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雨生百谷》(短篇一发完)

蔺靖,年下。

没啥营养的千字短文,大概是蔺晨刚到金陵时的一点片段。

两周年啦,也算布婚啦!

--------


《雨生百谷》



谷雨将至,金陵城外的农田早已完成了播种。顺着潮湿的空气,有细小的绿芽顶破了泥土向外生长。

田埂边站了个人,默不作声地盯着田里犁地的水牛错不开眼。来来往往的农夫虽然对这年轻人感到好奇,可见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举动,便也由得他去了。

一直到雨彻底落了下来,素衣的年轻人才有了点反应,拢了拢袖子,抹了把脸,转身离开了。

苏宅的院子里点了几根驱虫静心的熏香,年轻人进了院子,也不急着换下湿漉漉的外衣,反而是在院子里兜兜转转了几圈,仰着脑袋冲着房梁上喊了一声。

“飞流啊,还不快给你蔺晨哥哥拿把伞来呀!”

房檐上探出个少年人的脸庞,冲着他做了个鬼脸,接着便又扭过头去不再理他了。

“你们两个,一个说是要去逛逛金陵城,一个说是想要晒晒太阳。这都下雨了,还能继续闹腾起来吗?”房门被拉开,梅长苏站在门廊前摇了摇头。“雨快变大了,你们两个就别再闹了,回来换好衣服,一会儿有人要来。”

蔺晨这才点了点头,叫了声“飞流下来”,跟着便走进了屋内。

“是谁要来?你的那位‘水牛’朋友么?”蔺晨进了屋,一边解开衣带一边问道。

梅长苏笑了。“蔺少阁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明明清楚景琰并不是个愚笨之人,又何必再对他有如此大的敌意呢?我反而觉得等你见到他本人,说不定会喜欢上他。”

“喜欢?怎么可能!”蔺晨打了个哈欠,伸手一把搂住了刚从屋顶跳下来的飞流。“还是我们飞流好啊,可爱听话又好玩儿,我最喜欢这样的小家伙啦。”

飞流在他怀里扭了扭身子,气鼓鼓地狠命掐了一把他的胳膊,趁着他吃痛地松手后快步跑开,躲在了梅长苏身后。


绵绵细雨有了逐渐加大的趋势,而萧景琰和列战英也随着这大雨一同到来了。

他和列战英的身上都有着湿气,隔着一张桌子,和梅长苏面对面坐着。

飞流帮着他们倒好水,接着便走到了隔间。他盯着贴着门廊偷听的蔺晨,撇了撇嘴。蔺晨微微一笑,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梅长苏和萧景琰谈话的内容,一开始还是一些近期发生的党争之事。梅长苏替萧景琰权衡利弊,又帮他定好接下来的策略,无非都是些需要谋士来仔细定夺的事情。

这些东西并不能让蔺晨提起太大的兴趣,可等到正事谈完,蔺晨却听到梅长苏问萧景琰:“累吗?”

萧景琰有些不明所以。“……今日宫中事务繁杂,倒也确实是有些累了。”

“我说的不是宫里的事情。”梅长苏说。“我是指现在你在做的事情,还有以后你即将做的事情。累吗?”

萧景琰沉默了。

就在蔺晨以为他不会再回答的时候,他却突然又开了口。“累,可又不累。我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意味着什么,我也对能否成功抱有期待。最重要的是,这是我这一生目前为止最最重要的事情了。”

萧景琰的语气沉稳,看样子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蔺晨眨了眨眼睛,双手抱了胸,慢慢靠在了门框上。

“虽然我不知道究竟结果如何,可哪怕肝脑涂地,我也要为了当年赤焰军的真相拼出一个结果来。”萧景琰接着说道。“……我清楚我自己不如别的皇子聪慧,所以苏先生,之后的事情还需先生继续指点了。”

蔺晨微微推开了纸门,顺着门缝的间隙看过去,正好瞧见了萧景琰闪着光的眼睛。他心下一动,只觉得这眼神透了种旁人无法掩盖的力量。


萧景琰离开的时候,雨已经渐渐小了。

蔺晨揣着手站在院子边上,抬头发现天色有转晴的趋势。

“蔺少阁主一直不肯和靖王见面,看来是真的不愿意帮忙了。”梅长苏站在了他身后,有些夸张地故意叹了口气。“我这一趟来金陵,怕是只能靠着自己一个人拼尽全力了。”

“胡说什么呢,我不见他,是因为琅琊阁向来没有掺和庙堂之事的传统。”蔺晨看了他一眼。“再说了,我如果不帮你,会答应你下山的要求吗?”

“那他呢?”梅长苏看着他。“你会帮他吗?即使我以后不在了,你也会帮他吗?”

“别说的跟托孤似的。”蔺晨微微一愣,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还是别别扭扭地点了点头。“……反正他那么傻乎乎的一个人,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作为你的朋友,心里多少还是会有些过意不去的。”

梅长苏跟着笑了。“你啊,向来都是不肯好好说话,什么叫做作为我的朋友心里会过意不去,好好答应我一起帮他有这么难吗?”

蔺晨咳了两声,连忙摆了摆手。“哎呀,不跟你多说了。我看靖王虽然重情重义,可他的对手不知道要比他有脑子多少倍,靠着你一个人肯定是不够的。唉……我还是出门去买点核桃吧,大家都需要补补脑子了。”

蔺晨说着,一边向院门口走,一边喊起了甄平的名字。“走走走,跟我买核桃去。”

甄平听了声音,有些疑惑不解地走了过来。“买个核桃而已,怎么也要我跟着去啊?”

“买上个十斤八斤的,我一个人哪儿拎得动。”蔺晨回过头冲着梅长苏扬了扬下巴。“家里这么多人呢。”

梅长苏勾起了嘴角,看着蔺晨和甄平一同走出了院子。


雨停了,院里种的树枝丫上有新芽向外冒了尖儿。

梅长苏垂了垂眼,心里想着,这可真的是生生不息。






参加的【《伪装者》金句联文】活动。

原句是这样的——

楼:别摁喇叭了,去买点核桃吧,大家都需要补补脑。

(片刻后)

楼:买了多少?

诚:十斤。

楼:买这么多?!

诚:家里这么多人呢!

评论(21)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