他长期跑外勤,办公室呆的少,否则依照他的怪脾气,还真有可能带领办公室一帮烟民抗议起来。

吸烟区是两个局公用的,也就是在院子里的自行车棚旁边放了几把小靠椅。车棚顶上爬了些爬山虎,也算是净化空气了。

洪少秋走到吸烟区,发现有人比他先一步到了。那个人没坐着,嘴里叼了根烟站在车棚下面仰头盯着脑顶上绿色的爬藤。他穿着件白色衬衣,袖子挽到小臂,露出了好看的肌肉线条。

洪少秋走过去,打量了一下他。长得很好看的一个年轻人,但是是张生面孔,不是自己国安局的人,那就得是隔壁警局的人了。

“隔壁警局的同事吧?”洪少秋没客气,向他伸出了手。“有缘千里一根烟,你好你好。”

年轻人皱着眉头盯着他的手看了一会儿,还是轻轻握了握。“你好。”

洪少秋笑了笑,坐在了靠椅上点燃了烟。“哎,你看起来挺面生,新来的吗?”

“不是。”年轻人摇了摇头,往旁边走了半步,像是不太想搭理洪少秋的样子。

“哦,那就是我很久没回来,都不认识了。”洪少秋也没管他,自顾自地接起了话。“对了,我回来之前听说你们局最近有个队长挺冒头的?好像姓季?破了不少大案子,脑力和体力都特别厉害,长得也特别帅,是不是真的啊?”

年轻人眉头皱得更深了。“你听谁说的?”

洪少秋吐了个烟圈,笑了。“国安局这边的几个小姑娘都传遍了,季三哥季三哥,叫得可亲热了。你认识这个人吗?”

年轻人把手里的烟头摁在了垃圾桶上,抬头看了洪少秋一眼。“你要找他吗?”

洪少秋抿嘴,笑得一脸无辜。“不找不找,我也就好奇问问。毕竟这种传得神乎其神的完美男人,在我看来都是胡诌,绝对不可能在现实世界出现的。”

年轻人听了他的话,没憋住笑了。他笑开之后脸上的表情倒显得生动了不少,连带着洪少秋这时候才注意到他长得挺好看。

“你说的对,神乎其神的都是外面胡诌的。”年轻人点头。“我就是季白。”

洪少秋愣了,夹在手里的烟差点儿掉地上。

——这特么就尴尬了啊。


凌李-1


后来仔细回想起来,李熏然对凌远的第一印象其实是一个“处理不好感情上的事、黏黏糊糊不太果断”的人,哦对,还是瞬间拉低自己办案等级的人。

那个时候李熏然刚从警校毕业,对于自己成为警察这件事情感到特别自豪。

除了因为从小受到警察老爹的影响以外,李熏然觉得没有哪个男孩儿会不喜欢腰间别把枪的飒爽感。

到警局报到的当天,李熏然觉得自己腰杆子直的不能再直了。警察世家外加警校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让他迈进警队的脚步都显得相当沉稳自信,想着立马就能跟着警队攻破各种大案要案。

可自信了没到半小时,李熏然就被按着坐在了负责接警的办公室里,塞了笔和日志本,成为了负责当天接警的值班警察。

虽然队长说安排给他的师父上午出外勤去了,得要等到下午回来了会再来找他,可李熏然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笔和本子,还是一时半会儿没回过神来。

他心里是知道工作不分高低,可他本以为自己一到警队就能大展拳脚,现在却让他做个接警的书记工作,实在是心里有落差。

想了没一会儿,倒还真是有人来报警了。

进来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女孩看起来年纪不大,蹦蹦跳跳的样子看上去比李熏然还要小上一点。而跟在她身后的男人则是一个稳重的成年人,个子很高,身形也好看。虽然长相英俊,可脸上却没有太多的表情。

李熏然坐直了身子,问道:“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的吗?”

女孩儿快步走到他面前,指了指身后的男人。“他的手机丢了,我想问问报警能不能找回来?”

李熏然看了看他们两个,翻开了日志,认真记录起来。“什么型号的手机?在什么地方丢的?”

“iPhone5s,就在前面街口的早餐铺里丢的。那间店面太小,没有监控,这手机也不值钱,但是对我哥是很重要的东西。”女孩儿显得很着急,回头冲着男人喊了一声。“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一直没有出声的男人叹了口气,也跟着走了过来。“那个……这个老款机子也不值钱,要是真找不回来就算了。”他冲着李熏然笑了笑。

听到他这么说,女孩儿急了,一下子拔高了音量。“那哪行啊!那可是念初姐送给你的东西!最后就留着这么个手机,丢了就真没借口和好了!”

“等等,等一下。”李熏然抬起手,制止了女孩快要爆发的争吵。“我先记录一下,失主名字是……?”

“凌远。”男人说。

李熏然点点头,接着问。“手机开定位了吗?”

“应该是开了的……时间太久,我有点不太记得了。”凌远回答道。

站在旁边的妹妹有些生气地哼了一声。“哥我跟你讲,这手机要是找不回来,你和念初姐之间就真的完蛋了。”

凌远看了她一眼。“我们之间本来就已经结束了。”

眼看着两个人又要吵起来,李熏然连忙站起了身。“那啥,你们跟我到后面办公室里找技术操作一下,看看能不能定位吧。”他领路,带着两人走进了负责技术侦查的办公室。

局里的同事开始对手机定位的时候,李熏然站在了一边悄悄看着来报案的兄妹两人。

凌远的妹妹显然对凌远这种冷淡的态度不太满意,皱着眉头念叨着手机的重要性,可凌远却像是并不在意能不能找回失物一样,揣着手摇了摇头。

李熏然叹了口气,倒了两杯水端给他们。“喝口水,别着急,我们争取帮你们找回手机。”

凌远接过水杯,转过头看了看他,道了声谢。

局里负责技术的同事动作很快,没一会儿就确定了手机现在的位置。

那是距离丢失地点不远的另一条街道,李熏然带着兄妹两个人赶到的时候,发现手机在的位置只是街边的一只垃圾桶。不知道是不是偷手机的人看到这只是个破旧的5s,想着也卖不到多少钱,就顺手给扔在了这里。

李熏然将手机整理好交还给凌远,可相对于倍感欣喜的妹妹而言,凌远的反应倒显得平静了许多。

“谢谢你,我原本还想着找不回来就算了,刚好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翻篇……但既然找到了,有些事情总归还是可以试一试的。”凌远向他道谢,转头看了一眼妹妹,接着说道。“不过为了谢谢你帮我找到手机,我能请你吃午饭吗?”

李熏然一愣,随后有些尴尬地摆了摆手。“那个……你遇到了什么事情我不太清楚所以不好评价,但帮助市民解决问题是每个警察应该做的事情,我只是在做我的本职工作而已,所以午饭就不必了。”

凌远笑了笑,眼睛完成了好看的弧度。“那我能知道帮我忙的警察叫什么名字吗?”

李熏然也跟着笑了。“我叫李熏然,今天第一天报到,没想到就接了个案子。”

凌远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小李警官认真负责,以后会是个很好的警察的。”

“谢谢你,我会努力的。”李熏然看了看他手里的手机,又看了看旁边撇着嘴的妹妹,心里想的却是师父怎么还不回来啊,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别着枪跑大案现场啊……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81 )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