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5-6)(7-8)(9-10)(11-13

主CP是凌李,本章有谭赵串场。

----------------------


《亲爱的陌生人》


14.


心里有了主意是一回事,可真正行动起来则又是另一回事了。

林念初在告白后似乎真的给凌远留下了足够的考虑时间,她没有追在凌远的身后询问大案,倒也是让凌远稍稍松了口气。

可无论多难开口,该解决的问题始终是逃避不了的。

凌远在仔细考虑应该怎么讲清楚、并且约好和林念初面谈的时候,已经是在被告白的一周之后了。

林念初刚刚结束在友院持续了一上午的讲座,赶在下午还有手术的间隙和凌远约在了医院附近的小餐馆。

没等凌远开口,倒是她先笑了。“你紧张个什么,害怕我把你吃了不成吗?”

凌远微微一愣,随后也跟着笑了。“没有紧张,只是在犹豫不知道怎么开口……”他顿了顿,接着说。“关于你之前跟我说的事情,我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林念初的目光闪了闪。“……是吗?那你的答复是……”

“我的回答是对不起。”凌远叹了口气,皱起了眉头。“我……真的很喜欢你,但是这种喜欢并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欢。我并不是说你不好,相反的,从我认识你的时候起我就非常欣赏你作为一个女性的魅力。你有冲劲,做事认真,责任心强,是我认识的朋友里称得上完美的人。可我仔细想清楚了,我欣赏你,但是不能接受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发展。我……我只是把你当做好妹妹、好朋友、好同事,如果保持着现在这样的认知还要接受你的感情,这是对你的不负责任。念初,对不起。”

凌远说完后,两人之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林念初低下了头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吸了吸鼻子,再次看向了凌远。“没关系啊,谢谢你能跟我讲清楚,这样我也能稍稍放下心来了。你不知道哦,前几天我虽然忙,可是心里还是挺不安的。现在好了,虽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但好歹也算盖棺定论了。”她在笑,可眼圈却明显地红了。

凌远看着她,想了很多很多话,可最后说出来的却还是只有“对不起”三个字。


一顿午餐吃得凌远觉得自己四肢有点僵硬,尽管林念初表现出了豁达的态度,可凌远却依旧感到很是内疚。

在大学期间并不是没有主动的女孩子追求过凌远,她们有的人很漂亮,有的人很温柔,可在凌远礼貌地拒绝之后,她们总是会情绪失控地大哭一场。

但是林念初和她们的反应不一样。也许是在非洲见到的东西让她看待情感的态度有了变化,除了最初那微微泛红了一阵的眼圈以外,她冷静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碗里最后一个馄钝也被她挑着吃掉,放下筷子后,她歪了歪脑袋,冲着凌远笑了。“方便我问个问题吗?”

“你问。”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林念初嘿嘿笑了两声。“我这次回来见你第一面就觉得不对劲了,说吧,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凌远愣住了,连忙否认道。“没、没,我没有……”

林念初看着他的样子,挑了挑眉毛。“你骗骗三牛他们倒可以,我可是女人,我相信我的直觉。再说了……”她眨了眨眼睛,微微降低了声音。“你总得让我明白我到底输给什么样的人了吧?”

脑海中莫名闪现过江州的几个场景,凌远想到了李熏然受伤的胳膊和他的脸,随后像是要否认什么一样摇了摇头。“不,我还不知道算不算喜欢。”

林念初没料到他会这样说,瞪圆了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最后才点点头认真说道:“凌远,不管那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希望你能幸福。爱情这种东西,说难很难,可说简单也很简单。你心里有摇摆,有不确定,那就去试,说不定在伸手试的那么一瞬间,你就能彻底确认自己的心情了。”

凌远听完她的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谢谢你,念初。”


午饭结束后的两人很快投入了下午的工作。

把话说开了,林念初看上去心情也恢复了不少。电梯门在手术室的楼层打开,林念初伸手拍了拍凌远的肩膀,冲他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接着便冲他挥了挥手。

凌远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微笑着点了点头。也许林念初说的对,在不确定的时候只有伸手去试才能明白自己的真实想法。

他这么想着,靠在电梯墙上低头盯住了自己的脚尖。

凌远缓过劲来的时候,电梯也刚好到了他办公室所在的楼层。他迈开步子走了出去,拐了个弯正准备进办公室,一抬头就看到门口站了两个人。

一个是刚换下白大褂的赵启平,而另一边站着的是赵启平自以为没人看得出来是他男朋友的谭宗明。

“师兄!”赵启平冲他嘿嘿一笑,快步走了过来。凌远这才发现他因为天气热而脱下的外套正搭在谭宗明的臂弯里。

凌远笑了,和谭宗明打了声招呼后拧开了办公室的大门。“进来坐,说吧,这回又怎么了?”

赵启平推了一把谭宗明,让他等在外面,自己则钻进办公室,跟着凌远走到了办公桌前。“嘿嘿,师兄,就是你之前提过的那个去新州调研学习的事儿,我想正式跟你打个申请,让我去吧。”

凌远笑了。“上次是谁跟踩了猴子尾巴一样一听我提新州就跑了八百米远啊?怎么,谭总这段时间也要到那边去了?”他扭头在抽屉里翻找了一阵,抽了张纸出来。

“不是不是,和谭宗明没关系!”赵启平连忙否认,可在对上自家师兄了然的目光后还是败下阵来。“……他也就去周末加上周一三天,你这个调研可是从礼拜一到礼拜三,我都给你搭上周二周三两个工作日了还不行吗?”

凌远噗嗤一声笑了,把手里的纸递给了赵启平。“行了行了,你回去把这个申请表填了,再安排一下手术和门诊的班,该怎么去就怎么去吧。”

赵启平眼前一亮,抽过申请表说了句“师兄靠谱”,接着便欢欣鼓舞地跑出去给站在门口的谭宗明汇报去了。

凌远被他的样子逗乐了,听着两人远去的脚步声,笑着摇了摇头。

也是了,放在几个月以前几乎没有人能想到谭宗明和赵启平真的能成事,可当时把赵启平往前推了一把的人,不正是凌远自己么?那时候他说的,不就是让赵启平正视自己的心意吗?

凌远想了好一会儿,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了几下。最后他叹了口,掏出了手机。

他想给李熏然说会话,别的话题可能不太好找,可最起码可以问问他手臂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凌远滑开了手机,点进了微信。李熏然的头像在前几天换成了不知道是谁家的宠物狗,凌远盯着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个中华田园犬看上去还挺可爱的。

他点开了对话框,打下了一行字之后,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又有点打鼓,不确定到底该不该发出去了。凌远慢慢删掉了对话框里的内容,等到归为空白之后,他想了想,点开了李熏然的朋友圈。

也就那么凑巧,就在凌远和林念初摊牌的午饭时间,李熏然也发了一条关于午饭的照片。

只是这张照片里有挺多的人,其中一个女孩儿和李熏然勾肩搭背,一只手端着块蛋糕,另一只手的手指还轻轻戳着他受伤的胳膊。两个人笑作一团,看上去十分亲密。

李熏然说“瑶寿星生日快乐,请不要仗着自己过10岁生日就欺负我这个伤病员。”后边还跟了一排蛋糕的表情符号。

凌远默默看完,然后锁了屏。

林念初说的对,他叹了口气。这一试,可不就真的试出来了吗?


TBC




这篇文我居然更新了!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不用变小狗了!汪!



ps,这文20章之内完结,之后会和谭赵线整理一下,补个双CP番外。大概会印个20来本玩玩,到时候再说了!

评论(29)
热度(151)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