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疯……………………

他怎么这么好看啊QAQ……………………


唉,最可爱最好看的平平。

想把整个世界都打包送给他。

@江漪_ 
收到啦!


整理完啦,把完结的文都传上去了。

网盘点我】(提取码:4jtn)

lof上留了几篇一发完的小短篇,差不多到这里就结束了。


没跑路,只是不写了。大家还可以来微博找我玩儿啊!

爱你们!

冷静了几天,也算是彻底冷静下来了。

还是决定删文删号。

其实从入楼诚圈开始,写文这么久,我都是属于那种自娱自乐的人,想着没人看也好,自己爽过就行了。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越发觉得哪怕看得人再多,自己也没法取悦自己了。这种情况对于一个兴趣是最大推动力的人而言实在是太丧了,非常难受。

所以干脆放飞自我一下,到这里就结束吧。


《亲爱的陌生人》、《夜底迷城》和其他的几个坑是没有机会再填完了,守着坑的小伙伴们实在是对不起。

周末的时候会整理一下已经完结的文,丢一个下载文包,之后就会删掉这边的账号了。


一年多以来遇到很多小伙伴,谢谢大家这段时间愿意带着我一起玩儿。

咱们青山绿水有缘再聚...

第一次写洪季,OOC是我的锅。

关键词:不过脑甜饼、腰伤、办公室恋情

回的点梗。梗内容↓


朋友注意身体啊【给你小心心


------------------


《齐齐整整》


1.


季白的腰扭伤了。

而且还是在指导许诩搏击动作的时候扭伤的。

赵寒扶着他回医疗室治伤,身后跟着努力憋笑的许诩姚檬,场面一度失控,非常尴尬。

季白板着个脸,一半是疼的一半是觉得不好意思。一行人拖拖拽拽进了医疗室,队医问了问情况,转身拍了拍靠墙的小床。

“趴着,你这是肌肉扭了,我给你揉两下再贴个膏药就行了。”队医努了努嘴,从柜子里抽了几块虎皮膏药出来。“我多给你几块,每天一块,及时...

《鸡情满满动物组主题接龙》食用说明:

1.此为楼诚衍生动物化之主题联文,本文将出现一猫一狗。

2.本文cp:《琅琊榜》蔺晨x萧景琰。

3.本联文于元宵节开始,将于结束后放出全主题合集链结。

4.食用前请详阅此说明,并确认CP是否为您所爱,再行食用。敬祝您食用愉快。


年下设定,挺有(无)病(聊)的梗。

猫是阁主,狗是靖王。


---------------


《化形记》


金陵有妖,每于中宵,蹲踞屋上,伸口对月,吸其精华,久而成怪。*1


入了寒冬,苏宅里燃了火盆,屋内暖和的温度有点让人昏昏欲睡。

飞流端着装了糕点的食盒拉开门,正打算坐到火盆旁细细品...

这个短文讲的是两位大佬抗战结束奔赴法国之后怎么捅破窗户纸的故事。

糖。

情人节到啦w


------------


《瓦伦丁的来信》


明楼的学生告诉他,明诚好像有了喜欢的人。

“我看见他在买花,虽然被纸包着,但我知道那是玫瑰。”金发碧眼的年轻法国姑娘在讲台的一边撑着脑袋,优雅的尾音一点点挠着明楼的心。“是要送给谁吗?”

明楼冲她笑了。“他没有跟我提过,这是他的私事。”

女孩有些失望,歪了歪脑袋问道:“可他不是您的弟弟吗?又是您的助教,和您整天都在一起,您应该了解他。”

“我是了解他,可我也要给他自己的空间。”明楼收拾好了讲桌上的讲义,勾了勾嘴角。“伊莲娜小姐,下课...

*院长视角,接在熏然出事儿之后的那段时间。

*没怎么写过知乎体,非常OOC,看过就过吧。


----------------


为什么有的人在最崩溃的时候反而最冷静?


非常好奇,明明崩溃的时候应该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但是为什么有的人反而更能冷静下来?


139条评论  分享·邀请回答

15条回复


----------------


凌遠 手稳心不慌

630人赞同了该答案


趁着回答的人不算太多,我也来凑个热闹吧。

我要说的可能有点长,毕竟崩溃边缘的理智这种事情,我目前为止一共经历过两次。一次是我自己,一次是我的...

食用说明:

1.此为庆春节主题接力联文,主题《换个地方谈恋爱》

2.一天一文,CP是楼诚衍生任意组合,文风不定,但保证一定HE。

3.将于元宵节放出全主题合集链结。

4.食用前请详阅此说明,并确认CP是否为您所爱,再行食用。敬祝您食用愉快。


------------------------


Yellow


飞机在气流中微微颠簸了几下,一直睡得不算特别安稳的李熏然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看向了坐在身边的谭宗明。

“醒了?要不要喝点水?”原本还在看书的谭宗明放下了手中的kindle,转身从旁边的小桌板上拿过了一杯纯水。

李熏然“唔”了一声,半支着身子接过了水杯。“几点了...

突如其来的一个水仙短篇,上一篇《第二杯半价》的后续。

我已经搞不懂lof的敏感词到底是什么了,我这次又没法发文字版。

图片看不清的话可以走简书,点


------------------------


赵寒:我没说出口的那句话其实是“酒壮怂人胆”。

三哥: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你说谁怂?


啊!

我终于赶在12月的最后一天完成了每月一篇完结短篇的任务!

神!清!气!爽!

先前不少小伙伴点的凌李甜饼,大家随意看看。

打算开个24节气系列,想到哪个CP就写到哪个CP,都是没啥剧情的日常甜。


-------------------------


充电器


手术室的灯暗了,凌远和韦天舒走了出来,两个人都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眼睛。

“啊……累死了累死了。”韦天舒抬手看了看时间,苦笑了一声。“得,又八点了,回家去我老婆估计连饺子汤都没给我剩多少了。”

“你家今天包饺子啊,什么馅儿的?”凌远看了看窗外已经暗下来的天色,笑了。“哦对,今天冬至。”

“是啊,冬至。”韦天舒一边走着一边伸了个懒腰。“冬至不吃饺子,天冷了要冻掉耳朵的。”

凌远笑了,伸手去拧他...

不就是个水仙吗!搞起来啊!!


随手写写,不要认真,纯粹练个笔XD


-------------


第二个半价


1.


赵寒看出来了,坐在旁边的季三哥是不太开心。

坐得挺直,桌前的水杯也放的挺正,就是人绷着个脸,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蚊子。

赵寒歪了歪身子,凑过去咬紧了牙关小声提醒他。“三哥,咱这可是跨区演习动员大会啊,再不高兴也得撑到会后吧。”

季白瞪了他一眼。“就你废话多。”声音倒是也压低了。

赵寒被训了一句,也不恼,耸了耸肩膀坐正了姿势。

市会议中心的椅子坐得不太舒服,他俩头顶上还拉着“两市联合演习动员大会”的横幅,隔着他们几排,在主舞台上坐着的......

关键词:闹钟

 @楼诚深夜60分 

好久没参加60分了,手痒写一写两个【真】老年人的退休生活。

估计赶不上了,大家随便看看>33<


--------------


夕阳无限好


1.


1985年的深冬,北平。

哦不对,已经是北京了。

鸽群沿着四合院的屋顶飞出去的时候发出了嗡嗡的声音。

明诚抓了把干碎的苞谷,抬头看着扑扇着翅膀飞远的鸽子,最后还是转过了身子,把苞谷碎放进了手边的小方盒里。

他拍了拍手,掸掉了手心里细碎的残渣,扭过头去就听到明楼在里屋喊他。“阿诚啊,阿诚?”

“来了。”明诚笑了笑,推开门走了进去。他从客厅的餐桌...

一个very短小的甜饼。

随手写写!

愿意被黄磊老师打!


----------------------


要啥自行车


1.

市里讲文明树新风创建文明城市的红头文件一下,凌远的心里就咯噔了一声。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老金就拉扯了各路记者在医院会议室里摆起了长枪短炮,再隔了半天,《第一医院率先推广低碳出行》的通稿就占了各种报纸杂志的一个豆腐块刷存在感。

……刷存在感也不能是这么刷的吧!凌远不高兴了。

作为第一医院的院长,他当然要身体力行冲在低碳事业的最前沿。

低碳的表现方式是什么?首当其冲的就是不开车了。

可让凌远这段时间不开车,哪怕只是做做样子,也让他忍不...

CP蔺靖,年下【。

想到哪儿写到哪,随便看看不要认真,恶搞的。


----------------------


要打出去打


1.


杨掌柜不是真的掌柜,他只是姓杨,名掌柜。实际上他只是西风客栈的一个小跑堂。

西风客栈也不是真的建在古道西风瘦马的苍凉之地,它建在琅琊山山脚下,往上走两步绕过机关迷阵就是琅琊阁。

至于为什么要叫西风客栈,呵呵,老板云游天下归来一时兴起,拍了拍桌子改的。

杨掌柜在西风客栈干了有两三个年头了,他发自真心喜欢这个地方。店里包饭,后厨做的醋溜鱼是一绝,店里也包住,伙计们住的厢房铺了细软的垫子,两三个人一间,很是清净。最主要的是,待遇好...

这是《客卿》特典别册里的一篇文,因为本子已经完售了,所以就把这篇文放出来啦。

别册里还有一篇带肉末的短篇,暂时不放了。

大家随便看看XDDD


---------------------

食为天


这已经是萧景琰与蔺晨刚认识时的事情了,哦不对,或许说只是蔺晨单方面认识萧景琰时的事了。

那个时候蔺晨刚来到金陵城,因为挂心着梅长苏的病情,自然也就对梅长苏所在意的靖王萧景琰多留了个心眼。

起先他是没有见过萧景琰的,只是从苏宅一众人的描绘中大致勾勒出了一个轮廓。

梅长苏告诉他萧景琰有情有义为人耿直;甄平他们告诉他靖王处事果决对宗主信任有加;而问到飞流的时候,飞流却哼了一声,撅着...

补上之前2000粉的点梗(之一) @星空占卜屋 姑娘点的微服出巡梗。

最近天气热了,希望这篇小甜饼能让姑娘解解暑~

啊……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写过蔺靖了,就先搞个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小甜饼复健一下吧【打


-----------------------


夜宵记


宜城环山临江,本就是个潮热之地。到了夏季最热的时候,屋外的蝉鸣声更是拉拽着人心,燥热的不得了。

蔺晨靠在窗台边上,挽起衣袖摇着羽扇,一声赛过一声地嚷着热。“这宜城啊,真不适合夏日出行。虽说有山有水,可这一热起来却跟个蒸笼似的,实在是难受。”他说着转过头,冲着身边靠坐在案几边的人叹了口气。“景琰啊...

情人节快乐,请大家吃甜饼w


-------------------


迫不及待


凌远坐在车里已经吃掉了第二个小面包,而李熏然还没有走出警局的大门。他皱了下眉头,端起放在一边的热牛奶喝了一口,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日期是2月14日,时间却已经到了21:30。凌远打开了微信,点了点李熏然的头像,正准备把“什么时候忙完”输入发送栏里,有人就轻轻叩了叩他的车窗。凌远回过头,看到穿着迷彩羽绒服把自己裹成个粽子的李熏然站在车边上冲他傻笑。

“你冻傻小子呢?”凌远摇下车窗,急了。“赶快上车。”

“好嘞。”李熏然嘿嘿笑了两声,跑到副驾驶的一边拉开了车门。

冷...

一个夫夫日常小甜饼。

这两天大家好像都不太开心的样子,来吃个凌李两人腻腻歪歪的甜饼,不要不开心啦。【递


----------


《晴天》


好不容易到了山顶,李熏然靠在凌远身上喘起了粗气。他想了想,觉得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有点自尊受挫。

他好歹是个经受过专业训练,且多年奋斗在侦查一线的人民警察,再怎么说也算半个靠体力吃饭的人,居然会在与凌远比赛爬山的过程中险些输掉——不,或者说如果不是最后几个台阶凌远故意放了点水,他几乎是从半山腰起就已经彻底输掉这场比赛了。

“凌院长,你厉害啊。平常在家里干家务的时候看不出来你体力这么好,怎么爬起山来了跟脚底装了弹簧一样啊。”李熏然坐在石...

三个版本的实体书凑齐了,开心。
这个送给自己的新年礼物好好好!

中秋被同事拉去凤凰玩。

人虽然多,但是还算玩得尽兴。

唯一的感受就是……我觉得我的卡片机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躺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